44小說網 > 鬼手醫妃:病嬌邪王太粘人 > 第742章 云王府的落幕(3)
  古代劃分家族,是以姓氏為區分的。

  同姓才能算是一家,不同姓則是兩家,血緣關系反而是其次了。

  所以,古代很多沒兒子的家族,都喜歡過繼子嗣,因為只要登記在族譜名下,冠上自己的姓氏,那就算是自己的兒子,跟親生的沒兩樣。

  過繼的孩子也受到朝廷律法和民間傳統的認可,擁有和親生子一樣的繼承權,同時也要承擔起親生孩子的責任和孝道。

  蘇明昌和李姨娘一心想把蘇耀祖過繼到云妙郡主名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云蘇是隨母姓云的,而李姨娘生的蘇耀祖、蘇云柔等人,卻是從父姓蘇。

  雖然是同父異母,但卻不是一個姓氏。

  按照古代的規定,他們都不能算是云蘇的兄弟姐妹,而是毫無關系的兩家人。

  說難聽一點,蘇家哪怕被抄家,都抄不到云家頭上。

  “可是……”祁展鵬眉頭擰成了疙瘩,有心想反駁,卻又不知道怎么說。

  云蘇這番話有理有據,哪怕不留情面,卻扣住了“規矩”二字。

  皇權之下,什么最重?

  就是“規矩”!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孟老爺子深深看了一眼云蘇,道:“鎮北王妃此言,確實合理,既然‘云王府’已非‘云府’,那原本屬于云家的爵位,于情于理,都不該落到外姓頭上,否則豈不是亂套了?”

  “確實如此。”陳閣老點頭贊同。

  另一位閣老也道:“云王爺去世之時,膝下無子,郡主招贅進門,按照規矩,若郡主生下子嗣,繼承云家理所應當。可惜郡主早逝,膝下只有鎮北王妃一個女兒,而王妃又得陛下隆恩,嫁入鎮北王府,就是日后有子嗣,也該出嫁從夫。”

  因為鎮北王府一脈,是實打實的皇家血脈。

  云蘇是賜婚出嫁,不是賜婚招贅,所以她和君長淵日后所生的子嗣,必將繼承君長淵一半的皇家血脈,無論男女,都只能是君姓,不可能再隨母姓。

  “如此一來,云王府一脈斷絕,無人承繼,按照朝中規矩,是該回收爵位,以免被人覬覦,再多生事端。”陳閣老沉聲說道。

  這話聽起來是客觀,實際卻是摸準了天盛帝的心思說的。

  所以陳閣老只字不提,即使云家無子,也還有過繼這個辦法。

  天盛帝臉上不辨喜怒,聽完后看著云蘇:“云氏的爵位,當年還是先帝御賜,賞你外祖功高勞苦,朕也不愿苛待功臣,所以即使在你外祖去世后,云家后繼無子,朕也不曾回收云王府的爵位。”

  云蘇心里撇撇嘴,這是皇帝開始欲迎還拒了。

  沒錯。

  天盛帝當年確實沒有回收爵位,但卻不是因為記恩,而是忌憚她外祖父所留下的云家軍!

  云老王爺是靠軍功起家的,手下的云家軍戰功赫赫,并且十分忠誠。

  如果云老王爺剛一死,天盛帝就迫不及待地收回爵位,留下老王爺一個獨女無依無靠,那會讓云家軍怎么想?讓民間百姓怎么想?

  弄不好就會背上一個過河拆橋、苛待功臣之后的名聲。

  天盛帝要保住名聲,就不能做得這么絕,即使心里再想回收爵位,他也只能先忍下不提,徐徐圖之。

  所以,云王府的爵位沒有被馬上回收,但云家軍卻被天盛帝以“主帥去世”為由,打散分化,塞進了不同的軍隊中。

  這是為了瓦解云老王爺在軍中的威勢。

  而暗地里,天盛帝又授意朝中眾臣,以蘇明昌的贅婿身份為由,壓下了他的繼承權。

  導致云王府的爵位空懸,這么多年雖然王府還在,但卻始終沒有一個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這樣慢慢過去了很多年,隨著時間流逝,云老王爺在軍中的威望也日漸淡去,再加上云妙郡主始終沒有生下兒子,沒有繼承人,天盛帝也就不急著收回爵位了。

  一拖再拖,就拖到了今天。

  所以,要說天盛帝是顧念功臣才留著云王府,那絕對是自賣自夸,真正的原因其實十分冷酷功利,不好說出口罷了。

  可誰讓他是皇帝呢?

  皇帝要給自己臉上貼金,扯個好聽的幌子,誰還敢戳破不配合嗎?

  那可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云蘇心里想著,臉上便露出感激的神情。

  “陛下仁慈,厚待功臣,云蘇心中萬分感念,所以才不敢得寸進尺。母親生前在病榻上也反復說過,外祖為國盡忠,本是臣子應盡之責,得先帝與陛下厚愛,賜爵封王,已經是隆恩浩蕩,只可惜云家子嗣單薄,無法再為陛下盡忠。母親特意交代我,若我日后出嫁,務必要懇請陛下收回爵位,不得貪心強占。”

  “云蘇遵從母親遺命,懇請陛下收回爵位,以全云家忠誠之心!”

  說著,云蘇磕頭拜下,久久不曾起身。

  這個頭,她是替原主磕的,也是替養大了原主的云妙郡主磕的。

  她頂了原主的身體和身份,就是欠了原主一份恩情,已死之人什么都不需要,但有恩必須償還。

  所以,云蘇以原主的身份,將回收爵位的大義名聲放在了云妙郡主身上,只要天盛帝想回收云王府的爵位,就必須承認云妙郡主的深明大義。

  而皇帝的認可,會將云妙郡主的死后名聲推上巔峰,從此無論是朝廷還是民間,人人提起云妙郡主,都要夸贊她身為女子,卻深明大義,忠君愛國,不愧是云老王爺的掌上明珠!

  誰也不能再說她一句不好,哪怕她曾經眼瞎,和蘇明昌這種廢物結成過夫妻。

  這番忠心坦言的話說完,殿內的眾臣紛紛動容了。

  孟老爺子率先稱贊道:“云家滿門忠誠,雖無子嗣,家中女兒卻不遜色男丁,無論是當年的云妙郡主,還是今日的王妃娘娘,都能做到不貪門第,不慕強權,實在是難得!”

  “比起朝中汲汲營營的庸碌之徒,郡主與王妃雖是女子之身,卻更讓人欽佩,可見云家家風清正。”陳閣老撫了撫胡子,嚴厲的臉龐難得露出幾分贊許。

  “陛下,既然王妃如此誠懇,所說之言又句句在理,臣認為,云王府之爵理當回收,也不算辜負了云家一腔忠心。”

  另一位閣老拱手說道。

  朝中誰不知道,皇帝一直想收爵集權,哪怕云王府如今只剩虛名,但爵位在外無人繼承,始終都是一個隱患。

  既然皇帝有心想收,作為云家唯一血脈的云蘇又主動請收,連理由都給得堂堂正正,那作為臣子,不順水推舟都說不過去。

  天盛帝表面上沉吟不語,實則心里十分滿意,看云蘇的眼神都溫和了不少。

  但他并沒有馬上答應,而是看向了君長淵:“王妃所言,鎮北王,你怎么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