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今日見面時 > 第四十六章 要不就聽你的服個軟
  范玉琳說道:“我感覺你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吧…….”顧時誠說道:“怎么了!”范玉琳說道:“感覺你這個人心事重重的。”

  顧時誠心里想道:能不心事重重的嗎,工作上遇到的了這種事,再加上現在對范玉琳有又那么點心動。還有就是余思慧可還在生氣的狀態。范玉琳說道:“到底怎么了,方便說說嗎?說不定我還能幫上忙呢!”

  顧時誠只是笑著說道:“就是工作上的事情,現在心煩,而且是進退兩難。”范玉琳說道:“不過你這個問題確實是個麻煩事呢!”

  范玉琳接著說道:“我覺得你呀,就不要這么剛嘛。低頭認錯估計你是做不到,但是你可以稍微服個軟。”顧時誠咬著牙說道:“我又沒有錯,為什么服軟。”

  范玉琳笑著說道:“有句俗話,胳膊擰不過大腿。這樣下去你肯定吃虧的,其實你現在不是已經開始吃虧了。你這將來在這里工作時間還長著呢,就準備這樣過下去嗎?”

  其實顧時誠不是沒有想過服軟,可是當他看到高順健和楊云山時,他的怒氣就上來了。而且尤其下午給先鋒班送物料時,楊云山得意的眼神看著他時,他真的很想干上一架。

  尤其時讓顧時誠想道如果服軟,只會讓高順健和楊云山更加得意的時候,他自然不愿意看到他兩得意的表情,所以下定決心剛到底,最壞的結局無非辭職。

  顧時誠淡淡的說道:“現在到了這個地步,服軟只會以后日子更不好過,何況物流班班長我感覺挺好的。我都準備好,就在物流班工作了。”

  范玉琳說道:“問題是,你現在不應該學點技術嗎,整天就是推著車送送物料。這個工作一點技術也沒有。”顧時誠說道:“物流班工作也需要人做啊!”

  范玉琳說道:“是需要人做,但是我覺得那個活主要是沒有技術含量啊,難道你不想學點技術嗎,而且你又不是年齡很大。干這個會被人笑話的呢!”

  顧時誠心里也是不愿意干這個活的,但是倔強的他嘴上還是說道:“我覺得物流班也沒有什么,工作只有工種不同而已,沒有其他區別。”

  范玉琳說道:“你這種自我麻醉的話就不要說了,你覺得有意思嗎?”范玉琳好心想勸勸顧時誠,顧時誠不領情。范玉琳很不高興。

  她生氣的說道:“如果你要是這樣想,我勸你辭職吧,雖然回到學校,后期再有推薦不會優先考慮你,但是遲早還是要分配的。也許下個單位你會遇到好的師傅教你。”

  顧時誠笑著說道:“我要明天去辭職了,今晚這段飯就算還是告別飯了,你以后看不到我,不會想我嗎?”范玉琳笑著說道:“我都后悔認識你,真不該答應你今晚一起吃飯。”

  現在說這話,之前我說晚上不吃改天,誰先生氣的。顧時誠心里想著。他沒有說話了,因為他對于范玉琳這樣莫名其妙的說法很不解。

  范玉琳問道:“知道為什么后悔認識你嗎?”顧時誠笑了說道:“因為我長得像外星人。”范玉琳本來還生氣,他這樣一說,倒是惹得范玉琳笑了起來。

  范玉琳收起笑容又嚴肅的說道:“我和你說認真的,你想不想聽。”顧時誠說道:“想聽,可想聽了呢!”范玉琳說道:“想聽就不要說廢話。”

  顧時誠點了點頭。范玉琳說道:“我主要覺得你這個人聽不懂好賴話啊!”顧時誠疑惑的看著范玉琳。范玉琳說道:“怎么你這個眼神是不服氣我說的。”

  其實我也覺得顧時誠確實聽不懂好賴話。我也多次跟顧時誠提到過這個問題,接著他說到這,我又和他說道:“范玉琳觀點我很認同,因為我每次和你說話,你都覺得我在嘲諷或者打擊你。”

  顧時誠翻眼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大約過了一分鐘,他說道:“你真是閑的,我描述什么你就寫什么不就行了,哪來那么多廢話。還什么不打擊我,你打擊我少了是吧!”

  我說道:“但是也不是每次說話都打擊你,有的時候我不也說些好話”顧時誠對我說道:“你確實是有不打擊我的時候,一般都是我要你支付素材費的時候,你就開始裝孫子了。”唉!這個人太物質了,整天就知道要素材費,我不想和他繼續說話。

  還是話說正題,范玉琳說道:“其實我剛才可是發自內心的和你說,也是幫你想辦法的啊,畢竟我覺得我們應該算是朋友了吧!”

  顧時誠說道:“當然算朋友嘍!”范玉琳說道:“我勸你服軟,也是出于朋友角度幫你,還有物流班確實不是一個年輕人該去的地方。”

  范玉琳接著說道:“你就在那里,一種憤憤不平的感覺,其實呢,也不能說你一點錯沒有啊!”顧時誠眉頭一皺說道:“我有錯什么錯?”

  范玉琳說道:“你看你,又開始了。要是這樣態度我不說話可以了吧!”顧時誠笑嘻嘻的說道:“別啊!你繼續說吧,我不插話還不行嗎嘛!”

  “首先,你確實工作失誤,把零件焊接壞了,這個你得承認吧。”范玉琳說道。顧時誠擺出一副乖巧的樣子,仔細聽著范玉琳說,然后點了點頭。

  范玉琳說道:“做錯事了,你師傅說你一句有什么問題嗎?做錯事了不能說?”顧時誠沒有說話,他覺得范玉琳說的似乎有點道理。

  顧時誠繼續望著范玉琳等著她說話。范玉琳也看出來,現在的顧時誠是真的在認真聽他說,而且從他表情上感覺似乎認可了自己說的話。

  范玉琳笑著說道:“你就是覺得當時說你,你又是那種要面子的人,感覺到丟面子,所以不高興。”顧時誠說道:“我當時確實是覺得丟面子了!”

  范玉琳繼續說道:“對啊!再說說你們班長,他好像也沒有怎么說你什么,讓你覺得面子過不去吧!只是你后來和你師傅楊云山變得那么僵。他覺得你剛來,就這么難說話,以后肯定不好管理,才把你調走。”

  顧時誠說道:“我也猜到他調走我的原因,我覺得作為班長,不是一個想辦法緩解一下這個局面嗎,這個確實明顯幫著楊云山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