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今日見面時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絕對不是表面看到的這樣
  若是以往顧時誠這樣問。魯學才肯定和他開玩笑說道“我知道你混的好,可是總不能嘆口氣也要管吧!”

  可是現在的他可不敢再開玩笑了。昨晚挨了一頓揍不算,剛剛差點又挨揍。所以他選擇不說話了。

  胡士付看出魯學才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說。他對顧時誠說道:“你這樣他都不敢說話了。”顧時誠說道我哪有那么恐怖嘛!

  顧時誠故意裝出和善的語氣說道:“您有什么需要和我說的嗎?如果現在您方便,就說吧!”胡士付笑著說道:“你正經點好吧!”

  魯學才低聲說道:“那個……”顧時誠說道:“有什么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余思慧喊你過去。”魯學才說道。胡士付以為魯學才說錯了,特地提示一下說道:“是找顧時誠,還是找我?”“讓顧時誠過去的。”魯學才說道。

  顧時誠說道:“就這事情?我還以為有什么事呢!你什么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魯學才沒有說話。“她找我說什么事了嗎?”顧時誠問道。魯學才回答道:“不知道。”

  顧時誠起身離開。魯學才坐下后,胡士付疑惑地說道:“余思慧不是應該找我。為什么是找他啊?”

  魯學才說道:“現在顧時誠不是老找我麻煩嘛!余思慧說,她能勸顧時誠,不會再找我麻煩。”

  胡士付冷笑說道:“我也勸他了,而且我都不能保證我說的管用,她說顧時誠會聽?”

  魯學才說道:“我也是這樣說道。余思慧說,她有顧時誠把柄。”

  “什么把柄?”胡士付忙問道。“她不說,而且她說我知道的多,估計麻煩更多。”魯學才說道。

  胡士付說道:“這話說的有道理。”“對了你剛才去那邊打聽到什么了嗎?”胡士付問道。

  魯學才的眼神中充滿著委屈,他看著胡士付說道:“剛才的事,你也看到了。我哪有機會打聽。”

  胡士付這次沒有罵魯學才了。魯學才也知道,應該是胡士付幫了他。

  他心里還是很高興的。認為胡士付是真的罩著他了。他明知故問道:“剛才洪喆飛是你安排過去的嗎?”

  胡士付說道:“這不是廢話嗎?要不他憑什么過去幫你。”

  魯學才笑嘻嘻地說道:“明白!還是謝謝你啊!就算余思慧勸不了顧時誠,我以后也不怕了,畢竟有你罩著我。”

  胡士付說道:“我說啊!你還是去和顧時誠道個歉。你也知道我和顧時誠的關系,我不可能因為這件事,和他翻臉。”

  魯學才說道:“可是我覺得我也沒有什么錯。”胡士付說道:“你別這樣,如果我勸你不聽,如果顧時誠找你麻煩,我可不管了。”

  “唉!好吧!就按照你說的做。”魯學才說道。胡士付說道:“這才對嘛!”“如果我道歉沒有用呢?”魯學才說道。胡士付這時嚴肅地說道:“那我自會替你做主。”

  胡士付想了想說道:“對了!你再幫我一件事情,爭取打聽出余思慧掌握了顧時誠什么秘密。”魯學才為難的說道:“這可就難了。”“你幫我動動腦子。”胡士付說道。

  魯學才想了想說道:“我覺得啊!我有一種設想,不知道對不對。”胡士付說道:“你說說啊!”

  “這個設想,如果是真的,太恐怖了。算了我還是不摻和了。”魯學才搖了搖頭說道。

  胡士付說道:“你現在說的這么神秘,你覺得我會因為你說不說了。就算了嗎?”

  魯學才說道:“那我先說好了,我這可不是挑事啊!也絕對不能讓顧時誠知道。”

  胡士付說道:“行了!趕緊說吧!”魯學才說道:“你不覺得奇怪嗎?余思慧平常和顧時誠沒有什么交情,現在突然說有他把柄。”

  胡士付想了想,覺得魯學才說的有道理。他坐直了身子,看著魯學才,沒有說話。

  魯學才說道:“周末他送了一次余思慧,結果就有這一系列的事情。如果說顧時誠沒有問題,我有點不相信。”

  胡士付被魯學才這樣提醒,細細想來,本來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就奇怪,現在感覺好像魯學才說的有道理。

  我聽到顧時誠說到這。有點等不及了,主要就是想知道答案。我說道:“這個魯學才有點頭腦啊!”顧時誠說道:“是啊!我之前一直沒有看出來。”

  “那你這些伎倆,后來是不是因為魯學才被識破了,所以倒霉了!”我笑著說道。我迫切的希望結果是顧時誠倒霉。

  顧時誠看出來我是幸災樂禍。他說道:“結果是啥樣,你慢慢聽我說,要是不愿意聽,我去睡覺了。”我笑著說道:“我這有點等不及了。”

  顧時誠淡淡地說道:“等不及就去死吧!當然我也有方法讓你耐心聽。”顧時誠用眼神看了看自己的拳頭。我說道:“不用你幫忙,我有耐心哦!你繼續說。”

  胡士付用拳頭托著下巴。心里想道:魯學才分析的合理。顧時誠到底要干什么呢!

  魯學才見胡士付一直沒有說話。他繼續說道:“我覺得絕對不是顧時誠說的那么簡單。”

  胡士付問道:“那你覺得他想干嘛?”魯學才說道:“這點我暫時想不到。”

  魯學才說道:“不過我現在想想,我覺得我挨揍,是因為昨晚他聽到我和你說話了。”

  胡士付說道:“不是啊!他當時醒來,還誤會了我倆,以為我倆有啥特殊關系。”

  “我覺得那是他故意裝的。”魯學才說道。“何以見得?”胡士付問道。

  魯學才說道:“你想想,顧時誠睡覺,不是睡得那么沉的人。平常稍微有點動靜他就醒來。”

  “而且你的床位離他那么近,你上鋪都被吵醒幾次,他一直沒有醒來。我覺得他是為了,用裝睡來偷聽。”魯學才說道。

  胡士付對于魯學才這段分析,畢竟只是猜測,所以他是半信半疑。

  “還有之前我也覺得,平常雖然說顧時誠脾氣不好,但是我經常和他開玩笑,就算過分了,他也只是警告我。可是昨天可是下了狠手,這不就是為了報復我嘛!”魯學才說道。

  胡士付說道:“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沒有確鑿的證據啊!”

  魯學才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早上他值日,我回宿舍拿東西。說實話,我看到他時,怕他又打我。”

  “結果他沒有打我。他只是警告我,讓我少管閑事,之前我都沒有反應過來。”魯學才又說道。

  胡士付聽到這,忙問道:“不是因為昨晚你管他,不讓他說話嗎?”

  魯學才說道“之前我也這樣認為。可是他后來說了,不會再找我麻煩。”魯學才停頓了一下說道:“而且我剛才去余思慧那里,他很明顯故意阻擋我。”

  胡士付說道:“會不會,那小子又突然看你不爽?”魯學才說道:“他如果還是找我麻煩。為啥非要等我去找余思慧時呢!”

  胡士付沒有說話。魯學才接著說道:“還有剛才他那個小弟,在他出去后進來的,肯定是他安排的。”胡士付說道:“這點我同意,我也覺得,剛才那事是他安排的。但是我以為還是昨晚打架的事。”

  魯學才說道:“剛剛他安排找我麻煩,我覺得也是有目的的。”胡士付說道:“那你繼續說說你的看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