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今日見面時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這么冷靜
  其實許至標本來想說,我憑什么聽你的,我就站在這里。

  他之所以沒有說出來,他覺得胡士付不是洪哲飛,還是不要輕易得罪他。

  許至標只是不忿地望著胡士付,也不知道說點什么好。

  胡士付笑著文道:“用這種眼神,看我什么意思?該不會想和我單挑。”

  “你還說洪哲飛囂張,你從一進屋,就要和人單挑,也不知道誰更囂張呢!”胡士付略帶嘲諷的語氣,繼續說道。

  胡士付之所以說這些,不是想激怒他。而是因為許至標之前對于洪哲飛的態度。。

  畢竟洪哲飛是胡士付的人,雖然他最終決定,還是不要激化矛盾為好,但是他還是要為自己人說話的。

  他也知道剛才的場面,他讓洪哲飛和一起過來的人都散去。他們肯定會有些怨氣的。

  而且剛才那個氣氛,只要胡士付點頭,那就是肯定打起來了。

  胡士付的人從來沒有過,像剛才那樣被人挑釁了,還不能還手,只能忍氣吞聲離開。

  所以他要為洪哲飛說幾句話,也算是表示,剛才讓人散去,并不是因為害怕他。

  許至標雙拳緊握,面部肌肉抽動著,他現在很像給胡士付一拳。

  胡士付也看出許至標的憤怒,他堅信,許至標不敢和他動手。

  顧時誠在一旁沒有說話,只是觀察著許至標。

  他倒是希望許至標揍胡士付,然后再來打圓場。

  許至標還是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他知道打了胡士付的后果。所以只是憤怒地瞪著胡士付。

  我打斷了顧時誠的描述問道:“當時你不是說,你不愿意和胡士付直接正面沖突,那為啥你還希望,許至標動手打胡士付?”

  顧時誠說道:“在當時那個環境下,我并沒有指使,許至標打人,所以要是真打了胡士付,我勸個架也就沒事了。所以我希望許至標暴揍他一頓。”

  我用手連忙指著他說道:“你小子真陰險啊!借刀殺人,這招你運用的很嫻熟啊。”

  “那也看對付誰?如果對付你,我都不需要借刀殺人。自己動手就行了。”顧時誠鄙視地看著我說道。

  然后他想突然反應過來什么似的,猛的站了起來問道“你個孫子,剛才用手指誰呢”

  我忙陪笑著問道:“你坐下來,咱們好好說話行嗎?”

  “那看你怎么表現了。”顧時誠放慢語氣說道。

  我忙打開手機滿臉堆笑說道:“想喝什么,您盡管點。”

  顧時誠接過我手機,又投來鄙視地目光望了我一眼。

  繼續說正題。胡士付看許至標說道:“不要忍著,想打我,可以直接動手,你放心我覺對不找后賬。”

  顧時誠本來也想勸許至標回去,可是胡士付現在不斷挑釁,讓他感覺很不滿。

  許至標咬著牙,雙拳握的緊緊的。已經是忍耐到極限了。

  胡士付也是能感覺到的,他并不是真想和許至標打一架。

  他只是為了替洪哲飛出口惡氣。所以沒有繼續挑釁下去。

  這時許至標看了一眼顧時誠。顧時誠將目光避開了他到直視。

  許至標明白了顧時誠的意思,他知道顧時誠沒有想阻止他的想法。

  許至標憤怒地看著胡士付問道:“你以為我不敢揍你嗎?”

  “來啊!你要在這里和我打一架,還是出去單挑都行。”胡士付笑著用挑釁的語氣說道。

  許至標臉部肌肉在抽動,他已經不愿意再忍了。

  他覺得再忍下去,胡士付會覺得自己懦弱,這可不是他愿意展現的形象。

  許至標抬腿準備超胡士付小腹踢去。胡士付站在那里沒有動,連防御一下的想法都沒有。

  這時顧時誠攔住許至標,許至標疑惑地看著顧時誠。

  “你先出去吧!這里也沒啥了。”顧時誠緩緩說道。

  “你也看到了,是他在挑釁我,可不是我招惹他。”許至標指著胡士付,不滿地說道。

  顧時誠沒有說話。看了看胡士付,他希望胡士付給許至標給面子。

  胡士付明白顧時誠的意思,但是他不可能那樣做的。

  他瞇著眼睛對許至標說道:“你不要用手指我。”

  許至標剛想往前沖,顧時誠推了他一下呵斥道:“我讓你出去,你沒有聽見嗎?”

  “老大,你沒有看見嗎?他這可都是一直找揍呢!”許至標對顧時誠說道。

  顧時誠湊到許至標耳朵跟前說道:“他一直激你,肯定有目的,你別上當了。”

  許至標這才稍微冷靜下來,他小聲問道:“你說,他會有什么目的呢?”

  “這我哪能知道,反正你肯定不能動手。”顧時誠無奈地說道。

  顧時誠本意確實希望許至標揍胡士付。

  可是就在剛才,胡士付面對許至標要揍他,一直保持著冷靜的狀態,讓顧時誠起了疑心。

  “按說,胡士付不會這么冷靜的啊!他一定有什么計劃。”顧時誠心里想道。

  許至標任然惡狠狠地看著胡士付,他還是沒有想離開的意思。

  他不知道的是遠處洪哲飛,一直盯著他。

  洪哲飛看到許至標剛才要揍胡士付的時候,他是準備過年的,可是他看到胡士付的狀態,也猜到胡士付肯定有計劃。

  其實剛開始,胡士付什么計劃都沒有,他就是認定許至標不敢打他,還有顧時誠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直到他看到許至標真的要揍他,而顧時誠還沒有攔截時,他才有了想法。

  我站著讓他打,只要他動手了,我就找人揍許至標,這樣顧時誠也就不好說什么。

  這時的許至標還是惡狠狠地盯著胡士付。

  顧時誠表情嚴肅地一邊推著許至標,一遍說道:“你趕緊走吧!”

  許至標這才不忿的又看了一眼胡士付,朝門外走去。

  胡士付笑著對顧時誠說道:“你和許至標不是玩曖昧吧!你兩個大男人,剛才還咬耳朵說話。”

  顧時誠沒有搭理胡士付的打趣,只是冷笑了一下。

  胡士付本來想開個玩笑,緩解一下氣氛。

  他看到顧時誠不高興地表情,自然也不好繼續開玩笑。

  你還有心思開玩笑,今晚有你想哭的時候呢!顧時誠想到這,臉上露出了笑容。

  胡士付也不知道顧時誠為啥發笑,他也沒有心思考慮這些。

  他看著顧時誠說道:“找個地方,我們聊聊。”顧時誠點了點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