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4章 封為寶林,入住醉花軒
  能被人恭敬的稱為公公,都是管一方事宜的,而這位何公公,目前管的便是這些官家秀女。

  何公公沒進來,擺了擺手,兩個小太監進屋對著那跋扈女子道,“這位秀女,請吧”

  跋扈女子怎么也沒想到會這樣,自然是不肯走的,“憑什么,你們知道我是誰么……”

  嬤嬤根本不等她說完,也沒心情聽她說完,“帶下去”

  兩個太監直接上手,也不管她如何折騰謾罵,架起她就往外走。

  直到聲音消失,嬤嬤才開口,卻半點不提那女子。

  “明日卯時,老奴會教各位秀女宮規,膳食會有人送來,若無事,便好好休息吧”

  隨后她福了福身子,轉身離開。

  洛妤嬌在床上根本沒下去,手中的動作不停,嬤嬤能這么做,說明那女子家世不高。

  不管知不知曉其中的關系,這些秀女大半都會安分一些,可以為嬤嬤省去不少麻煩。

  儲秀殿無召不得出,平時大門都關著,有侍衛日夜看守,想走捷徑直接成為小主是不可能的。

  殿內沒什么好看的風景,走到哪里都是人,很多人都歇了出去的心思,吃過晚膳后便都各自休息了。

  洛妤嬌睡的早,第二日起來精神不錯。

  待所有人都起來,在外面站好后,嬤嬤身后的小太監直接帶走了四個秀女,遣送回家。

  這弄的眾人都有些心慌,僅僅她們這里就有四個,其他房間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嬤嬤同樣沒提原因,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一樣,開始今日的教導。

  宮內的禮儀規矩很嚴格,若做的不標準,或用了不可用的東西,那就是以下犯上,藐視宮規。

  到那時,禁足,罰跪,抄書,扣月例等,這些都不是什么好事。

  嬤嬤也沒整天的教導,申時便可以休息,除了讓秀女放松,也是為了更好的觀察品行。

  接下來的一個月,陸陸續續又遣送走了不少人,她們的屋子從三十人變成了十七人。

  剩下的秀女便是樣貌品德皆合格的人,其畫像會呈給皇上,由皇上親自選擇。

  入后宮還是入皇室后院,就看運氣了,不過就算沒選上,也會有大臣世家求娶,算是鍍了一層金。

  洛妤嬌沒看到她畫像上的評價,只看到那畫實在是比她本人丑了不少,她又不能說。

  等待的時間總是煎熬的,七日后,結果出來了,一共有十人入宮。

  一人被封了美人,兩人被封了才人,五人被封了寶林,兩人被封了采女。

  樣貌特別出眾的除了她,還有被封了美人的蕭薔薇和從民間采選上來的許沁靈。

  說不上誰更美,蕭薔薇屬于英姿颯爽的明艷,許沁靈就屬于不諳世事的空靈。

  至于她,淡笑無波時,那抹淚痣弱化,顯得柔美恬靜,一旦眼波流轉,嗓音變化,那就是妖嬈魅惑的妖精。

  只是,另一面她從來沒在人前展示過。

  她和洛如嫣都是寶林,賜居瑤華宮,而洛妤婷則含淚離宮。

  皇帝不是貪圖美色之人,一般是不會留下同族姐妹的,她算是意外了。

  選洛茹嫣是為了禮部尚書和洛父,選她完全是因為洛璟寒,皇帝對其很是看重。

  兩人收拾好東西,跟著小太監一路走至瑤華宮。

  這里的位置其實不算好,有些偏,但這里沒有主位娘娘,偏一點也無所謂。

  洛妤嬌在醉花軒,洛如嫣在陶然居,兩個居所相距也不算太近。

  寶林可以帶一個丫鬟入宮,洛父得到消息的時候,就已經將行李和陪嫁丫頭送進了宮里。

  憐雪到醉花軒要早一些,見她過來,眼淚汪汪的接過小包袱,“小…主,你都瘦了”

  洛妤嬌有些無奈,秀女的伙食不錯,她不胖都是體質的原因,哪里會瘦。

  “好了,想敘舊也不是現在”,她錯過憐雪看向前面,有一個宮女和一個太監站在那里。

  見她看向他們,立刻跪地行禮,“奴婢紫衫(奴才小栗子)給小主請安”

  洛妤嬌垂眸,這二人說不定是誰安插的釘子,短時間內也看不出來。

  “起來吧,我這人賞罰分明,若差事做的好,自然少不了你們的好處,但若有異心,我也不會留你們”

  這話也就是提個醒,幾句話是改變不了對方思想的,日久見人心,若生歹意,她有的是辦法對付。

  兩人面上誠惶誠恐,又恭敬的行了一禮,“奴婢(奴才)謹記,定不會生二心”

  洛妤嬌勾了勾唇,向屋內走去,“你們該做什么做什么,憐雪,跟我進來”

  “是,小主”

  屋內還算雅致,寶林的位分,就別想有什么太好的東西,這樣就不錯了。

  洛妤嬌拂過花瓶內的桃花,“憐雪,宮規都學了么?”

  憐雪點了點頭,“老爺給我們請了出宮的姑姑教宮規,一切都記下了,只是碧青算白學了”

  碧青是洛妤婷的貼身丫鬟,其實宮規也不算白學,陪嫁到別人家,規矩好能讓人高看一眼。

  洛妤嬌松了一口氣,洛父在這方面想的還算周到,估計也是為了女兒能爬的高些。

  “宮內遍布危機,只有你是我能相信的,憐雪,你定要謹記宮規,別讓人抓到錯處,否則我都沒辦法保你”

  憐雪福了福身子,“小主放心,奴婢定當謹記,不會出了差錯”

  宋妤嬌輕笑出聲,透過窗戶看向外面,醉花軒足有四棵桃樹。

  如今桃花盛開,隨風飄落,讓她想起自己小院的梨樹,才多久,便想家了。

  “你盯著點紫衫,與她套一套話,宮內人盡皆知的事她不會隱瞞,我們現在缺的也是這些消息”

  “明日需要去皇后宮里請安,我會帶著你和她一起,認一認宮內的嬪妃,也認一認路”

  “你一定要留心記下,若有不知道的或者不懂的,一定要問紫衫”

  “在家時你都能做到與其他丫鬟家仆交好,在這里,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到,現在就去吧”

  憐雪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有些激動,“小主,那我去了,有事小主就叫我”

  洛妤嬌點了點頭,目送她出去,在屋里轉了一圈。

  花瓶內莫名的粉末,床頭掛著的香囊,梳妝臺上的胭脂……

  她還沒侍寢呢,這些東西倒提前安排上了,也不知是誰的手筆,或者該說是誰們的手筆。

  這般未雨綢繆,若不懂這些,就算將來發現,也為時已晚。

  內務府的東西不知經過了多少人手,根本查不出什么,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洛妤嬌將有問題的東西都尋了出來,看著桌子上七件東西,一陣頭疼。

  她可不認為這些害人的東西只有屋內有,院子里怕也有。

  她鼻子靈敏,繞著走一圈便能發現,只是她信不過紫衫和小樂子,想找也不是現在。

  醫術的事,能隱瞞起來最好。

  現在這些東西她能發現,若她的醫術被透露出去,被人用其他辦法陷害,可就防不勝防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