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0章 先帝十四子,乖巧好看的小孩兒
  事實與所想毫無差別,御花園只有灑掃的宮女太監,一位主子都沒有。

  洛妤嬌聞著清新的草香,心情好了不少,這心情一好,倒是感覺餓了。

  正在她糾結要不要回去的時候,遠處傳來聲響,“嗯?誰在那邊哭?”

  “哭?”,憐雪向四周看了看,“小主,沒有啊”

  洛妤嬌沉思了一下,哭聲稚嫩,不似女子,倒像是孩童。

  “你在這里等著,我去看看”

  “不行,小主不能去,萬一…”,憐雪說到一半,見洛妤嬌瞪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讓你等著就等著,再廢話,以后有好吃的糕點不給你了”,洛妤嬌沒再管她,向哭聲的方向走去。

  她不帶憐雪也是有原因的,若是不能管的事,她自己還能悄無聲息的離開。

  有憐雪在,那可就走不了了,她的輕功可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

  哭聲有些遠,她轉了好幾個彎,在一處偏僻的假山站定,聲音就是假山后傳出來的。

  洛妤嬌看了看周圍,沒發現人,悄悄從旁邊繞了過去,偷偷看了看。

  只見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坐在地上,抱著膝蓋,將臉埋了進去,不住抽噎。

  能出現在后宮的孩子,一般都是皇子,可現在只有一個四歲的三皇子,這個明顯不是。

  那應該就是皇上的弟弟了,這么小的弟弟,也就只有兩個,不知到底是誰。

  小孩哭的傷心,壓低聲音的樣子實在是讓人心疼,也不知遇到了什么事。

  這么大的孩子已經有了羞恥心,貿然出去安慰并不好。

  洛妤嬌準備離開,她不過是個寶林,又不能幫著解決問題,何必繼續留在這里。

  剛抬起一只腳,一陣“咕嚕咕嚕”的悶響聲從小孩身上傳來,她的腳又收了回來。

  到底是個孩子,就當日行一善了。

  洛妤嬌摘下身上的荷包,從里掏出紙包著的糕點。

  別人的荷包里是香料,她荷包里從來只有吃的。

  荷包小,裝不了太多,糕點只有兩塊,她將紙展開,往前走了幾步,顯露出身形。

  “小公子,要不要吃玫瑰酥?”

  小孩驚慌的抬起頭,胡亂擦了擦臉,起身有些拘謹,“不…不用了,謝謝”

  乖巧,可愛,董禮,這樣的小孩是真的招人喜歡。

  洛妤嬌走到他身前,身子微微彎下,將糕點遞了過去,“吃點吧,你若不吃,糕點可是會傷心的”

  “糕點怎么會傷心”,小孩盯著糕點咽了咽口水,低低呢喃,卻并沒有伸手。

  洛妤嬌牽起他的手,將糕點放了上去,“你不吃,糕點就會覺得它自己不好吃,可不要傷心了”

  小孩的肚子又響了一聲,他趕緊用手捂住肚子,臉羞澀的泛紅,看著糕點終是沒拒絕。

  糕點畢竟沒多少,幾口下去便吃光了,吃完他還有些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謝謝,你是皇兄的嬪妃么?”

  洛妤嬌眼里閃過了然,果然是皇上的弟弟,“嗯,我是洛寶林,你呢?怎么自己跑來了這里?”

  小孩垂下頭,“我是先帝的十四子君澤,來這里…是因為想念母妃,”

  “今日是母妃的忌日,那顆小樹是母妃與我一起種下的,只是以后,母妃再也不能陪我來了”

  說到這,一滴晶瑩落下,又被他馬上抬手擦掉,狠狠眨了眨眼睛,卻留下更多的眼淚,那模樣看的人心酸。

  洛妤嬌蹲下身子,將手帕遞到他眼前,“想哭就哭吧,今日哭不丟臉,或者,要不要我抱抱你?”

  人在脆弱的時候,一句話就能讓人的防線崩潰,更何況,這不過是一個九歲孩童。

  君澤接過手帕,再也忍不住,撲到她身上哭的不能自己。

  洛妤嬌輕輕拍著他后背,想到他的遭遇,心里生出一絲憐憫。

  君澤四歲親生母親病逝,五歲第一位養母失足落水,六歲第二位養母誤吃了鶴頂紅。

  從那以后,他克母的名聲便傳了出去,再也沒有嬪妃愿意撫養他。

  看他現在的穿用,雖不是頂頂好的,卻也不算差,看來君澈對這個弟弟還算上心。

  剛剛那么餓,想來也是早早過來,沒吃早膳的緣故。

  君澤哭了一刻鐘,才收了眼淚,羞澀的直起身子,“洛寶林,謝謝你,御花園快有人來了,我該回去了,你的衣服…”

  洛妤嬌側頭,肩膀濕潤了一塊,“沒事,回去換掉就好,快回去吧,眼睛用冰敷一敷能好一些”

  “好”,君澤手里攥著手帕,踟躇了一會兒,“洛寶林,謝謝你不嫌棄我”,說完轉身就跑遠了。

  洛妤嬌愣了一下,想一想倒也理解了,名頭是克母,到底算不詳,對別人來說定是避猶不及的。

  說起來也算可憐,或許他所有的美好都停留在四歲以前,就算現在衣食不愁,也是孤單的吧。

  其實她并不多喜歡孩子,特別是調皮過分不聽話的孩子,甚至是厭煩的。

  但這種長得好看,又聽話,還會害羞的小孩兒,誰見了能不喜歡呢。

  洛妤嬌耳朵輕動,瞬間轉身,看向遠處茂盛的樹,剛剛她聽到了踩樹枝的聲音。

  只是觀察下,并沒有發現異樣,但她確定,那里剛剛絕對有人。

  這般來無影去無蹤,可見是個高手,皇宮還真是臥虎藏龍。

  洛妤嬌沒在停留,快速離開,憐雪還在等著她呢,萬一遇到沒事找事的嬪妃就不好了。

  好在此事沒有發生,等她到的時候,便見憐雪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又不敢離開。

  看到她的時候,小跑著就過來了,眼里還有絲淚光。

  “小主,你可擔心死我了,怎么去了這么久,呀,這衣服怎么還濕了”

  洛妤嬌抓住那只伸過來的手,“好啦,沒事,我們快些回去,我餓了,要餓暈了”

  憐雪當即不糾結了,濕那一塊衣服不會有事,餓壞了可不行。

  “那快走,小主可不能餓著,小栗子應該早就將膳食拿回來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涼”

  洛妤嬌勾了勾唇,又回頭看了一眼,才轉身離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