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5章 侍寢后的賞賜,羊脂墨玉棋子
  轎輦到達瑤華宮時,憐雪和紫衫都等在宮門外面。

  洛妤嬌走下轎輦,兩人一左一右攙扶,就差把她架起來了。

  “小主,怎么樣?還好么?”

  “小主,能走么,不能奴婢抱小主吧”

  兩人低聲詢問,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憐雪定是不懂這些的,應該是紫衫說的,看這緊張勁兒,她都差點以為自己殘廢了。

  洛妤嬌掙脫她們的攙扶,抬步就走,“哪有那么嚴重,紫衫,你之前的主子是有多弱?”

  她本是隨口一說,沒想到紫衫還認真的,臉色有些紅。

  “小主,我沒見過別人侍寢后什么樣,都是聽別人說的,是奴婢的錯,下次定要證實才好”

  洛妤嬌噗嗤笑了出來,那些妃嬪為了表示自己多受寵愛,表現的自然會夸張一些。

  這事哪里是能打聽到的,若直接問,少不得讓別人打趣。

  回到屋內,洛妤嬌盯著床好一會,艱難的移開視線。

  她一晚上都沒怎么睡,若單單只是不睡還好,被那樣折騰,身體實在是有些受不了。

  可一會兒定是會有賞賜下來的,其他高位嬪妃也會送些東西過來,想睡也不能睡。

  昨晚都是耗費體力的活,肚子早就空了,她現在是又餓又困。

  “憐雪,有沒有吃的,給我拿點,紫衫,弄壺濃茶過來”

  洛妤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下一息,身體驟然緊繃,等梅香和憐雪出去,她才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實在是太疼了,她是第一次啊,第一次!真是禽獸,禽獸不如!!!

  “小主,膳食還需要等一會兒,先吃點糕點吧”,憐雪端著一個小盤子進來。

  洛妤嬌的面色瞬間恢復如常,接過糕點兩口一個,別看吃的快,一樣賞心悅目。

  稍稍沒那么餓之后,她便沒再吃了,怕再吃下去會變得更困。

  “憐雪,我要作畫,去準備一下吧”

  “是,小主”,憐雪福了福身子,起身去準備筆墨。

  洛妤嬌漱口凈手,走至書桌前,提筆看向窗外的桃花,觀察了一會兒后,落筆。

  在府上那些年,她對琴棋書畫都有涉獵,她本就記性好,學起來自然不會太差。

  只是,她大多數的時間都浪費在醫術和輕功身上,除了對棋頗為鉆研,剩下的都不算太出眾。

  隨著時間的推移,紙張上,一株桃樹漸漸顯現,桃樹下一抹簡單的白衣倩影輕撫琴弦。

  桃花調皮,掉落在青絲之上,好似隨時會被風帶走。

  “小主,皇上的賞賜到了”,紫衫從外面走進來,臉上帶著忍不住的笑意。

  洛妤嬌看著沒畫完的畫,一條黑色線條出現在倩影頭上,這是剛剛分心不小心畫上的。

  “走吧”,她將筆放回去,并不覺得畫可惜,本就是為了轉移困意隨筆而作罷了。

  踏出門后她才發現,居然是陸勤親自來的,這可代表了君澈對她的重視程度。

  “陸公公怎么親自來了?”

  陸勤掛著濃濃的笑意,并不諂媚,擺擺手,兩個小太監將手里的東西呈上。

  一個捧著棋盤,一個捧著盒子。

  “其他東西也便算了,皇上親自吩咐,要奴才將這棋盤與棋子親自交與洛美人”

  “此棋盤乃榧木所制,棋子由羊脂玉和墨玉所制,整個皇城只此一副”

  “皇上說了,洛美人的棋藝,也就這樣的棋盤與棋子才能配的上”

  洛妤嬌眼里閃過欣喜,她一愛銀針次愛棋。

  本以為昨日在紫宸殿看到的棋盤和棋子已是上品,沒想到還有更珍貴的,關鍵是給了她。

  “勞煩陸公公替我謝過皇上”

  陸勤彎腰應是,“那奴才便先告退了”

  洛妤嬌使了個眼色,憐雪趕忙將準備好的荷包遞了過去,“勞煩公公,這是我家小主請公公喝茶的”

  陸勤沒有拒絕,收下也是一種態度,“謝洛美人賞”,隨后擺了擺手,帶著其他小太監離開。

  這時內務府總管鮑富才走上前,將美人位分該有的東西都給送了來。

  “洛美人看看,若還有什么缺的,奴才馬上去準備”

  “美人還能在選一名宮女兩名太監,奴才帶了幾個機靈的,美人選一下?”

  洛妤嬌看向他身后,一共有十個人,年齡都算特別大。

  單憑表面是發現不了什么的,老實巴交的不一定沒心眼,看著精明的說不定是一根筋。

  若是別人安插的眼線,經過訓練,也沒那么容易看出來。

  洛妤嬌突然轉頭看向旁邊的小栗子,“這里有你認識的人?”

  小栗子本一直盯著某處,聞聲驚了一下,立馬跪下。

  “回小主,左邊第三人是奴才的哥哥小榛子”

  洛妤嬌抿唇笑了一下,小栗子,小榛子,還真是會起名,“那就他吧”

  隨后又抬手指出兩個順眼的,“再加上這兩個,麻煩鮑公公了”

  鮑富連連擺手,“不麻煩不麻煩,這都是奴才分內的事,洛美人若無其他事,奴才便退下了”

  洛妤嬌點了點頭,讓憐雪給了賞銀子,等人走了,看向留下的三人。

  她選的小太監叫小樂子,長得好看白凈,小榛子長得也不錯,宮女梅香倒是普普通通。

  太監是給她看的,自然要長得清秀干凈,宮女能爬龍床,除非親信,她絕對不要小妖精。

  “紫衫,帶著宮女下去吧,小栗子,剩下兩個歸你管了,也算是給你們找個幫手”

  “東西都搬屋里去吧,憐雪你將東西都登記在冊,一會兒應該還會有人送東西”

  洛妤嬌說著走進屋內坐下,掩嘴打了個哈切,果然沒過一會兒,皇后的賞賜下來了。

  然后是容妃寧妃,最后是其他高位妃嬪,堆了滿滿一桌子。

  這些東西并非都是安全的,像一些擺件,都是經過幾個嬪妃的手送來送去,被發現也查不出來。

  洛妤嬌將有問題的東西挑出來,與一些不喜歡又不好送人的東西放一起。

  “這些我不喜歡,收進庫房單獨放,皇上賞的東西,能擺就都擺上,剩下的都記好收進庫房”

  “小栗子,快把早膳拿上來吧,我都要餓暈了”

  小栗子一聽這話,趕緊跑去拿食盒,將菜一一擺上。

  “小主,今日御膳房的菜都精致了幾分,還說小主喜歡什么可以提前說”

  憐雪撇了撇嘴,“他們就是看小主受寵,討好罷了,都是一些捧高踩低的”

  “之前想要一碟糕點都推三阻四,不止御膳房,還有其他地方都這個德行”

  “好了”,洛妤嬌輕輕開口,手撫過珍珠耳墜,“這種話以后不要再說”

  憐雪愣了下,瞬間反應過來,“是,小主”

  正所謂閻王好過,小鬼難纏,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現在這屋里可不止有她們主仆二人,若有人不小心傳了出去,到對方耳中還不一定成什么樣子。

  宮中步步危機,是她大意了,以后一定要改了這沒外人便口無遮攔的性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