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7章 嫉妒轉移,洛茹嫣有孕
  多出來兩個太監一個宮女,讓醉花軒的院子都熱鬧了幾分,也多了能看門的人。

  最起碼能防止洛茹嫣和蘇洛瑤直接進院子來找她,有個通報的人,想不見,找個借口也就好了。

  洛妤嬌著實好好休息了一天,就窩在床上,繡個花,吃個糕點,要多愜意多愜意。

  只是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今日便是請安的日子,酸言酸語是躲不了的。

  怎么說都升到了美人,若再淡妝素抹,那就是示弱了,任誰都能踩上一腳的那種。

  洛妤嬌難得穿了一件鮮艷的衣服,白粉相接,粉色裙底繡了栩栩如生的蝴蝶,轉一圈,像飛起來一樣。

  頭上的珠釵多戴了幾支,朱唇也比平時多了幾分紅意,不算太出挑,卻也多了幾分不好惹。

  此時坐在鳳儀宮的椅子上,手中茶杯輕輕晃動,聽著周圍嬪妃的竊竊私語。

  說她的自然有,還不少,只是聲音壓得低,她也就當沒聽到,不過是嫉妒她罷了。

  “洛美人來的倒是早,還算守著規矩,今日這打扮鮮艷了不少啊”,榮妃從外面走進來,語氣沒什么問題,但眼神可不善。

  洛妤嬌起身行禮,“榮妃娘娘安,嬪妾打扮的再鮮艷,也不及娘娘萬分”

  “不過一個區區美人,也敢與榮妃娘娘比?”,木婕妤在旁諷刺。

  洛妤嬌淡淡看了她一眼,“妹妹只是瞻仰榮妃娘娘,木姐姐這話可有些歧義,妹妹若只是區區美人,這讓其他妹妹可如何是好啊”

  木婕妤到現在也不過是個婕妤,仗著榮妃才能這般猖狂。

  雖說現在她的位分算高,可以后呢,這些新人受寵的可不少,升位分是早晚的事。

  現在將人都得罪了,以后就算有榮妃撐腰,暗地里的事防不勝防,誰又能說的準呢。

  當然,有受寵的也有不受寵的,洛妤嬌這般將所有人拉扯下來,定是有人反感的。

  不過這又與她什么關系,剛剛那些人竊竊私語她可都記著呢。

  木婕妤掃了一圈,臉色沉了下去,“洛美人這嘴還真是伶俐”

  洛妤嬌眉眼彎彎,“多謝木姐姐夸獎,妹妹定當繼續努力”

  “你……”,木婕妤自從跟了榮妃,何時被這么挑釁過。

  只是還不等她說什么,皇后過來了,眾嬪妃起身行禮,她也只能暫時忍了。

  本以為又是平時那樣,洛妤嬌都準備好迎接唇槍舌戰了,沒想到皇后剛讓眾人坐下,一道干嘔聲傳來。

  所有人唰的轉頭,看向下首的洛茹嫣,算一算,離第一次侍寢確實有一個月多點。

  只是初次便有孕,是不是有點太幸運了。

  皇后掛著寬和的笑意,“洛才人這是怎么了?

  “臣妾就是有些不適,勞皇后娘娘擔心”,洛茹嫣努力壓制惡心的感覺,可越壓制好像越嚴重。

  皇后見她臉色蒼白,帶了些不贊同,“既然不適,便要找太醫看看才好,初夏,去請太醫”

  “是”,初夏福了福身子,也不給人反駁的時間,快速離開了鳳儀宮。

  這下可沒人關注洛妤嬌了,再怎么樣也不過是個美人,和皇嗣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

  看皇上對洛茹嫣有那幾分寵愛,若真的懷孕,提位分也不是不可能。

  哪怕現在沒確診,眾嬪妃還是使勁絞著手帕,段位高的,面無表情,段位低的,已經飛眼刀子了。

  太醫來的很快,不是之前的李太醫,應該是皇后的人,“臣參見皇后娘娘”

  皇后抬了抬手,“無須多禮,吳太醫,你快給洛才人看看,是否有孕”

  “是”,太醫服務皇室,自然能分辨出誰是誰,他不似李太醫那么慢,只過了數息便收了手。

  “回稟皇后娘娘,此乃滑胎之象,已有月余,洛才人身體好,胎兒很健康”

  洛茹嫣抬手摸上小腹,其實她早就知道了。

  帶來的親信宮女會醫術,曾叮囑過她,未滿三個月,容易流產。

  本想瞞著,可她反應很強,根本控制不了,如今被發現也沒辦法。

  榮妃臉色瞬間陰沉了下去,其他嬪妃也沒好到哪里去,也就寧妃還算平靜。

  可不管如何,該恭喜的話還是要說,不僅要說,還要面帶微笑,說的誠心。

  皇后喜上眉梢,看不出真假,“這倒是好事,洛才人,你是個有福的,晚秋,送太醫出去,然后去稟告皇上”

  “洛才人既然有孕,便要好好將養,有什么需要就說與內務府,他們會緊著你來”

  洛茹嫣起身福了福身子,“嬪妾多謝皇后娘娘垂愛”

  “快坐吧,有身子的人不要總行禮”,皇后又掃了一眼眾人。

  “妹妹們也要努力為皇上開枝散葉才是,洛才人有著身孕,各位妹妹定要多擔待”

  “皇嗣尊貴,若有人暗自動什么手腳,本宮絕不會姑息”

  眾嬪妃都微微垂下頭,“謹遵皇后教誨”

  “嗯,相信各位妹妹都是知道輕重的,今日就到這,你們都回吧”,皇后起身,由初夏扶著離開。

  榮妃走到洛茹嫣身邊的時候,頓住腳步,“洛才人好福氣,這一胎可要護好了”

  “就是不知,這孩子生下來,便宜了誰”,說完還冷哼一聲。

  寧妃走在后面,輕聲安慰,“別擔心,皇上不會讓你骨肉分離的”,說著拍了拍她的肩膀才離開。

  這話說的有意思,孕婦多思,榮妃在那制造焦慮,寧妃看似安撫,可皇上的心意,誰能猜的透。

  洛茹嫣若想不透,每天猜測孩子能不能自己養,這胎怎么可能會好。

  她再忍不住去詢問皇上,或者要皇上給什么承諾,說不定就惹怒了龍顏,直接失寵。

  洛妤嬌感嘆后宮之人的手段,又有些煩心。

  她不是看不得別人懷孕,只是這個人是洛茹嫣,同住一宮,若出點什么事,很容易被人誣陷。

  她手底下的人并不能確定是否忠心,最近看紫衫還算可以,但也或許是埋的深。

  能信的過的目前只有憐雪,看來以后出門不能再帶著憐雪了,省的有人往她醉花軒塞東西。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