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8章 當眾與嫡姐撕破臉,荷葉蓮子粥
  作為美人,洛妤嬌走的自然早一些,只是與其他嬪妃相差也差不了多少。

  她總不能用跑的,那豈不是給人把柄,罰她練習宮規呢么。

  “三妹,你等等”,洛茹嫣的聲音從后面傳來,聽腳步聲可是走的飛快。

  洛妤嬌站定轉身,在她快接近的時候,抬手制止。

  “別,妹妹我平時跳脫,二姐若離我近了,萬一磕著碰著,我可擔待不起這責任”

  “三妹,你這是什么話,我哪就那么脆弱”,洛茹嫣說著又往前走。

  洛妤嬌夸張的往后邁了好幾步,“二姐,你要是有什么話呢,今日就說明白”

  “我希望,今日以后,你別出現在我面前可好?也不要去醉花軒找我,我不會見”

  洛茹嫣滿眼受傷,一滴晶瑩滑落,“三妹,可是姐姐做了什么惹你生氣?姐姐在這給你賠罪可好?”,說著便福身要拜。

  洛妤嬌拉著憐雪,快速往旁邊挪了好遠,聲音高了一些。

  “二姐,你是故意的么,明明知道懷著皇嗣還給我行禮,是想讓別人說我謀害皇嗣么?”

  “當初在府里的時候你就這副樣子,這都進宮了你怎么還這樣”

  “我話撂在這,我就是擔心你陷害我,所以不想跟你有接觸”

  “你若在往我身邊湊,那你就是故意找事了,萬一對皇嗣有什么損傷,你擔待得起么”

  “你若真的與我姐妹情深,懷有龍嗣的時候就該與我保持距離,不要給我找麻煩”

  “別拿賠罪當幌子來找我,若你真的想賠罪,便等你誕下皇嗣再說,我謝謝你”

  洛妤嬌看周圍好些嬪妃停下湊熱鬧,這些話都被聽了去,也不再管對方什么心情,轉身快速離開這是非之地。

  這里哪個不是人精,真以為裝一裝就有人向著她么,那點小伎倆,就連顏嬪那個炮仗都能看出來。

  此事不會就此結束,洛茹嫣身邊有個會醫術的宮女不假,可那又怎么樣,想讓人小產,不止下藥這一個途徑。

  現在當眾撕破臉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洛茹嫣應該不會再來找她。

  壞處嘛,洛茹嫣出事很容易被拉扯到她頭上,畢竟雙方不和,已經被眾嬪妃都看在了眼里。

  憐雪回頭看了一眼,洛茹嫣站在那,手捂著臉,好似在哭,蘇玉瑤在旁邊安慰。

  “小主,洛才人哭了,會不會有人責怪小主?”

  “責怪?”,洛妤嬌輕哼一聲,“就算責怪,也比被陷害的好,你還不知道她什么人?”

  “以后我出去會帶著紫衫,你必須寸步不離的待在醉花軒,有事吩咐別人去做”

  “不僅宮里的人,當天路過的人你也要注意,別讓人塞了東西進來”

  憐雪點了點頭,“小主放心,一只蒼蠅都別想逃過我的眼睛”

  洛妤嬌勾了勾唇,也沒去其他地方,期待著回去吃早膳,美人位分的膳食可比寶林好的多。

  瑤華宮偏僻,自然沒遇到其他嬪妃,等回去的時候膳食已經拿了回來。

  天氣熱,御膳房做的菜都比較清爽,洛妤嬌看著面前的荷葉蓮子粥,眼里晦暗不明。

  本以為前兩日會有人出手,她還對飯食格外注意了幾分,沒想到啊。

  這是怕打草驚蛇,所以才今日動手么,還是,因為沒機會出手呢。

  “是小栗子去取的膳食么?”

  紫衫拿菜的手頓了一下,“是,小主的膳食,小栗子從來不讓別人碰,小主,可是有什么問題?”

  洛妤嬌將粥推到一邊,“嗯,我不喜歡吃甜粥,之前都是瘦肉粥,小栗子今日怎么拿了這個回來”

  “小主不喜歡吃甜粥?”,紫衫有些驚訝,“這事我倒是知道”

  “今日有早熟的新鮮蓮子,便做了這個,可能小栗子看小主喜歡吃糕點,便以為小主喜歡甜食”

  “小栗子回來還跟我顯擺,說他去的早,后去領膳食的都沒有這粥”

  “小主若不喜歡吃,我讓小栗子重新給去取一碗?”

  洛妤嬌搖了搖頭,“算了,偶爾嘗一嘗也可以,下去吧”

  平時她用膳就不喜歡別人在身邊,紫衫也不會多想,將膳食擺好便出去了。

  粥里的藥量十足十,喝下去可不僅僅是避孕,還會損人根基,這輩子想懷孕都難。

  藥效足,反應自然也大,太醫隨便診一下就能診出來,背后之人也是夠自信,或許替罪羊都找好了。

  只是她有些想不懂,到底是誰如此恨她,這么直白的辦法都做的出。

  或者,是有誰覺得她能威脅到其地位,是誰呢……

  “皇上駕到”

  啪——

  洛妤嬌作勢起身,不小心將粥打碎。

  憐雪聞聲趕緊進來,護著她遠離碎碗,“小主小心,皇上…去了陶然居”,聲音有些小心翼翼。

  洛妤嬌當然知道,不過是找個由頭不喝粥罷了。

  “沒事,這粥有問題,叫人來把這收拾了吧“,說著,轉身走向里面,坐在棋盤邊上。

  告訴憐雪也只是提個醒,只有讓憐雪知道有人要害她,才能將心提起來,不至于疏忽大意。

  憐雪愣在原地,張了張嘴,見小主完全沒有給她解惑的意思,便閉了嘴。

  稍稍整理心情后,才出去叫人進來收拾,還叮囑要輕手輕腳,醉花軒一時間都安靜了下來。

  洛妤嬌摩擦著手中玉做的的棋子,有些心不在焉,細想是誰會這么害她。

  這一次的粥沒喝,對方定不會善罷甘休,或許很快會再次動手。

  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看來,要找個機會將這事捅出去。

  “憐雪,你最近套話套的怎么樣了?”

  憐雪走進她,眼睛瞄著門外,低聲說道,“小主,紫衫是被家里賣進來的,據說從進宮就再也沒聯系過家人”

  “小栗子和小榛子是被一個老太監在宮外撿到的,本是在御膳房當值,后來老太監沒了,也沒人護著他們,便做了灑掃”

  “小樂子和梅香倒是有家人,離皇城坡遠,之前一直在學規矩,做灑掃,這里缺人才頂上”

  “小主,這一個多月,紫衫和小栗子一直都挺安分,今日這粥,會不會是他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