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20章 她這樣的女人,誰會舍得冷落呢
  洛妤嬌臉頰帶著耳尖一點點變紅,輕咬嘴唇,眸中滿是羞澀。

  這種模樣,可是比某些猛藥還烈。

  君澈眼神一暗,喉結輕動,“嬌嬌,白日便這般勾引朕,明日,可是不想起床了?”

  洛妤嬌當即低下頭,“嬪妾…嬪妾才沒有,明明是皇上……”

  “嗯?”,君澈略微危險的聲音響起,“現在都敢怪朕了,嬌嬌還真是膽大包天”

  洛妤嬌抬起頭,盯著對方的眼睛,嬌軟著嗓音,“嬪妾膽大,也是皇上嬌慣的”

  “皇上,嬪妾這般?可得皇上歡心?若不得皇上歡心,嬪妾…也改不了了”

  君澈捏了捏她的臉,“這般真實,甚好,嬌嬌若一直如此,朕便多來看看你”

  “朕還有折子要批,你白日好好休息,一定要好好休息,朕晚上來看你”

  話落,將人抱到榻上,起身大步離開。

  洛妤嬌趕緊下地福了福身子,“嬪妾恭送皇上”

  等人消失,她臉上的嬌羞笑意消失,眼里也變得平靜無波,帝王心,真是難猜。

  自古以來,坐上那個高位,疑心便會隨之加重,心機越深,疑心便越重。

  她這一次也算是一場賭博,就賭君澈喜歡真實的人,一個敢與他說真話的人。

  前朝后宮,能與他說真話的能有多少?能保持初心的又剩幾分?

  當然,這個真話也要有分寸,要將真話說的讓對方喜歡聽,讓對方不反感,這才最重要的。

  自古忠言逆耳,若是像那些不知變通的人,直來直去,帝王就算喜歡聽真話,也會覺得厭煩。

  她貌美,看著賞心悅目,睡著也符合心意,家世不顯,也不需要忌憚。

  若她再懂規矩,善解人意,初心不變,任何事從不隱瞞,手上永遠干干凈凈。

  這樣的女人,誰會舍得冷落呢。

  至于真心?愛意?后宮的女人不說一半,起碼有一小半都是真心愛著君澈的。

  他不知道么?他知道啊,但這些女人愛不愛他,與他又有什么關系。

  打著愛他的旗號,手上沾滿血腥,腦中充滿算計,就算再愛又如何,他看著也厭煩。

  洛妤嬌不要君澈的獨寵,只要不失寵,在身心疲憊的時候想起她就夠了。

  她的余生,最多的時間一定是放在未來兒子身上。

  一個兒子不夠,就生兩個,兩個不夠,就生三個。

  她這么聰明,生的兒子也定不會差,總能找出一個可繼承,也愿意繼承皇位的。

  當然,世事無常,萬一君澈有意將皇位給別人,那就只能看情況再說了。

  這些都還太久遠,如今當務之急,是要好好想想今晚怎么侍寢。

  以色侍人不是長久之計,但心動始于初見,若沒有這“色”,做帝王那么忙,哪有時間了解內在。

  沒有目的時選擇嬪妃侍寢,本就是為了緩解多日帶來的內心疲倦,繁衍子嗣也不過是順帶。

  若那方面體驗好,身心得到滿足,下次定是會想的,只要不被算計,短時間內根本不需要擔心失寵。

  等相處時間久了,不經意間透露出一點與眾不同,自然會想更深入的探究。

  男人一旦對一個女人好奇,而這女人又不差,那才會成為念念不忘的存在。

  洛妤嬌坐回棋盤邊上繼續下棋,宮里的生活實在索然無味,也就下棋能打發打發時間了。

  剛下了幾步,她突然想到,若蘇玉瑤和洛茹嫣知道今晚她侍寢,表情該有多精彩呢。

  偷雞不成蝕把米,應該就是這種感受了吧。

  ——

  天色微暗,外面下起了小雨。

  洛妤嬌坐在妝臺前,由著憐雪為她擦拭頭發。

  她則拿出一條深紅色綢帶綁在左手腕上,寬兩寸,長三尺,綢帶輕薄,與淺淡的藍色襦裙形成鮮明對比。

  她又從妝奩中拿出一根銀色的發簪,發簪尾端墜著一串小鈴鐺,只有稍稍用力晃才會發出聲響。

  “憐雪,用這根發簪將頭發簡單盤起來便好,其他的東西就不用帶了”

  “小主,這樣是不是太素了”,憐雪嘴里問著,手中的動作卻沒停,接過發簪將頭發半挽。

  “不用,這般便好,你出去吧”,洛妤嬌起身走到另一邊的琴邊坐下,抬手撫摸過琴弦。

  此琴名清歡,是姨娘送與她的,希望她能一生清凈歡樂,只是這愿望怕要落空了。

  從進入皇宮的那日起,便深陷泥潭,要么踩著所有人上位,要么,墮入深淵。

  洛妤嬌玉手輕輕撥動琴弦,空靈的琴音響起,不悲不喜,似隨風而去,放棄世間牽絆。

  一曲未終,腳步聲從外傳來,她停下手中動作,抬頭,起身行禮,“嬪妾參見皇上”

  君澈沒等她的禮行完,便伸手將她扶了起來,“嬌嬌不必多禮”

  “本想聽你彈完一曲,朕便沒讓外面通傳,沒想到還是打擾到你了”

  洛妤嬌嫣然一笑,“那嬪妾再彈給皇上聽?”

  “不用”,君澈突然一把將她抱起。

  洛妤嬌驚呼一聲,雙手摟住他的脖子,外面陸勤很有眼色的將門關上。

  君澈抱著她走到床邊,輕輕將她放下,手撫摸過臉頰,一點點向下。

  衣衫盡褪,鈴兒輕響……

  紅色的綢帶附在身上,更襯得肌膚白玉無瑕,如貓般的聲音,不大,卻勾人心弦。

  君澈眼神幽深,清脆的鈴聲提醒著他,現在有多么激烈。

  身下人兒雙瞳剪水,又純又媚。

  他抬手撫摸過這雙眼眸,除卻一絲情欲,那么清澈,這讓他有一種錯覺,他在玷污這份清澈。

  可他卻越發想看看,當這雙眸子占滿情欲,會是怎樣的妖嬈。

  低沉的嗓音緩慢響起,“嬌嬌,你的手太礙事了……”

  洛妤嬌只覺被翻了個身,手腕上的綢帶一松,下一瞬,兩只手被綁了起來,拴在了床頭之上。

  她再沒辦法抵擋侵襲……

  不知過了多久,眼中失神,眼尾泛著粉紅。

  君澈的臉近在咫尺,四目相對,他突然笑了,抬手再次撫摸過她的眼,低低呢喃。

  “果然漂亮”

  洛妤嬌有一絲慌張,“皇上,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