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26章 輸了罰看一本書,這書不太正經
  就算心中再不舍,精美的菜肴也被小太監一一拿了下去。

  洛妤嬌內心瘋狂排腹,表情幽怨,卻什么都不能說,只能深深嘆了一口氣。

  君澈可不管她如何,漱口凈手后,起身拉著她往外走,美其名曰消食。

  洛妤嬌很想說,她連六分飽都沒有,根本不用消食,可惜啊,這人她惹不起。

  外面天色還微亮,滿院桃花香,倒也雅致,兩人繞著院子慢慢走了兩圈,她感覺更餓了。

  “皇上,天都要黑了,我們回去吧”

  君澈低頭看向她,眼神幽深,“怎么?嬌嬌這么迫不及待?”

  “???”,洛妤嬌垂下頭,兩只手握在一起捏來捏去,沒有說話。

  君澈牽起她的手,沒再留在外面,向內室走去。

  視線不經意掃過間,便看到之前他補的畫掛在墻上,挑了挑眉,“這么喜歡這幅畫?”

  洛妤嬌面上笑顏如花,“皇上與臣妾一同畫的,自然喜歡”

  君澈轉身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緩緩吐出兩個字,“虛偽”

  “!!!”

  洛妤嬌有些看不懂眼前的人,真是有太多副面孔。

  在別的嬪妃面前溫柔小意,怎么在她面前就這么……她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她是沒怎么裝,但這種恭維的話一般也只是聽聽,誰會這么較真。

  既然人家都點明不喜歡聽好聽的了,她還懶得說呢。

  “皇上英明,這幅畫嬪妾確實喜歡,不是因為皇上與臣妾一同所畫,就是覺得好看,有意境”

  君澈輕笑了一聲,這入了宮的嬪妃就沒有不討好他的,哪怕他這般問了,也會表現出對他的愛意。

  不管是愛他這個人,還是愛他賦予的權利,他都看的清楚,這般直接破罐子破摔的倒是少見。

  “過來與朕下一盤棋,你若贏了,朕就不計較此事,還允你一物,若輸了,就罰你今晚之前看完一本書”

  這是什么懲罰?洛妤嬌只疑惑了一瞬,便坐到對面執起白子。

  “皇上想罰嬪妾直說就好,明知嬪妾贏不了,還設下如此賭局”

  “嬌嬌這話可是有些妄自菲薄”,君澈手指點了點棋盤,“這樣吧,朕讓你三子,如此可公平?”

  洛妤嬌暗自算了一番,若讓三子,確實相差不大,“那皇上,嬪妾可就不客氣了”

  話落,玉手連續執起三子,下于棋盤之上。

  高手過招,半點不能分心,一步之差,就會萬劫不復。

  這一盤棋足足下了一個多時辰,洛妤嬌看著一子之差落敗的棋局,有些泄氣。

  其實她也知道,君澈還是讓著她了,否則怎么可能只差一子。

  “皇上,嬪妾輸了,皇上想讓嬪妾看什么書?臣妾現在就去看”

  君澈眼神突然變得幽深,從懷里掏出一本不算很厚的小冊子遞了過去。

  “嬌嬌好好看,細細的看,朕就在這里監督,一會兒,朕會檢查”

  隨后他對著外面喊了一聲,“陸勤,書拿進來”

  洛妤嬌看著手中連名字都沒有的冊子,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她沒馬上翻開,一直等到陸勤將君澈平時看的書拿進來,又退了出去,她才咽了咽口水,翻開第一頁。

  “!!!”,這比當初侍寢之前嬤嬤給的冊子還讓人羞憤。

  君澈外表這么正經的人,為什么身上會帶著這種冊子,難不成是專門為了給她的!!

  可這隨身帶著,就不怕萬一掉出來,被別人看到,有損天威?

  “皇上?這個…不好吧……”

  君澈眼皮都沒抬一下,隨手翻了一頁書,“說了是懲罰,你覺得朕會讓你看普通的書?快看,這是圣旨”

  “……”,圣旨這兩字還真是好用。

  洛妤嬌暗暗撇了撇嘴,紅著臉一頁頁翻看,不時抬頭看向君澈,若視線對上,又馬上低下頭,耳朵通紅。

  君澈也不拆穿,想到那冊子里的內容,心底一陣火熱。

  當初因那根紅綢帶,便想著送些什么,那般柔軟的嬌軀,什么動作都能駕馭,這個冊子給她正好。

  對此他看的很開,食色性也,人之常情,他又不會因此不理朝政,偶爾放松一下,才能以更好的心態處理事情。

  冊子不算厚,洛妤嬌很快便看完了,將最后一頁合上后,不安的動了動。

  “皇上,嬪妾看完了”,聲音比蚊子也沒大到哪里去。

  “哦?”,君澈將手中的書放下,眼里閃過戲謔,“那,嬌嬌說與朕聽聽”

  洛妤嬌嘴巴微張,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皇上,這…這怎么說嘛”

  “嗯,確實沒辦法說”,君澈低低呢喃,突然起身,將她抱了起來,嘴唇湊到她的耳邊,“那便做吧”

  說完便抱著她向床上走去,這次沒扔,輕輕放下,他則翻身半躺在里面,手撐著腦后。

  “嬌嬌,學以致用,今夜,可就看嬌嬌的了”

  洛妤嬌很想問問,他在其他嬪妃那是不是也這般的不知羞恥,可惜這注定是一個無解的問題。

  “皇上……”

  “嗯”

  “可不可以……”

  “不可以”

  洛妤嬌無奈,頭都要垂到胸口了,別別扭扭的壓了上去,一點點解眼前的衣物。

  那小手帶火苗一樣,解的又慢,好不容易將外衫褪去,又開始解里衣。

  她已經能清楚感受到身下的變化,可對方耐心出奇的好,眼帶幽深,薄唇輕抿,就那么看著。

  當最后一件衣衫褪去,對方似乎耐心耗盡,化身為狼,她身上的衣物轉瞬便成了碎片。

  本以為可以逃脫一劫,沒想到啊沒想到,一次結束后,居然又讓她按照書上的來。

  她也來了脾氣,真以為她不敢怎么滴,這一夜,浮浮沉沉,直到筋疲力盡。

  洛妤嬌嘟囔著側躺在床上,睡的深沉,君澈手里把玩著她的頭發,將耳朵湊了過去。

  就聽見,“燒花鴨、燒雛雞、燒子鵝,鹵豬、鹵鴨、醬雞、臘肉、松花、小肚兒……”

  君澈額角跳了跳,若不是確認對方睡著了,他都覺得面前小人兒是故意的。

  不過想到晚膳時她那幽怨的眼神,應該是沒吃飽吧,還真是貪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