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31章 最是無情帝王家
  洛妤嬌沒說話,擺弄著自己的手串,眼睛則一直留在小栗子身上。

  其實從這一個多月的伺候也能看出來,小栗子確實盡心盡力,不過人心,誰說的準呢。

  “這次做的很好,起來吧”,她隨手拿過金瓜子,抓了不少遞了過去。

  “別人幫你盯著,又告訴你這些秘事,不管真假,總要請人家喝杯茶,拿去吧”

  小栗子起身恭恭敬敬的接過,“小主放心,奴才必定盡心盡力為小主辦事”

  洛妤嬌揮手打發他出去,拿起筷子繼續吃東西,心里則盤算著事。

  寧妃和月婕妤么?真這么容易被查出來么?還是有更深的人在呢。

  小栗子機靈是機靈,排除他是別人的釘子,畢竟資歷尚淺,認識的人有限。

  若有更深的人在背后,他查不到也情有可原。

  她現在倒是想看看,君澈會給她什么答案,就算是替罪羊,也會給她個交代吧。

  說曹操曹操到,想法剛落,外面便傳來一聲“皇上駕到”。

  她起身整理下衣裙,走出門迎上了君澈,“嬪妾給皇上請安”

  君澈伸手扶起她,攬著她的腰走向屋內,“剛用早膳?小饞貓也有吃飯晚的時候?”

  洛妤嬌鼓了鼓臉頰,“嬪妾才不是小饞貓,今日與顏嬪說了一會兒話,便回來晚了,皇上可用過膳?”

  君澈伸手捏了捏她鼓鼓的臉頰,“朕用過了,你接著吃,朕陪你”

  洛妤嬌可不會客氣,當即拿起筷子就吃,氣氛安靜,她也不覺得尷尬。

  不過一直被一個人盯著吃飯,可是有些不習慣,她忍了忍,實在沒忍住,有些遲疑的開口。

  “皇上?看我用膳不饞么?要不要再吃點?”

  君澈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腦袋,眼里帶著一絲危險,“朕什么沒吃過,還會饞你這一口吃的?”

  “別人想讓朕看,朕還不看呢,你倒好,得了便宜還賣乖,是不是不想吃了?”

  洛妤嬌空閑的左手一下捂頭,又一下捂嘴,聲音悶悶的。

  “嬪妾吃,嬪妾不說了,皇上別讓人撤了膳食”,那護食的小眼神說不出的可愛。

  君澈將她的手拉了下來,握在手里把玩,“快吃”

  洛妤嬌這回可不敢說話了,愛看就看,愛拉手就拉手,什么都不能阻擋她吃飯。

  不過她也沒吃太久,本來這飯就吃了一半,再怎么都吃不了多長時間。

  皇上有食不過三的說法,她可沒有,將最后一塊肉肉吃完才放下碗筷。

  擦擦嘴,叫來人伺候著漱口,又將膳食撤下去,她看向君澈。

  曾經那雙清澈的桃花眼中帶了一絲絲情,不多,誘惑著讓人想將那抹情暈開,使她滿眼皆是君。

  “皇上,嬪妾吃飽了,現在還早,要不要休息一下,或者出去走走?下下棋?”

  君澈沒說話,直接拉著她走向棋盤,坐下后才開口。

  “讓你三子,贏了,朕將幽谷流泉那把琴送你”

  洛妤嬌對琴喜愛程度一般,內心沒什么波瀾,面上卻有些雀躍,“當真?”

  君澈把玩著棋子,淡淡掃了她一眼,“朕說出去的話,什么時候沒做到過?”

  洛妤嬌討好的笑了笑,“那嬪妾可要認真了”,話落,三聲脆響。

  君澈不時抬頭看向她,棋下的并不專心,心里考慮著事情。

  他今日來,自然是為了昨日那下藥之事,不止是誰下藥,還有那藥為什么會讓銀針變色。

  當時他是真的生氣,也沒想那么多,后來被勾起興趣,便也將此事暫時放下。

  今日問過李太醫,才知那藥根本不能讓銀針變色,至于為什么會變色,李太醫卻說不知道。

  那這讓銀針變色的東西到底是什么呢?又是誰弄的的呢?

  兩人棋藝本就相差不太大,又讓了三子,再下的不認真,自然有了敗勢。

  洛妤嬌眼底精光一閃而過,在吃下幾子之后,抬頭,眼里是疑惑。

  “皇上可是有心事?再這樣下去,嬪妾可就白得了一柄琴”

  君澈一如既往的溫潤,絲毫看不出懷疑之色,從容的落下一子,沒回答她的問題。

  “昨日下在扣肉里的藥并不能讓銀針變色,嬌嬌你說,那菜為什么會讓銀針變色呢?”

  還真是直接啊,洛妤嬌眼里的疑惑更甚,“為什么?李太醫有說么?”

  這時候她不能說太多,話多代表心虛,只要疑惑的恰到好處,不露破綻,便不會有問題。

  至于她下的東西,不是藥材,乃一種無色無味,能讓銀針變色的粉末。

  這種東西別說太醫院了,若不是她無意中發現,她也不會認識。

  君澈臉色突然冷凝,沉沉的看向她,“嬌嬌當真不知道么?”

  洛妤嬌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臉色唰的白了,張了張嘴,有些難以置信。

  “皇上是…懷疑嬪妾?”,那眼里的情義在晃動,進而破碎。

  她起身蹲下行禮,垂下眸子,睫毛微顫,聲音有些堵,“嬪妾不知”

  君澈眉頭蹙起,那破碎的眼神讓他有些不適應,心里徒然升起一絲悔意,又被他瞬間壓了下去。

  他是帝王,做任何決定都不需要后悔,一個女人而已,就算真的冤枉了,給點補償便罷。

  “朕又沒說什么,起來吧,這棋可還沒下完呢”

  洛妤嬌抿了抿唇,起身坐下,沒再說話,也沒再抬頭,就如真的沉浸在下棋里一樣。

  最是無情帝王家,明明是有人下藥害她,就因為一點點懷疑,便從受害者變成了被質問者。

  關鍵她還不能鬧脾氣,時間太短了,一個弄不好便功虧一簣,真是諷刺啊。

  君澈又恢復了一貫的溫潤,好像剛剛那冷情帝王不是他一樣。

  他有意讓著,那琴無論是補償也好,安撫也罷,本就是想送出去的。

  “嬌嬌的棋藝還是一如既往的好”

  洛妤嬌淺笑嫣然,是說不出的柔順,只是眼里的那絲情義破碎,好似隨時會消失一般。

  “是皇上讓著嬪妾,否則嬪妾怎么會贏”

  君澈看著面前的笑臉,突然覺得有點不順眼,他一把拉過洛妤嬌抱在懷里。

  “昨日的事查清了,下藥之人是御膳房的賈大廚,找到時已經死了”

  “嬌嬌,此事線索中斷,不好再查下去,委屈你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