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33章 血月翠眼貓,君澈心里不舒服
  君澈失約了,明明說過晚上要來醉花軒,卻去了月婕妤的宮里。

  洛妤嬌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沒什么波動,她正擺弄李公公送來的賞賜呢。

  帝王的話,聽聽也就罷了,什么君子一諾,若認真就會成為怨婦,那不是她想要的。

  有著那一絲愧疚,君澈送來的東西都很符合心意,別的不說,碎銀子,金瓜子都不少。

  她也大方,紫衫和小栗子都給了不少,用著賞人打聽消息,憐雪自然也得了不少。

  不過憐雪性子有些單純,不適合去打探消息,只要把宮內的人看好就行了。

  這個與她一起長大的孩子,她要求并不高,年齡到了,找個好人家,幸福一世便好。

  當然,前提是不背叛她。

  憐雪站在一邊欲言又止,拽了拽紫衫,努努嘴。

  紫衫有些遲疑,看自家小主好像并不傷心,若貿然上前安慰,倒會惹得人不快。

  洛妤嬌很快便發現了她們的小動作,撥弄賞賜步搖的手沒停,淡淡開口,“有話就說,憋著也不嫌難受”

  紫衫被憐雪弄得有些無奈,“小主,皇上去月婕妤那,也是因為她父親立了功,不是故意不來的”

  洛妤嬌又拿起一只鐲子戴在手上,翻看著欣賞。

  “你們就嘀咕這個?后宮女人這么多,皇上去別的嬪妃那里正常,我沒事,看看,好看么?”

  憐雪上前討好的笑笑,“小主戴什么都好看,就算纏一圈草都好看,更別說這么漂亮的鐲子了”

  紫衫在旁邊點了點頭,“奴婢覺得也是,小主的手纖長又白嫩,戴什么都好看”

  誰不喜歡聽好聽的呢,洛妤嬌也喜歡聽,“天色還早,去吧葉子牌拿來,叫上小栗子,我們打牌”

  “誒”,紫衫應了一聲,起身去拿葉子牌,順便將小栗子叫了進來。

  他們也不玩銀子的,誰輸了就說一件趣事或者稀奇的事,宮里太寂寞,開心比銀子還珍貴。

  洛妤嬌進宮前是沒玩過葉子牌的,也是前階段實在無聊,紫衫提出來的。

  她足夠聰明,除了開始幾把輸得有些慘,后來便贏多輸少,今日拉著三人玩已經算是欺負人了。

  不過誰讓她是主子呢,就欺負了他們也不敢反抗,更何況他們也樂在其中。

  洛妤嬌似笑非笑的看向小栗子,這已經是他連著輸的第三把了。

  憐雪和紫衫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達成了一致,不敢欺負她這個主子,就一起欺負小栗子。

  小栗子也不在意,清了清嗓子,“奴才知道一見奇事,說來這事好像只有奴才看見過”

  “一年前,奴才還在做御花園的灑掃奴才,那晚明明皎月當空,偏偏就是很暗”

  “子時一到,奴才也不知道為什么,就醒了,出門一看,那晚月亮特別的紅”

  “那紅月也只維持了一刻鐘不到,便又恢復了原樣,此事奴才一直都沒聽到有消息傳出來”

  “這事也不算是最稀奇,那晚奴才見到了一只貓,渾身雪白,眼睛卻是翠綠色,跟寶石一樣”

  “那貓看了奴才一眼,轉身便走了,當時奴才在那貓眼里看到了殺意,奴才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一直等到那貓走了好一會兒,奴才手才能動一下,那時候才發現,整個身子都被汗打濕了”

  “奴才不是自夸,身上是有一些功夫的,居然能被一只貓的殺意弄成那樣,是不是很稀奇?”

  憐雪搓著胳膊,咽了咽口水,“小栗子,你說的是真的?不會是你做夢吧?”

  紫衫也覺得有些瘆得慌,“皇宮守衛森嚴,夜晚也有值班的侍衛太監,也沒聽人說過紅月啊”

  小栗子攤手,“就知道你們不信,小主,奴才說的是真的,那晚奴才根本沒睡著,一直到天亮”

  “奴才敢確定,奴才看到了,可奴才也不知道為什么,好像只有奴才一個人看到了”

  洛妤嬌只覺稀奇,碧眼貓,她還沒見過呢,“那晚宮里可發生過什么大事?”

  “大事?”,小栗子撓了撓頭,仔細回想,“那晚并沒有什么大事發生,不過第二日清晨,孫美人便病逝了”

  紫衫一把抓住了小栗子胳膊,“你說什么?”

  小栗子一時怔愣,“啊,對了,紫衫姐姐之前是在孫美人那里伺候”

  洛妤嬌眼里閃過暗芒,“孫美人得寵么?”

  紫衫皺著眉頭,她跟在孫美人身邊,最有發言權。

  “回小主,孫美人算是得寵的,那段時間因為國喪,皇上基本上不來后宮,孫美人是去前面伺候最多的”

  “后來也不知道怎么,著了風寒,病來如山倒,竟是久病不愈,連李太醫都束手無策,后來人便沒了”

  洛妤嬌手指摩擦著茶杯,以她的醫術來看,想做到這種癥狀辦法不止一種。

  只是需要的草藥非常珍貴,很少有人見到,一般都需要去深山采摘,可那貓和血月怎么回事呢、

  小栗子沒必要說謊,要么那晚他中了某種致幻的東西,因此才能看到血月,要么,那貓有問題。

  “好了,此事不要再提,血月和貓的事,小栗子以后也別再說了,省的被有心人聽去”

  這里面也就憐雪單純,有些不明所以,不過她夠聽話,只要是洛妤嬌叮囑過得,她連做夢都不會說出去。

  紫衫和小栗子對視了一眼,臉色也凝重里幾分,這些線索加起來,那可就細思極恐了。

  “小主放心,奴才就當今日沒說過這事”

  “奴婢也記下了,小主還要玩么?”

  洛妤嬌勾了勾唇,“玩啊,你們可不能在欺負小栗子了,來,繼續”

  四人將剛剛的事完全拋到腦后,在這后宮啊,好奇害死貓,有時候“不知道”才能活的長遠。

  憐雪和紫衫不再欺負小栗子,她們輸的情況就多了。

  不過她們知道的趣事也不少,說道搞笑之處,四人都笑的不行。

  洛妤嬌這時候也不端主子架子,笑的前仰后翻,淚花都在眼角。

  君澈聽著里面的歡聲笑語,立在原地,久久沒動。

  還以為小東西會傷心,倒是他想差了,這丫頭沒有他也一樣過的很好。

  不知怎么,心底突然有些煩躁,一把將門推開,臉上噙著笑意,與往常一樣。

  “說什么這么開心,說與朕聽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