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41章 她的手,永遠都會干干凈凈
  說起來,蘇玉瑤平時標榜好姐妹,今日一句話沒說不算,居然也沒留下來陪著。

  這姐妹的水分也太多了,是看洛茹嫣沒利用價值了吧,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呀。

  也怪顏嬪沒一個好父親,官職不高,皇上又沒打算重用,可不就棄了么。

  洛茹嫣好歹還有一個好祖父,但也因為這個好祖父,注定不可能真得到寵愛。

  剛剛看著是很爽快,其實洛妤嬌還是有那么點疑惑的。

  失去孩子,以后又不會有孕,哪怕為了安撫禮部尚書,也該升個位分吧。

  是該說帝王心思深沉,她猜不透呢,還是,單純惡心洛茹嫣的做作呢。

  “小主,你說,洛才人和唐才人誰說的是真的?”,紫衫小聲問道。

  洛妤嬌掛著淡笑,“誰真誰假并不重要,皇上認為誰真,誰便是真”

  “今日之事我或許會有些牽連,把梅香看住了,小樂子那也別放松了警惕”

  紫衫這回是真的不懂了,“小主,這是為何,此事與你并沒有關系”

  洛妤嬌抬頭看向遠處,枝頭兩只鳥兒嬉戲,“只是猜測,注意點就好”

  君澈的疑心多重啊,整件事牽扯三個人,兩個人都出了事。

  只有她安然無恙,摘得干干凈凈,怎么會不引起他的懷疑呢。

  不過她也不在意,帝王也是男人,男人就有劣根。

  嘗過了珍饈,又哪里吃的慣粗茶淡飯呢。

  無論怎么查,都不會查到她有問題,最終只能證明她聰慧,能保護好自己。

  能用這一點懷疑除去兩個對她有敵意的人,怎么算,都是筆劃算的買賣。

  紫衫若有所思,卻也沒再問,“小主,現在太醫都回去了,叫個太醫看看手臂吧”

  “剛剛也不過是簡單包扎了一下,可別留下了傷疤,讓太醫開點祛疤的藥也好”

  不說還好,一說洛妤嬌倒是感覺到有點疼了,但請太醫還是算了吧。

  “不用,我這點傷不礙事,祛疤的藥也有,風波剛過去,還是安分點好”

  紫衫很想反駁,可是又覺得有理,手臂劃的其實不太重,只是小主皮膚太好,顯得很嚇人。

  前邊那位剛因為流產請了太醫,小主要是因為這點傷請太醫,可是有點招人眼了。

  “那奴婢回去給小主好好涂涂藥,一定很快就會好的”

  洛妤嬌沒說話,她倒是希望慢點好,最好能讓君澈看到,心疼一下。

  說不定又會多一絲愧疚呢,懷疑她,沒注意到她受傷的愧疚。

  ——

  隔日不用請安,洛妤嬌坐在軟榻上,一針一線繡著小白兔。

  兔兔那么可愛,她有些饞了,是麻辣好呢,還是干煸好呢,要不紅燒也行。

  紫衫端著茶水進來,輕聲低語,“小主,洛才人和唐才人都病了”

  “皇上送了些東西給洛才人,以示安慰,其他嬪妃也送了,小主要送么?”

  洛妤嬌看著紅紅的小兔眼睛,多像氣紅眼的洛茹嫣呢,真是可愛。

  “我一個美人位分有什么好送的,我與她不和眾所周知,送了也會被說虛情假意,別有用心”

  “要是她再折騰點事情出來,拉我下水,那豈不是惹了一身的腥”

  紫衫懂了,她早就猜測唐才人說的話是真的,洛茹嫣就是想陷害自家小主。

  這次沒害成,不代表就放棄了,以后逮住機會,一定會再次動手。

  “小主,需不需要做點什么,唐才人…應該也是恨上小主了”

  洛妤嬌勾唇笑了,伸出兩只手輕撫,“紫衫,我的手,會一直干干凈凈”

  做什么?現在敏秀宮那邊都是君澈暗中的人,不管做什么君澈都是會知道。

  她的這雙手,是永遠都不會染上鮮血的,她會洗的干干凈凈,任何人都看不到。

  紫衫垂眸,后宮之中,手上干凈的,都會被吃的骨頭都不剩。

  她家小主…似乎是個例外,是運氣好還是有手段自保,她更傾向于后者。

  只是,她一直認為,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洛才人和唐才人就是那兩條毒蛇。

  洛妤嬌挑眉,“紫衫,別鉆牛角尖,唐才人的仇人可不止一個”

  “洛才人嘛,你猜,唐才人走投無路的時候,會不會拉她下水”

  她說的很輕,輕的風一吹便散開,讓人感覺是幻聽一樣。

  紫衫猛地抬頭,隨后垂下,露出了笑意,“是,小主,奴婢以后不會了”

  洛妤嬌重新拿起針線,針穿過紅紅的兔眼,“一會去御膳房問問有沒有兔子,我想吃”

  紫衫應“是”,剛退出去,憐雪拎著一個食盒走了進來。

  “小主,許采女送來一盤糕點,小主要看看么?”

  “糕點?”,洛妤嬌思索了一瞬,“拿過來我看看,她病好點了么”

  憐雪將糕點端出來才開口,“送糕點的是芳云,她說許采女好多了,就是還帶著病氣,不宜走動”

  糕點是玫瑰糕,普普通通的花形,一共五塊,洛妤嬌將最上面那塊拿到一邊放好。

  五塊糕點,只有一塊是有一點不一樣的,花瓣點綴少了一些,側面也不太平整。

  她將那塊拿起,輕輕掰開,看到夾雜在其中的紙條,有那么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也太謹慎了,是對芳云不信任,還是對她這邊的宮女不信任呢。

  紙條展開,很小一張,上面的字寫的也很小。

  看到上面的內容,洛妤嬌臉色沉了下去,將紙條遞給憐雪,“拿去燒掉,別讓人看到”

  憐雪一把接過,自己也沒看,轉身出了門,回自己的屋子點蠟燭去了。

  燒紙是有味道的,當然不能在小主的屋子里燒。

  洛妤嬌垂下的眼眸陰冷,洛茹嫣竟真想用姨娘威脅她,幫其爭寵,真是異想天開。

  皇上開始重用哥哥,只要洛茹嫣和嫡母沒事,禮部尚書就不會孤注一擲,想明面上動姨娘那是不可能的。

  而來陰的,嫡母要是真有那個本事,姨娘也沒辦法安然活到現在,還平安誕下兩個孩子。

  洛父嘛,現在明顯她比較有價值,洛父那個人可精明著呢。

  她早就有過這個猜測,而且是在入宮前就有,姨娘和哥哥那邊早就打過招呼。

  姨娘不會是她的軟肋,這是哥哥對她的保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