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48章 遇嬪妃,她的哥哥也是三品啊
  許沁靈看了看香菜,又看了看對面,夾起香菜放進嘴里,細細品嘗。

  “姐姐賞的,就是好吃”,那表情,好像真的很喜歡一樣。

  洛妤嬌笑了,與聰明人打交道有好處,但也有壞處。

  現在許沁靈還沒那么多心眼,但在宮里久了,這般聰慧,遲早會學會。

  只希望野心不要太大,若真越了界,她能給,自然也能收回來。

  她沒再繼續說此事,就像剛剛也沒說過一樣,倒是說起了桌上的菜。

  許沁靈也投其所好,每道菜都夸一夸,她的膳食也確實沒有這里的好。

  芳云好不容易擺脫紫衫回到門口的時候,聽到的也就是這些了。

  兩人吃的不快,許沁靈從頭陪到尾,雖吃的不多,畢竟之前吃過了,有些撐。

  洛妤嬌起身,叫了小栗子收拾膳食,隨后拉過許沁靈,

  “之前讓梅香給你傳話,等你病好了我們一起去賞花,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兒個吧”

  許沁靈哪有不應的道理,“正好吃的有些撐,走動一下也好”

  洛妤嬌去妝臺拿了兩只珠釵,將半挽的頭發散開,隨意梳了上去,簡單又不失禮。

  “走吧,這個時候,也不知御花園的人多不多,想來高位嬪妃是不會去的”

  寧妃一心照顧三皇子,榮妃根本不屑去御花園爭寵,最多也不過是有婕妤在罷了。

  而嬪位以下互相行禮,只要福一福身子就行,并不需要一直拘著禮,受人刁難。

  也因為這個,自從唐才人被貶之后,去御花園的人倒是多了。

  許沁靈跟著出了門,她也好久沒去御花園了,宮中沒什么好玩的,也就各種園子可以逛逛。

  外面太陽有些烈,紫衫拿了兩把傘,遞給芳云一把。

  從這也能看出芳云不上心,這么熱的天,都不知道給自家小主遮一遮。

  洛妤嬌淡淡掃了芳云一眼,寧妃的人,倒是未雨綢繆。

  估計寧妃也沒想到,這般空靈如小鹿一般的女子,皇上竟沒寵著。

  其實她也有些不理解,疑心重的人,對這種不諳世事的美人應該沒什么抵抗力才對。

  若她是皇上,這滿宮的嬪妃,最寵的一定是許沁靈,所以說啊,她當不了帝王。

  兩人一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去的不是千里池,而是忘憂亭。

  那里景色很好,周圍花團錦簇,亭內彩紗輕揚。

  若在那里撫琴起舞,還真會讓人忘記憂愁。

  她們到的時候,亭子里已經有人了,是新入宮的何才人和孫才人,投靠了榮妃。

  何才人和孫才人家父都是三品官員,寵愛不算多。

  誰讓那官不是君澈提拔上去的呢,也就維持個表面。

  孫才人在撫琴,何才人在跳舞,兩人一看便是想偶遇下君澈。

  就是…兩個人都在這,君澈若真的來了,選了其中一人,另一個人不會有隔閡么?

  洛妤嬌站定,考慮要不要離開,擾人好事太缺德了,她不想摻和。

  只是不等她拉著許沁靈走,耳朵輕動,后面居然又有人來。

  這里就一條路,走都沒辦法走,她嘆了口氣,沒動,就當是欣賞美人了。

  后面的腳步聲很快接近,走到面前,福了福身子,“洛美人好雅興”

  許沁靈也給對方行了下禮,“薛寶林”

  洛妤嬌淡笑以對,“我就是過來走走,倒是薛寶林,可是與人約好了?”

  薛寶林與許沁靈同住一宮,投靠了寧妃,她一直猜測,蕭薔薇的貓就是薛寶林弄死的。

  這樣的人一旦發起瘋來,絕對是那種能直接拿刀與人拼命的,不能不防。

  也不知這四品文官的女兒,怎么就生出了這樣的性子。

  亭子內的兩人剛剛彈琴跳舞比較投入,沒注意下面,現在有了聲音,自然停了下來。

  她們連臺階都沒下,福了福身子,有些敷衍,“洛美人,怎來了也不說話”

  洛妤嬌很清楚她們的心里,洛父只是五品官,她的位分卻比兩人高,能服氣才怪。

  可她們是不是忘了,她還有個哥哥,一個月前剛剛升了職,不多不少,正好三品的一等侍衛。

  她也是后來才知道的,那時候才清楚,她侍寢之后會跳過才人升為美人,全是哥哥的功勞。

  當初還以為,是君澈舒服了才給她位分,到底是小看了帝王之心。

  她手中的團扇輕搖,語氣淡淡,“看兩位妹妹彈琴跳舞也算賞心悅目,便多看了會兒”

  “兩位妹妹可以繼續,正好薛寶林也來了,一起看看也好”

  何才人還沒反應過來,孫才人臉卻有些難看,她們又不是唱歌跳舞的伶人。

  “彈了一會兒,倒有些累了,聽聞洛美人琴藝很好,不如,洛美人來彈一首?”

  洛妤嬌有些無奈,搖了搖頭,“孫才人從哪里聽來的?這樣的小道消息還是不要信的好”

  “我會的是下棋,可不是彈琴,這么一說,還真挺像,孫才人聽錯了也情有可原”

  “不過以后還是要注意的好,若換做別的話,比如皇上說的話聽錯了,那可就不好了”

  孫才人臉已經冷了下來,“這就不麻煩洛美人費心了”

  洛妤嬌抬手用帕子按了按額角,“這忘憂亭有些熱了,許妹妹,我們換個地兒走走吧”

  許沁靈也拿帕子按了按,“這里確實熱了些,說不定一會兒會更熱,天熱使人煩躁,去其他地方也好”

  洛妤嬌輕笑了一聲,“妹妹們繼續吧”,說著轉身離去。

  許沁靈對著幾人福了福身子,跟了上去。

  一邊是榮妃的人,一邊是寧妃的人,雙方都不是什么好脾性,可不就要燥熱了么。

  洛妤嬌看向御花園一處入口,或許,君澈真的會路過,否則怎么能引來三人呢。

  打聽帝王行蹤是大忌,孫才人和宋才人為了不露破綻,怕是彈琴跳舞好久了。

  這樣對比下,薛寶林可就略遜一籌,若被發現,不被罰也會惹人厭棄。

  就像蘇玉瑤,當初攔在她與君澈面前,到現在都沒再侍寢過,東西更是沒得過一分。

  唯一一次見到君澈,還是處置洛茹嫣和唐才人之事時。

  可就算見到了又怎么樣,君澈連一個眼神都沒給蘇玉瑤,有什么用呢。

  皇后孕期,也沒怎么管蘇玉瑤,現在的日子,也就比許沁靈強一些罷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