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56章 這罪認得,和不打自招一樣
  君澈抬眼冷冷看向下面,“三思?明日母后回宮,皇后還有很多事要做吧,朕也沒那些閑工夫”

  “母后重要,還是這檔子事重要?陸勤,等什么呢,搜”

  陸勤知道皇上動怒了,趕忙退出去安排。

  洛茹嫣癱在地上,暗自垂淚,委屈心傷任誰都能看出來。

  一時之間,殿內除了淺淺的抽噎聲,落針可聞。

  洛妤嬌一直注意著懷夕,剛剛‘搜宮’二字落下,懷夕沒有慌亂,只有一抹決絕。

  這可就有意思了啊……

  初夏帶著幾個宮人走了進來,看氣氛不是很好,再加上聽到搜宮之事,她也謹慎了幾分。

  “奴婢參見皇上,皇后娘娘,敏秀宮的所有宮人都帶過來了”

  皇后看了看君澈,對著初夏擺了擺手,“菘藍,你離開的一刻鐘是什么時候”

  反正都是等搜宮結果,人都帶來了,該問的還是要問。

  菘藍仔細回想了一下,“奴婢去拿桃子的時候,正好看到茹美人的宮人拿走膳食”

  “奴婢等了一刻鐘,回來用了一刻鐘,清洗熬制桃子羹大概用了小半個時辰”

  “也就是,在茹美人用膳半個時辰左右,奴婢進去服侍的小主,就是那時桃子羹被下了藥”

  洛茹嫣抬手用手帕擦掉淚珠,“皇后娘娘明鑒,嬪妾用完膳就差不多小半個時辰了”

  “那個時候彩碧和懷夕在嬪妾身邊伺候,根本沒時間去做這種事”

  “今日花房送了菊花過來,宮院內的人都在整理院子,嬪妾都是親眼看到的”

  “不說其他,這般明目張膽的做法,明顯就是有人在陷害嬪妾”

  “若真是嬪妾的人所做,怎會只下那點藥量,沒有害到人,反而惹了一身腥”

  “皇上,嬪妾是不聰明,但也沒糊涂到這種程度,請皇上為嬪妾做主”

  洛妤嬌差點沒笑出聲,洛茹嫣就差直接說,是唐才人自己下藥害自己了。

  今日花房送菊花是真,瑩脂居其余宮人在整理院子也是真。

  既然人都在眼皮子底下,當然不可能有人去下藥。

  唐才人為了重新獲寵,自己給自己下藥,順便拉洛茹嫣下水,這確實有可能。

  其實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唐才人活著,否則可就沒這個結論了。

  皇后蹙起眉,怪不得皇上直接下令搜宮,想單靠問找出兇手,根本沒可能。

  按照洛茹嫣的說法,瑩脂宮在那段時間都能互相作證,誰都沒有問題。

  而唐才人那邊,王石不在宮內,另一個宮女伺候主子,菘藍倒成了最容易下藥之人。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都是各自宮給各自宮作證,哪一邊都不可信。

  想審問出來結果,一天定是不夠的,還不知要僵持多久。

  君澈身邊的氣壓越來越低,那些想開口的嬪妃紛紛收了心思。

  她們是來看熱鬧的,順便落井下石,可若因為多嘴惹了皇上的厭棄,那才是蠢。

  就在氣氛焦灼的時候,離開沒多久的陸勤帶著人回來了。

  “皇上,因嫌疑最大的是菘藍和懷夕,奴才便帶人先搜了她們那,在懷夕那里發現了東西”

  說著雙手呈上一個紙包,“皇上,此乃…砒霜”

  “不可能”,洛茹嫣臉色蒼白,轉頭便看到懷夕癱軟在地,又看向君澈。

  “皇上,這一定是有人故意將此物放在懷夕的房中,她沒理由這么做”

  那聲音帶了絲顫抖,是不相信。

  不相信懷夕背叛她,不相信她看錯了人,也是下意識的反駁。

  皇后見君澈沒有說話的意思,沒管洛茹嫣如何,看向懷夕,“你可有什么要說的”

  懷夕艱難的直起身子,整個人都在發抖,“奴婢…奴婢不知,那不是奴婢的,不是…”

  話是那么說,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懷夕在心虛害怕,冷汗都出來了。

  洛茹嫣雙眸含淚,盡量穩住語氣,“懷夕,為什么?你為什么做這種事?是不是有人逼你的?”

  懷夕抬頭,眼中有些絕望,“小主…”,欲言又止下,她又垂下了頭。

  “是奴婢恨唐才人,她張揚跋扈,欺辱小主和奴婢,不把奴婢當人看,奴婢一時鬼迷心竅”

  隨后對著上面邊磕頭邊認罪,“這都是奴婢自己的主意,與小主無關,都是奴婢自己的主意”

  “奴婢知道這是死罪,奴婢不敢求恩典,奴婢只求不要牽連小主,奴婢死不足惜”

  這罪認得,和不打自招一樣,剛剛那么精明,現在卻這般慌亂,將洛茹嫣賣了個徹底。

  有能看出來的,自然也有看不出來的,那些看不出來的,還會覺得懷夕護主呢。

  不能說這些人沒想到,只能說心機還不夠深,單憑那些話確實是護主的表現。

  而那絕望的表情,或許還真會有人覺得,懷夕是被別人逼迫做下此事。

  可若真是被逼迫,逼迫之人怎會不讓懷夕拉著洛茹嫣一起下水呢。

  這般兜兜轉轉,還是直指洛茹嫣。

  但是,反過來看,若真是洛茹嫣做的,又怎么會留下砒霜那么大的把柄。

  是個人都知道‘毀尸滅跡’,只要沒有證據,這罪就定不下來。

  可再反過來看,或許洛茹嫣故意如此,留一個保障,玩了一手燈下黑。

  一旦出現意外,抓住這點,推出懷夕,便能翻身呢。

  有些牽強,但以洛茹嫣的性子,卻也不是不可能。

  洛妤嬌垂眸,掩住眸中的諷刺,她已經確信,懷夕背后有人。

  這人也是厲害,竟將人心算計至此,洛茹嫣絕不是那人最終的目的。

  事情有太多可能,倒更會讓人起疑了,特別是坐在上位的帝王。

  懷夕沒有當場而死,怕是為了之后吐露些‘真’相吧。

  這般費盡心機,不惜犧牲懷夕這么強的棋子,到底是想拉下誰呢……

  皇后聲音嚴厲了一些,“懷夕,你在宮中多年,豈會因為一時記恨下毒”

  “背后指使之人到底是誰,你最好如實說來,以免受皮肉之苦”

  懷夕伏在地上,聲音悲切,“沒有背后之人,是奴婢自己一時糊涂,是奴婢自己的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