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57章 草草處理,前朝怕是要動手了
  皇后見她油鹽不進,順了順氣,問了最后一個問題。

  “既然背后沒人,你鬼鬼祟祟去御花園做什么?是不是去送信的?”

  懷夕搖了搖頭,“奴婢只是想做不在場證據,沒想到被王石看到了,只能去了內務府”

  榮妃冷笑一聲,“那這么說,取繡線是臨時起意嘍?剛剛茹美人怎么沒說呢?為了包庇?”

  懷夕張了張嘴,訥訥說不出話,也想不出反駁的理由。

  洛妤嫣這會兒可是真的慌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真沒做過。

  她又不傻,這般下去,明顯她的嫌疑最大,懷夕越說,證據越指向她。

  現在她還有什么不明白,懷夕背叛了她,從一開始,懷夕就是別人安插在她那的。

  可這又怎么能怪她,就連彩碧也沒看出懷夕有二心啊。

  彩碧跪在旁邊,死死盯著懷夕,若不是尚存一絲理智,恨不得上手掐人。

  “懷夕,枉我和小主那么信任你,你居然這般吃里扒外”

  懷夕像是認命了一樣,跪坐在那里,無論旁人說什么,她都沒再理會。

  洛茹嫣盡量穩住心情,她現在不能慌,否則,一切都完了。

  “皇上,繡線的事嬪妾也不記得有沒有吩咐過,這不過是小事,嬪妾才沒說的”

  “嬪妾真的沒做過,嬪妾不知這丫頭會做這種事啊”

  孫才人低低呢喃,“剛剛還說一直在身邊伺候么,這不是自打嘴巴”

  周圍本來就很靜,這話聲音雖小,卻是所有人都聽了去。

  洛茹嫣狠狠瞪了孫才人一眼,“皇上,懷夕確實一直在旁邊伺候,中途她去拿了東西,并沒有耽誤多久”

  “嬪妾沒將這點時間放在心上,豈會想到,就這點時間,她便做了這樣的事”

  菘藍眼睛通紅,像是要吃人一樣,“茹美人說的好聽,沒有你的吩咐,懷夕怎敢做這樣的事”

  “我們小主與茹才人是不睦,平時做了些事,可也沒多大影響,沒想到茹才人這般心狠手辣”

  “你放肆”,洛茹嫣梨花帶雨,說的話沒什么威懾力,但更容易讓人產生憐惜感。

  “此事沒有定奪,你怎敢隨意污蔑”

  “皇上,若此事真是嬪妾所做,又怎會留下砒霜這么大的把柄,這明顯是有人陷害嬪妾”

  君澈看著下面這些人,眼中隱晦的閃過不耐煩。

  “夠了,茹美人,管教不善,禁足三月,唐才人,恢復‘顏’字封號,好好將養”

  “懷夕,打入慎刑司,別讓她死了,朕要聽到真相”,說完,拂袖離去。

  眾嬪妃立刻起身行禮,“恭送皇上”

  陸勤吩咐著人將懷夕拽走,兩個小太監走到洛茹嫣面前,“小主,請吧”

  洛茹嫣愣愣坐在地上,好像失了魂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

  皇上只禁了足,是信她的吧,可她不確定懷夕會不會繼續說出什么。

  而且,禁足三月,看起來好像沒什么,但這三個月能發生的事太多了。

  到那時,皇上可還能記得她?

  菘藍幾人對這個結果自然是不滿意的,可他們只是奴才,不滿意也得忍著。

  待那抹明黃身影消失,皇后由著初夏扶起,深深嘆了口氣。

  “明日太后回宮,各位妹妹回去好生準備吧,此事到此為止,莫要再提”

  眾嬪妃再次行禮,“是,謹遵皇后娘娘教誨”

  皇后最后掃了眼眾人,緩步離開了敏秀宮。

  榮妃看了洛茹嫣一眼,哼笑一聲,沒多說什么,高傲的離去。

  一手好牌打的稀爛,這種人想翻身,除非她父親受到重用,立下大功。

  外祖家到底是外祖家,禮部尚書能幫一次,卻不能次次相幫。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更何況只是個外孫女。

  寧妃沒與榮妃爭那先行的一步,也沒看洛茹嫣,平靜的離去,那平靜可不是裝的。

  洛妤嬌起身,微微勾起嘴角。

  寧妃能從后院廝殺出來,誕下一子,護其成長到四歲,本身就代表了不簡單。

  敢將月婕妤那樣心機深沉的人放在身邊,并且能駕馭住,此人的心機手段定遠超常人。

  君澈對寧妃不喜,除了平衡后宮勢力,也是厭惡那份心機吧。

  相比較來說,榮妃雖有些手段和聰明,在這些人中倒算是可愛的了。

  她側頭看向失魂落魄跟著太監走的洛茹嫣,禮部尚書只要還在其位,洛茹嫣便不會有事。

  這主要源于,禮部尚書只有一子一女,那兒子還是一個婢女爬床算計而來。

  其他不說,禮部尚書深情是出了名的,與妻子一直都很恩愛。

  哪怕妻子生下孩子,傷了身子,也一直都沒納妾。

  那婢女爬床成功,連夜逃跑,一直到生下兒子才回去。

  本以為就算沒有寵愛,榮華也不會少,卻在回去后,喪命枯井。

  那孩子經過驗證,確實是禮部尚書的孩子,這才留了下來。

  對外就稱,那孩子生母染了重病,為了不讓那孩子傷心,記在嫡母名下,封了所有人的口。

  這些現在當然沒傳出來,都是在上一世,禮部尚書快倒臺的時候被傳出來的。

  對于這個說法,洛妤嬌上一世自然沒細想,現在卻是不信的。

  先皇在時,禮部尚書是靠著他妻子娘家人才翻身。

  嫡母和洛茹嫣會裝的性子都隨了禮部尚書,那個爬床的婢女可不一定是真的爬床。

  哪怕禮部尚書當時還不是禮部尚書,勢力也不小。

  想找一個無權無勢,什么都沒有的婢女,哪就那么難。

  而這婢女什么都沒有,若真是逃跑,又怎么可能安穩生下一個健康白胖的兒子。

  “小主,走吧”,紫衫在旁提醒。

  洛妤嬌收回視線,抬步離開。

  顏嬪因此得了好處,洛茹嫣應該更懷疑,是顏嬪故意害她。

  而顏嬪那里,有菘藍和王石在旁添油加醋,也一定會認為是洛茹嫣想殺她泄憤。

  君澈看似處理的隨意,這兩人的矛盾升級,前朝不可能一點影響都沒有,怕是要動手了吧。

  前朝的事與她無關,明日才是重中之重,若不小心,怕是很難收場。

  “紫衫,明日要用的東西,內務府都送過來了么?”

  紫衫仔細想了一遍,“都送過來了,小主,明日可能要在太陽底下站很久,要不要帶些香料提神?”

  洛妤嬌抬手,接住一縷陽光,“你什么時候看我怕熱了,一會將要用的東西都送到我那去,我要看看”

  “梅香和小樂子那,明日給他們安排一些活計,在我回來之前都做不完的那種,別讓她踏出宮門一步”

  “小栗子也別出去,將兩人看住了,真有什么必須出去的事,就讓小榛子去做”

  紫衫也知道,明日怕是不好過,“是,小主,明日奴婢會小心再小心”

  洛妤嬌笑笑沒說話,她沒說的是,憐雪也不會踏出宮門一步。

  梅香已經看出有問題,小樂子還不確定,可小栗子和紫衫就真的沒問題么。

  洛茹嫣是斗不過她,但也不是蠢的,懷夕能得到那份信任,就代表隱藏的極深。

  最起碼平時日里的表現和暗處的作為都沒問題,并且一定做了能表忠心的事。

  紫衫和小栗子本就機靈,誰又能確定,他們不是另一個‘懷夕’呢。

  當然,也不排除是她想多了,左不過是多注意一點的事,她不嫌麻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