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61章 一石三鳥?真是好算計啊
  含元殿前,洛妤嬌走到自己該站的位置上,抬頭看了一眼。

  文武百官皆在三層大臺之下,寂靜無聲。

  嬪妃的站位分了兩邊,她和蕭薔薇在走道右邊,前面是容妃。

  月婕妤和木云霜在走道左邊,前面是寧妃。

  剩下的才人,寶林和采女在后面,站了兩排。

  皇后過來時便與眾嬪妃分開了,需要與君澈一同前來的。

  不得不說,這時候,洛妤嬌是羨慕的。

  皇上不可能一等等好幾個時辰,作為皇后,懷著龍嗣,當然也不需要。

  只要在太后進城之時出來就可以了,不過就算那時候,也需要等半個時辰左右。

  洛妤嬌站的規矩,暗暗看了眼旁邊的蕭薔薇,隨后垂下眸子。

  時間一點點走過,太陽越來越烈,她們這里涼風習習,卻還是很熱。

  有些怕熱的嬪妃,臉上的妝都有些花了,又累又熱,還要保持不動,實在是難受的緊。

  下面的文武百官就更受罪了,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淌,衣服都出現了一片水漬。

  洛妤嬌算是這里狀態最好的一個,渾身上下清爽干凈,一點熱的感覺都沒有。

  可是,她也不喜歡這么曬著啊,累倒是不算累,可萬一曬黑了怎么辦。

  終于,君澈攜著皇后出現,從寧妃與榮妃中間穿過,站在前方,看向遠處。

  所有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氣,雖說還要等,好歹有了點盼頭。

  ——

  渾厚的號角聲響起,十六抬大轎從遠處緩緩走來,后面跟了長長的隊伍。

  待走至路中間時,大轎落下,旁邊的宮女伸手,扶著轎上之人下來。

  文武百官,侍衛禁軍,后宮嬪妃,同時行跪拜大禮,“恭迎太后娘娘”

  聲音響徹云霄,傳了很遠很遠……

  洛妤嬌眼中閃過野心,這才是她想要的。

  號角聲乃帝王出行時的儀仗,是后來孝道實行,太后才有此殊榮。

  帝王重孝即天下重孝,太后就算沒有實權,也必會受萬人敬仰。

  妃位算什么?皇后算什么?只有太后,才是全天下最尊貴的女人。

  待聲音消失,君澈走下臺階,走至太后身前,單膝跪地,“請母后安”

  太后將人扶了起來,滿臉慈祥,“兩年不見,皇帝清減了不少”

  君澈笑意溫潤,“母后是太過擔憂,朕一直如此,母后這兩年可好?”

  太后點了點頭,抬起右手招了招。

  后方身著淡紫衣裙的女子走進,面上沒什么表情,半跪而下,“臣女穆紫凝,參見皇上”

  聲音清冷,沒什么起伏,若不是半跪在地,就像說一件無關痛癢的事一樣。

  君澈伸出手,“起來吧”

  穆紫凝遲疑了下,只搭在手尖,起身后立即收了回來。

  太后笑容更慈祥了幾分,“這兩年,若不是紫凝陪著哀家,哀家也不會這般快的走出來”

  “想當年,若不是紫凝還小…”,說到這,她沒有繼續說下去。

  該懂的都懂,讓別人聽去可就不好了。

  君澈表情沒什么變化,“紫凝,這兩年有你在太后身邊照顧,朕也安心不少”

  穆紫凝福了福身子,“能陪伴太后左右,是紫凝的福分”

  “你這也算是替朕盡孝了”,君澈似感嘆,似陳述。

  隨后看向太后,“母后,天氣炎熱,我們進去說吧”

  太后聽出了君澈暗藏的意思,心情舒暢,“好好,我們進去”

  洛妤嬌耳朵靈敏,下面說話的聲音不大,卻都進了耳朵。

  看來這穆紫凝進宮是必然,位分也必定不會太低。

  可看著好像對君澈并沒有情,也不知是真是假。

  其實她更傾向于是假的,若真不喜歡君澈,以太后那么看重她,不可能逼迫。

  若有心儀之人,太后也必會為其做主,根本不會強硬的讓穆紫凝進宮。

  清冷仙子,若即若離,是真性情如此,還是欲擒故縱,有待觀察啊。

  太后已經走上臺階,到皇后面前時,停下了腳步。

  “都起來吧,皇后,你懷著身孕,要多注意才好”

  “是,多謝母后惦念”,皇后站的不算久,但懷著身孕,難免有些精神不濟。

  起身時盡量穩住身形,后面的嬪妃也都紛紛起身。

  太后不過淺淺說了幾句,便與君澈并排向內走去,

  現在可是沒有宮女在身邊,君澈左邊是皇后,太后右邊是穆紫凝。

  這樣的位置,榮妃和寧妃臉色可都不怎么好看。

  皇后雖表現的大度,也閃過了一絲暗芒。

  待君澈進入殿內,外面的大臣等才起身,由太監領著安靜離去。

  今晚會有宮宴,這些大臣回去需沐浴更衣,晚上再過來,實在是辛苦。

  洛妤嬌不著痕跡的看了眼身側,蕭薔薇一直低著頭,臉色蒼白如紙,汗順著臉頰滴落。

  就在所有人走到殿內中間的時候,皇后突然捂著肚子,立在原地,身形不穩,眼看著要摔倒。

  “皇上,臣妾,臣妾的肚子”

  君澈一把接住人,厲聲喊道,“傳太醫”

  也是這個時候,蕭薔薇再也堅持不住,向地上軟到而去。

  洛妤嬌伸手接了一下,“蕭姐姐,這是怎么了”

  這下可真是亂了套了。

  太后本慈祥的面孔變得冷然,她剛回宮便出現這種事,若能開心才怪。

  本立在旁邊的宮女太監紛紛上前,皇后與蕭薔薇被人扶著坐上轎攆,快速向后宮走去。

  這里除了宮殿可沒有內室,出了這等事,也不可能在前朝的宮殿解決,自然要趕回后宮。

  哪怕因此會耽誤救治時間,也絕不可破例,女人在本朝的地位可見一斑。

  這下也沒心情敘舊了,君澈將太后勸了回去。

  一路舟車勞頓,這種事也不過是等著,自然不需要再勞煩。

  而其他嬪妃,則跟著去了最近的鳳儀宮,皇后在她的寢殿,蕭薔薇被帶去了偏殿。

  太醫也早已趕到,醫術最高明的自然都留在皇后這。

  蕭薔薇也是倒霉,與皇后相比,她自然被排在了后面,只給安排了兩個太醫。

  君澈坐在平時請安的大殿內,聽著一聲聲慘叫,臉色越來越沉,所有人噤若寒蟬。

  洛妤嬌垂著頭,她平時與蕭薔薇并沒有接觸,連說話都不曾。

  再加上她最近只關注了幾個有仇的人,還真沒發現蕭薔薇懷了孕。

  剛剛她探了一下,大概有一個多月,估計也是不想聲張。

  只是,蕭薔薇不想聲張,卻防不住被人發現。

  一石三鳥,真是好算計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