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66章 月姐姐,你在害怕什么呢?
  月婕妤雙拳緊握,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皇上,嬪妾不可能提前知道此事”

  “翠喜若真做了什么,招供出來的事情也不會是嬪妾讓說的”

  她以前一直小心翼翼,從不敢被人抓住把柄。

  因為她知道,一旦有一點點把柄露出來,榮妃那邊的人定會死咬著不放。

  這次是她小看了洛妤嬌,被人將計就計而不自知。

  她現在都沒想明白,東西到底怎么到她荷包的。

  榮妃豈會讓她輕易混了過去,“月婕妤這話說的矛盾”

  “若你提前將東西放入荷包,自然要做好被發現的退路,這話,自然也是提前吩咐的”

  “如此這般,翠喜交代出來的話,又怎么能作為洗脫的證據呢”

  寧妃側頭,臉上還是很平靜,絲毫不見慌亂。

  “榮妃姐姐都知道這個理,月婕妤豈會不知道,正因為如此,她更不會這般做了”

  “各位妹妹都是聰慧的,風險這么大,又這么容易被發現的事,任誰都不會做”

  “皇上,臣妾并非偏幫,只是此事蹊蹺,還請皇上明察”

  她想的很清楚,只要現在能保下月婕妤,哪怕只給她一晚的時間,都能將事情處理干凈。

  洛妤嬌撥弄著自己的手串,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

  “這么珍惜難弄的東西,不可能就這么一點點吧,搜一搜,不就知道是誰做的了么”

  月婕妤瞬間轉頭,死死盯住她,從頭到尾,這是她第一次如此失態。

  寧妃也差點沒穩住平靜,“搜宮之事非同小可,豈是你一個小小美人能定的,莫要逞口舌之快,引禍事上身”

  洛妤嬌一臉驚詫,“寧妃娘娘這話就冤枉嬪妾了,嬪妾不過說了個可行的辦法,哪里就是做決定了”

  “嬪妾也是見寧妃娘娘與榮妃娘娘爭執不下,順嘴說了出來”

  “若寧妃娘娘不喜歡聽,嬪妾不說就是了,也不用威脅嬪妾啊”

  說到最后,她的聲音帶了一絲委屈,怯怯看了眼君澈,就是表情假的不行。

  月婕妤狠狠瞪了她一眼,收回視線,穩住剛剛有些慌亂的心。

  “皇上,若搜宮,嬪妾以后要怎么在宮中立足”

  “況且洛美人也不是沒有嫌疑,剛剛砒霜之事不也牽扯了洛美人”

  洛妤嬌不緊不慢的起身,跪了下去,“皇上,嬪妾行得正,坐得端,若此辦法能為皇上解惑,嬪妾愿意讓人搜宮”

  月婕妤暗暗咬了咬牙,“洛美人是斷定害人的東西都轉移走了,所以才如此不畏么?”

  洛妤嬌深深嘆了口氣,“皇上,照月婕妤這樣說,轉來轉去,不又回來了么”

  “若月婕妤體諒君心,為證明自身清白,不應該像嬪妾一樣,不在乎搜宮么”

  “還是……”,她突然轉頭看向月婕妤,“月姐姐,你在害怕什么?”

  “月姐姐不覺得,姐姐現在這般說法,是在強詞奪理么”

  “妹妹給了辦法,姐姐說妹妹我也有嫌疑,那妹妹我也同意搜宮了,姐姐又何必再找借口”

  “況且,有孫太醫的徒弟在,其實也不用大搜,只要轉一圈就可以了,不會毀了姐姐顏面的”

  寧妃眼底深處閃過忌憚,“皇上……”

  君澈卻沒給她繼續說的機會,“陸勤,帶著牧遠,斜陽居若沒搜到東西,就去搜醉花軒”

  月婕妤當即軟倒在地,寧妃倒是想通風報信,可這周圍不是皇后的人,就是皇上的人。

  她的人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暗暗通報,否則她都容易被拖下水。

  她自然知道月婕妤宮里都有什么,這次,月婕妤怕是廢了。

  榮妃臉色也有些不好看,看著洛妤嬌的眼神同樣帶了忌憚。

  這樣的人,不能抓在手里,要么交好,要么除去,否則,后患無窮。

  洛妤嬌垂下眸子,掩蓋所有情緒,這是她想到最好的結果,但不確定君澈會不會這么做。

  搜宮之事非同小可,之前顏嬪那次,是不想太后回宮還聽到煩心的事。

  這次不一樣,都已經知道了,慢慢審訊也是可以的,根本就不急。

  她只有五成的把握,反正先例都開了,時隔一夜,在破一次例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就算不搜宮也無所謂,她也不是沒有其他辦法。

  在她決定出手的時候,就沒想讓月婕妤翻身。

  與顏才人和洛茹嫣不同,月婕妤才是真正的,一個能咬疼她,甚至毒死她的毒蛇。

  她當然知道這樣做會惹人忌憚,寧妃和榮妃或許會想盡一切辦法除了她,可這是沒辦法的事。

  出手,被忌憚,不出手,同樣會被陷害,既如此,那還不如趁現在拉下來一個。

  她其實沒太想明白,這些人為什么偏偏盯上她,無論寵愛,位分,家世,蕭薔薇都比她強。

  不過她已經不想探究了,她不是忍氣吞聲的性子,若真憋屈的活著,那還不如一頭撞死痛快。

  身份上她確實差了不少,但只要抓住君澈,差的那些根本不是事。

  而算計,她可不認為,她就比別人差了。

  就在她盤算接下來該做什么的時候,蕭薔薇那邊的宮女巧兒哭著跑了過來。

  “皇上,小主的孩子沒能保住,小主傷心過度,暈了過去,請皇上為我們小主做主啊”

  君澈抬手揉了揉眉心,“多分幾個人去照顧蕭婕妤,讓她安心,朕會給她做主”

  巧兒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沒敢再說什么,磕了頭,回去繼續照顧人了。

  所有嬪妃都看向月婕妤,蕭薔薇可不是洛茹嫣,那是正經的高官嫡女,此事不會善了。

  等待總是漫長的,沒有君澈的吩咐,寧妃,月婕妤,包括洛妤嬌都不敢起來。

  洛妤嬌還好,畢竟有底子,月婕妤是半坐在地上,也沒太大的感覺。

  只有寧妃,養尊處優久了,怎么可能堅持那么長時間,現在就已經跪的顫顫巍巍。

  君澈不可能沒看到,應該是故意的。

  月婕妤是寧妃的人,她做下這樣的事,說寧妃沒參與,誰都不會信。

  君澈又不傻,要說誰最不想皇后誕下皇子,可不就是寧妃么,榮妃都只能排在第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