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70章 君澈的信任,吃齋七日
  “朕若信,還來此做什么”,君澈說的肯定,心里如何想卻無人得知。

  洛妤嬌笑的開心,眼中的情意增加了一分,“皇上信嬪妾的時候最英俊”

  君澈捏了捏她的臉頰,“怎么?就只有信你的時候英俊?別的時候就丑了?”

  洛妤嬌快速握住那只手,“皇上,疼,輕點”

  “皇上什么時候都英俊,可嬪妾就是覺得,皇上信嬪妾的時候最英俊”

  好不容易掙脫那只手,她揉了揉臉,“皇上再這么捏,就將臉捏大了”

  君澈輕笑了一聲,“嬌氣,好了,說說吧,要與朕說什么”

  洛妤嬌正了正身子,臉色嚴肅了幾分。

  “皇上,不瞞您說,嬪妾昨夜便知道小樂子有問題了”

  “只是今日太后回宮,嬪妾不想多生事端,卻沒想到還是出了事”

  “嬪妾宮里的梅香也不是個好的,昨夜居然想害嬪妾”

  “嬪妾因太后回宮睡的淺,昨晚有一點動靜便醒了,正好看到梅香將迷香伸進窗內”

  “嬪妾想看看她要做什么,捂著口鼻一直等到她進屋”

  “她拿了什么東西想塞進今日要戴的荷包中,嬪妾才制止住了她”

  “小栗子有些功夫,一直都很警惕,聽到動靜趕了過來,擒住了要叫喊的梅香”

  “嬪妾看到梅香要塞的東西是茉莉花瓣,便知里面一定加了東西”

  “嬪妾不知道是什么,也不敢亂碰,將東西收好,想著過后找皇后娘娘做主”

  “不過今日的事倒讓嬪妾知道那里摻了什么,幸好嬪妾警惕,否則豈不是著了別人的道”

  “小樂子也是昨晚被迷暈,嬪妾怕他著涼,讓小栗子送他回去,就在那時看到了他枕下的砒霜”

  “別的嬪妾不認得,砒霜還是認得的,嬪妾一想就是有人要害嬪妾”

  說到這,她微仰著頭,眸中兩分情愫,三分依賴。

  “其實,嬪妾也擔心皇上會不信嬪妾,幸好,皇上是信的”

  “皇上,梅香背主,嬪妾不想留著了,可皇后靜養,嬪妾不知道該怎么辦,皇上可以教教嬪妾么”

  “嬪妾也不想再遇到這樣背主的奴才,皇上可不可以心疼一下嬪妾,給嬪妾兩個永遠不會害嬪妾的人”

  這番說辭能不能站得住腳,只要審問梅香就行了,根本不怕對方不信。

  君澈看著那雙清澈的桃花眼,伸手撫了上去。

  在洛妤嬌閉眼的時候,他眸中閃過莫名的波動。

  問他要東西的有,要人的還是頭一回。

  小人兒聰慧,這般要人,想要的,便是他能信過的人。

  而這樣的人,無一例外忠于的都是他,這不是明擺著讓他安插人么。

  是自信不會露出馬腳?還是真打算永不隱瞞?后宮之中,當真有這般清澈的人么。

  看著再次睜開的雙眼,他有了一絲動搖,或許,真的有。

  他將那絲情緒掩蓋,回答了剛剛的話。

  “梅香朕會讓人帶走,那些東西你交給陸勤,至于你要的人……”

  在洛妤嬌祈求的眼神中,他又捏了捏那張臉,“朕會讓人給你送來”

  洛妤嬌瞬間眉開眼笑,“皇上真好”

  她掙扎著下了地,福了福身子,“皇上快去太后那里吧,晚膳的時辰到了,可別餓著”

  君澈星眸危險的瞇起,“你這用完就扔很熟練嗯?”

  洛妤嬌趕忙搖了搖頭,有些委屈,“皇上哪里話,嬪妾是怕皇上餓著,是心疼皇上,皇上怎么還說嬪妾”

  君澈表情沒變,也不知信沒信,起身抬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就你理由多,朕確實該走了,你將東西交給陸勤,不用送了”

  說著轉身離去,走到門口時,再次開了口。

  “洛美人純良,愿用齋七日,抄寫佛經,祈愿皇后腹中之子安康”

  洛妤嬌差點沒將剛拿起的東西扔了,看著走遠的身影,嘴唇都在顫抖。

  純良說的是她?用齋七日,抄佛經,這不是要了她的命!!

  陸勤等了一會兒,眼看皇上都要走沒影了,輕咳了一聲。

  “洛小主,這東西……”

  洛妤嬌這才回神,將手上的小托盤遞了過去,并小心翼翼問道。

  “皇上剛剛說的,不是真的吧?”

  陸勤笑著彎了彎腰,“皇上說的話就是圣旨,洛小主還是準備著吧”

  他看了看周圍,聲音壓低了些,“膳食沒辦法,佛經皇上卻沒定量”

  隨后他往后退了退,“小主,奴才告退”,說完腳步加快,去追走遠的皇上了。

  洛妤嬌聳拉著腦袋,對著想過來的紫衫擺了擺手,轉身自己進了屋子。

  待周圍靜下來之后,她才露出一抹笑意。

  向君澈要人是她早就計劃好的,反正都是別人的釘子,那還不如是君澈的,最起碼不會害她。

  她也是仗著自己哥哥受重用,若是其他人,還真不一定能要的來。

  不過,其他嬪妃也是不敢要的吧。

  先不說會不會有一些陰暗的想法和做法,就算什么都沒有,誰又敢保證自己永遠完美呢。

  萬一不經意說了什么不好聽的話,或者出現了一些丑態,傳到皇上耳朵里,說不定就惹了厭棄呢。

  帝王的心思誰也猜不透,沒人敢賭那萬一,除了她洛妤嬌。

  富貴險中求,要過來兩個宮人,她就能更得君澈幾分信任。

  她早就鋪設好了,自信在宮院內不會露出任何馬腳。

  凡是不能被君澈知道的事,除了她自己,沒有任何人知道。

  而身邊宮人知道的事情,就算傳到君澈耳朵里,也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現在這種狀態不是很好么,有什么懷疑,君澈會直接私底下問她。

  中間沒了猜忌,沒了試探,相處自然會越來越舒適放松。

  待習慣以后,她只需要維持,偶爾弄些小驚喜,便永遠不需要擔心會失寵。

  “小主,吃點東西吧,明日就沒有肉了”,憐雪在門外小心翼翼的勸說。

  洛妤嬌上揚的嘴角凝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她剛剛故意攆人走,是不想給太后留下不好的印象,也是來一點點欲擒故縱。

  可她沒想到君澈這么狠,抄佛經也就算了,居然讓她吃素!還七天!

  她立刻來到桌邊,順了順氣,“憐雪,將膳食拿進來,我要吃夠七天的本!”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