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79章 耍賴,嬌嬌想讓朕去么
  洛妤嬌忍著嘴角的疼痛和偶爾的窒息,腦袋昏昏沉沉,整個身子都是軟的。

  終于等到咬她的人離開,她微微睜開眼,帶著情動與迷離。

  君澈將頭埋在她的頸間,靜靜抱著她良久,似再平復什么。

  現在還是白日,他再怎么不拘一格,也不可能白日宣淫。

  洛妤嬌本迷離的眸子閃過一絲勢在必得。

  在君澈有類似吃醋那種別扭心理的時候,她就看到了贏的希望。

  男人啊,都是有征服欲的,特別是帝王這種坐擁一切的人。

  還是那句話,得之不易才能得之珍惜。

  掌握好若即若離那個度,便能成為其心尖尖上,最舍不得放下的人。

  君澈好不容易平復下來,抬起頭,便看到那雙清澈的桃花眼,正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他本平復下去的心又蠢蠢欲動,“白日里就敢這般勾引朕,真是越發膽大了”

  洛妤嬌癟了癟嘴,“皇上~,嬪妾才沒有,嬪妾嘴疼”

  君澈抬手碰了碰她破了的嘴角,“嬌氣”

  洛妤嬌更委屈了,“皇上,都出血了,哪里就嬌氣了”

  君澈勾唇,剛剛好像是有些過分了,“今晚多給你加兩道菜,明日多給你加兩碟糕點”

  “真的?”,洛妤嬌驚喜出聲,隨后覺得太不矜持,扭捏道,“嬪妾多謝皇上”

  君澈輕笑出聲,將人拉起來,點了點棋盤,“剛剛嬌嬌出了彩頭,來吧,朕與你下一盤”

  洛妤嬌驚喜的笑還沒落下,便凝固在臉上,“皇上,剛剛……”

  “嗯?嬌嬌是想反悔么?”

  別看君澈說的隨意,洛妤嬌卻聽出了一絲危險,她趕忙否定。

  “哪能啊,嬪妾下”,答應的快,就是語氣帶著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她撐著身子下了地,坐到對面,右手連執三子落于棋盤上,“皇上,請吧”

  讓三子的規矩似乎默認了一樣,君澈只看了她一眼,也沒說什么,跟著下了一子。

  洛妤嬌深知自己不是君澈的對手,開始還規規矩矩,正正經經的下棋。

  就在出現敗勢苗頭的時候,她右手一點點探了過去,觸碰放于棋盤邊的大手。

  也不用力,手指輕輕撓一撓,面上則裝作很無辜的樣子。

  君澈只覺被觸碰的地方癢癢的,一直癢到全身,可他卻不想躲。

  他自然知道小人兒的用意,笑意深了些,落下的棋子卻半點不留情面。

  洛妤嬌手一頓,眼中帶了絲幽怨,負氣一般執子下在一處。

  剛落子,她發現下錯地方了,“啊,不對不對”,說著她便想將棋子撿回來。

  君澈輕輕拍了一下她的手,“落子無悔”

  洛妤嬌無法,手慢慢往回撤,卻在君澈將手收回去的時候,又快速將那棋子撿了回來。

  隨后一臉洋洋得意,“落子無悔乃大丈夫所為,嬪妾是小女子,不用守著規矩”

  君澈抬眼,似笑非笑,“看來,嬌嬌也不是很想吃明日的糕點,這今晚……”

  洛妤嬌嗖的將棋子放了回去,干咳了一聲,“嬪妾雖是女子,也不能做沒棋品的事”

  “皇上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萬不會克扣許諾給嬪妾的吃食,是吧?”

  君澈沒回答,而是再次執子落下,“你輸了”

  洛妤嬌:“……”

  她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棋盤,剛剛還只是有敗的苗頭,怎么下錯一子便輸了。

  “皇上……”,她很想反駁,可細看之下,她確實輸了,再繼續下去也是垂死掙扎。

  她的表情更幽怨了,“皇上,您都不讓著點嬪妾”

  君澈傾身抬手捏了捏她的臉,“自己耍賴,還想讓朕讓著你?”

  洛妤嬌晃著腦袋掙脫那只手,嘆了口氣,“好吧,是嬪妾輸了,皇上想讓嬪妾做什么?”

  君澈靜靜看著她,那樣子好像真的在仔細思考。

  洛妤嬌表情越來越忐忑,卻在這時,外面傳來了聲響。

  “陸公公,三皇子哭鬧不止,寧妃娘娘想請皇上去一趟,公公可否通報一聲”

  君澈本戲謔的笑意沉了下去,周身都有一種壓迫感。

  洛妤嬌下意識看了眼窗外,那宮女離的遠,故意說的很大聲,就是為了讓里面的人聽見吧。

  寧妃不蠢,不會拿孩子來爭寵,三皇子應該是真的哭鬧不止,這趕上了,正好來給她添添堵。

  可惜啊,時機趕的不是時候,正好在帝王起了興趣的時候打斷,能開心才怪。

  她掛起淺笑,沒了剛剛的輕松嬌嗔,一如面對其他人一樣,“皇上要去么?”

  君澈微微皺眉,覺得這個笑有些礙眼,抬手揉了揉她的頭。

  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反問道,“嬌嬌想讓朕去么?你若不想讓朕去,那朕就不去”

  洛妤嬌驚訝的睜大了眼睛,這不是裝的,也是故意為之。

  她本以為,三皇子作為唯一的皇子,身體又不好,總會多得幾分重視。

  是她想差了,三皇子得幾分重視是有的,可也沒到極致的份上。

  君澈還年輕,只要他想,后宮的孩子便會如春筍一樣冒出來,他有那個能力保住。

  現在任由后宮嬪妃作為,估計是因為剛控穩朝堂,不想因為皇子的事給一些人野心吧。

  帝王無情,還真是表現的淋漓盡致。

  她只轉過一個念頭,并沒深想,似是反應了一會兒,才帶著雀躍小心。

  “嬪妾自然是不想的,可嬪妾不想讓皇上去,皇上會不會覺得嬪妾不懂事”

  君澈笑了,心里升起一抹愉悅,輕輕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朕開口問的,你說了實話,怎么能算不懂事”

  陸勤這時候也從宮女那過來了,低聲問道,“皇上,寧妃娘娘那,可要去看看?”

  君澈動作都沒變一下,“皇子哭鬧,定是宮人伺候不利”

  “去告訴寧妃,若不能找到好的宮人伺候,朕不介意送過去兩個懂事的”

  洛妤嬌挑眉,別看這話指責的是宮人,潛臺詞指責的可是寧妃。

  若寧妃照顧不好皇子,帝王有的是人可以去照顧。

  不用想都知道,這話傳回去后,寧妃的表情會有多精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