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80章 沒打算侍寢,她嫌膈應
  洛妤嬌兩只手托著下巴,在陸勤出去后,輕聲問道。

  “皇上是因為嬪妾么?是舍不得嬪妾傷心,所以才沒去寧妃那里么?”

  君澈看著那雙期盼的眼睛,鬼使神差的“嗯”了一聲。

  洛妤嬌愣住,沒想到對方會承認。

  她的臉頰一點點染上紅意,眼底微微閃爍,那是情愫蔓延的悸動。

  嘴角弧度控制不住的上揚,是從未有過的甜膩。

  她低低呢喃出聲,“得君以偏愛,妾思君暮朝”

  “嬌嬌說什么?”,君澈似是沒聽清,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明顯是聽見了。

  洛妤嬌驟然低頭,不安的絞著帕子,“沒…沒什么”

  君澈看著她害羞的樣子,三分純,一分媚,兩分不知所措。

  與之前不一樣,那是女子單純心動,不敢與喜歡之人對視的羞澀。

  他以為見到了小人兒所有模樣,卻發現,不過是冰山一角。

  他突然伸手拽住洛妤嬌的胳膊,用力將人從另一邊拉到腿上,輕輕咬著耳朵。

  “剛剛說了什么?嬌嬌再說一遍,嗯?”

  洛妤嬌臉更紅了,嘴唇蠕動,就再要說什么的時候,身子僵住,快速離開了君澈。

  她現在已經沒了那份羞澀,只覺的尷尬,不安的看了眼有些危險的帝王。

  “皇…皇上,今兒是嬪妾…是嬪妾的小日子,所以,嬪妾…不能留皇上了”

  她說的小聲,雙腿緊繃并攏,手不住揉著帕子。

  這個還真不是她故意的,小日子的時間本就會有一兩日的變化,她也沒想到來的這么是時候。

  沒錯,是時候。

  就算小日子不來她也沒打算侍寢,除了避禍,最主要是有些膈應。

  君澈連著寵幸了三日穆紫凝,中午還去了宸佑宮,身上都帶著那的熏香,能不膈應么。

  今日若真將人留下,榮妃,寧妃,穆紫凝,她將會一起對上三個人。

  她是做好了與所有人為敵的打算,但也不能這么直白,好歹要給她喘息的時間才行吧。

  君澈已經徹底冷了下來,他知道這種事不可控制,可那種不上不下的感覺實在是難受。

  “既然洛美人不適,朕……”

  洛妤嬌咬住下嘴唇,雙手握住放在胸口,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像要哭了一樣。

  “皇上是不是生氣了?嬪妾也不想的”

  “嬪妾好不容易等到皇上,不能侍奉已經很難受了,皇上若生氣,嬪妾幾日都會吃不好睡不好”

  “嬪妾最近都瘦了,若在這么下去,豈不是一陣風都能吹走了,皇上都不心疼嬪妾”

  君澈被她那裝模作樣給氣笑了,“做戲做全套,眼淚呢?”

  洛妤嬌抿唇,眼神飄忽,“嬪妾是傷在心間,沒有眼淚”

  “傷在心間?”,君澈冷哼一聲,“是傷心今日不能用朕的膳食了吧”

  洛妤嬌露出一抹被拆穿的尷尬笑意,“皇上,嬪妾哪里就那么貪嘴了”

  她不安的挪了挪,緊緊并攏的雙腿并不能阻止月事的洶涌,再不處理,這褲子也不能要了。

  可她不能直白的說出來,否則就真有趕人的嫌疑了,此時不能火上澆油。

  君澈注意到她的動作,又不是什么都不懂,自然知道她現在的窘境。

  雖說心中有那么點不舒服,卻也不至于遷怒,他起身向外走去,留下一句話。

  “歇著吧,等你小日子過了朕再來看你,到時…再來算一算利息”

  洛妤嬌突然覺得,渾身上下已經開始疼了,勉強福了福身子,“嬪妾恭送皇上”

  待人走后,她才火急火燎的喊紫衫進來,為了不出丑,她連動都沒敢動。

  好不容易換好了衣衫,終是松了一口氣。

  她身體一直調理的很好,除了會感覺小肚子有些墜和脹,沒有疼的感覺。

  不過為了舒服,還是讓紫衫弄了個湯婆子放在放在肚子上,窩在塌上不想動。

  想到之前被打發走的宮女,她隨意問道,“寧妃那邊可有什么動靜?”

  紫衫將紅棗湯遞給她,輕輕搖了搖頭。

  “沒有任何動靜傳出來,不過不知用了什么辦法,三皇子被哄好了”

  洛妤嬌噗笑一聲,三皇子身子不好,哭鬧發熱是常有的。

  開始的時候自然能得到關注,甚至是小心翼翼,咳嗽一聲都會緊張半天。

  可時間一久,永遠都是這般,習以為常下可不就沒那么重視了么。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那是針對普通人家和母親。

  帝王之家想要的,從來都是健康有作為的皇子,那般孱弱,豈能擔當大任。

  除非三皇子長大后能把身子調養好,否則,這皇位可與之沒什么關系了。

  洛妤嬌看向窗外,幽幽喝著紅棗湯。

  寧妃那么精明,這階段是不會親自出手對付她的,若是能忍,今年都不會出手。

  她能禍水東引,用薛寶林來對付寧妃,寧妃也可以搬弄是非,激榮妃和蕭薔薇對付她。

  至于穆紫凝,有太后在宮中,寧妃還沒那個膽子算計。

  如今蕭薔薇在做小月子,等出來后,寧妃便會有所行動了吧。

  一旦決定動手,今日這種事便不可能發生,甚至會將皇上往她這邊引。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榮妃和蕭薔薇對皇上的獨占欲有多強,那是真切喜歡皇上的。

  若此時她得了些特殊對待,寧妃在模棱兩可的說幾句,她必定會成為靶子。

  ‘榮寵’二字,能接住是富貴恩澤,接不住便是催命符了。

  不過,她可不是任由人拿捏的軟柿子,寧妃就算想算計她,也要看她肯不肯。

  “這桃花的花期也快過了,紫衫,你明日讓憐雪做些桃花餅,給許采女送過去”

  “這幾日天氣太熱,容易中暑,你在給送些冰,讓她能在宮院里待的舒心”

  紫衫聽出了意思,這是讓許采女避著點,最近別出門,順便觀察下薛寶林。

  她應了一聲,接著說道,“小主,花房的飄絮奴婢查過了”

  “與小主說與奴婢的情況一樣,飄絮確實是個孤女,也經常受欺負”

  “不過那丫頭是個樂觀的,吃個爛菜葉,都能嘀嘀咕咕當做肉來吃”

  “小主,調用花房宮女是簡單,可許采女身邊的宮女是滿的,要怎么將人安排過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