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83章 既然水已經渾了,那就再渾一點
  榮妃在后宮中的勢力自然不用說,手段也足夠強,這么多年,那點子腌臜事清楚的很。

  翠柳不肯開口,無非就是因為家人被拿捏住了,這事很好辦。

  不管是將那家人找出來抓在自己手里,還是直接將那家人殺了,賴給背后之人。

  只要拿出能證明那家人的東西,翠柳得知后,定會將背后之人供出來。

  而此事對于榮家來說,再簡單不過了,僅僅隔日下午,便有了消息。

  紫衫給洛妤嬌染著指甲,將今日聽到的事娓娓道來。

  “小主,翠柳那邊招了,但她也不知道背后之人是誰,只知那藥是御花園灑掃宮女交給她的”

  “這個宮女小主應該記得,就是與梅香有交集的萍兒”

  “萍兒給了翠柳一個墜子,那墜子是翠柳送給弟弟的,一直都被她弟弟貼身帶著”

  “萍兒說,若翠柳不給蘇寶林下藥,便讓翠柳的家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翠柳也是沒辦法,家人被拿捏,她不想做也必須做,只能鋌而走險”

  “榮妃知道后,派人去御花園抓萍兒,卻得知,一晚上都沒見到萍兒的影子”

  “就在剛剛不久,御花園南角的井里發現了萍兒的尸首,一看就是被滅了口”

  “線索到這算是斷了,榮妃還在查,小栗子一直在關注那邊,有消息會回來稟報”

  “小主,萍兒不應該是柳庶人的人么?怎么幫著薛寶林做事”

  “難道之前梅香的事,不是柳庶人做的?還是,這一切都是寧妃的計謀?”

  洛妤嬌喝著茶,輕笑了一聲,“不要先入為主,寧妃哪里會對一個不受寵的嬪妃動手”

  “至于梅香的事,柳庶人那樣的人,怎么會不給自己留退路呢,不過是沒用到罷了”

  萍兒當然不會是柳月瑩的人,梅香也不會承認她是柳月瑩的人。

  只要梅香咬緊是被逼無奈,受了萍兒的威脅,那此事便都會推脫到萍兒身上。

  到最后,就算事情敗露,牽扯的也只會是萍兒背后之人,又與柳月瑩有什么關系呢。

  只是柳月瑩千算萬算,卻沒算到她會反擊的那么快,所有退路都成了笑話,也是活該。

  紫衫想著事,手下的動作卻很穩,“小主,若萍兒是薛寶林的人,那柳庶人是怎么指使又不惹上身的?”

  洛妤嬌幽幽嘆息一聲,“柳庶人在宮內多年,人脈豈會是薛寶林能比的”

  “不過是想個辦法,讓萍兒相信那是薛寶林吩咐的,對柳庶人來說不是什么難事”

  “就算以后暴露了,萍兒也找不出那個與她對接的人是誰,這虧她吃定了”

  “后宮之中,每個人都長了八百個心眼子,紫衫,你要學的還有很多啊”

  紫衫有那么一瞬間的錯覺,貌似小主比她還小吧,看來還是她太笨了。

  “是,小主,奴婢一定會盡快學會的”

  洛妤嬌微微傾身,為她順了順頭發,“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有我呢,你慢慢學就好”

  紫衫抬頭,正好看到近在咫尺的臉,那雙桃花眼微彎,帶著一絲情誼。

  她突然覺得熱氣升騰,臉順著脖子紅到了腦門,“小…小主”

  洛妤嬌愣了一下,隨后掩嘴嬌笑,“紫衫,你實在太可愛了”

  紫衫垂下頭,很想學憐雪一樣跺兩下腳,可她是蹲著的,又做著事,只能想想了。

  “小主,不要打趣奴婢了,實在是小主太美,奴婢看著都喜歡”

  洛妤嬌撫上臉頰,閃過一絲無奈,倒也沒再打趣紫衫。

  不過經過此事,她倒是想起了,梅香的事還沒給她交代呢。

  昨日君澈過來,不會是要與她說此事吧,然后就莫名其妙被她給攪了?也不是沒可能。

  她對此事也不是很執著,該知道的都知道,只是想看看君澈的態度,會不會給她些補償。

  最好能讓她提個條件,這樣,以后就不用擔心會被罰吃素了。

  “你一會兒去給花房的飄絮送些銀子,讓她打點一下,能混進指派伺候小主的那批人里”

  “去的時候小心些,別讓人給發現了,多給點,以防萬一”

  “飄絮若問,你就告訴她,是許采女想讓她去伺候,她會懂的”

  紫衫手頓了一下,見小主沒有說的欲望,便沒再多問,只應了一聲。

  洛妤嬌把玩著茶杯,眼中是深深的算計,既然水已經葷了,她不介意再渾一點。

  指甲已經染好,她抽回手,起身走到書桌邊上,拿起筆別扭的寫了一句話。

  【夜色正幽悄,夢回常自悲,悠悠節物改,冉冉心事非】

  寫好后,她將紙折好,交給紫衫,輕聲說道。

  “飄絮那交代好后,你順便去一趟翠微宮,將飄絮的事告知許采女一聲”

  “記著,把芳云支出去,但要讓芳云不經意間聽到”

  “這張紙是給許采女的,你在交到她手上的時候提醒一下,不要想太多”

  “翠柳落井的事她應該知道了,記得幫我安撫一下”

  “就勸慰她,有榮妃娘娘在,定會水落石出,不用害怕”

  紫衫看到那張紙上的字,開始還沒懂,但那句‘不要想太多’,瞬間讓她看懂了。

  這幾句詩詞送出去,就算被別人得了,也會下意識往深處想,可實際上就是表面字意。

  拆分開來,便是晚上有危險,外面要變天,若不抓住機會,心事便不可達成。

  她拿紙張的手握緊,福了福身子,“小主放心,奴婢定會一字不落的轉達”

  “去吧”,洛妤嬌拍了拍她的肩膀,向里面走去,嘴里吐出幾個字,“微謀外泄之謂也”

  紫衫側頭,知道這是小主在給她解釋,剛剛為什么沒有直接說明。

  小元子和桔梗是皇上派來的,定是忠于皇上。

  此事被皇上知道并沒有什么問題,但不明說這種事要養成習慣。

  萬一哪天說的話不能被知道,習慣已經養成,被不小心聽了去也沒什么關系。

  后宮之中處處危機,未雨綢繆半點不為過。

  她將紙張小心收好,退了出去。

  按照小主的說法,這件事必須越快越好,最快今晚便會有所行動。

  許采女聰慧,希望能懂小主的意思,否則,許采女的利用價值可會下降不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