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04章 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夠狠
  兩個宮女一臉灰敗,這話威脅的明顯,不想牽連家人,就說實話。

  這可是皇上啊,誰的人能大過皇上,若下令徹查,她們的家人根本逃脫不掉。

  明明特別注意了,確定沒人看到她們,才去了那里,說了那樣的話。

  到現在她們也沒想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錯,會被人認了出來。

  其中一個宮女哭喊著,“皇上,是何才人,是何才人讓奴婢做的”

  “求皇上開恩,看在奴婢招了的份上,放過奴婢的家人,求皇上開恩”

  邊說邊磕頭,另一個宮女本還想掙扎一番,可看看旁邊這位,只能含淚認了。

  何才人愣住,顯然沒想到此事會牽連到她,臉漲得通紅,也不知是急的還是氣的。

  “你們血口噴人,我什么時候讓你們做下這等事”

  她看向上首,半跪而下,唯恐皇上聽信了這些話。

  “皇上,嬪妾沒有,嬪妾都不認識她們,怎么可能讓她們做這些事,皇上”

  她平時嘴就笨,一直都是孫才人在前面說,她在后附和,可孫才人現在病了啊。

  想到榮妃,她視線投向那邊,帶了祈求,希望榮妃能幫幫她。

  若真讓皇上聽信了這些,她就完了。

  榮妃蹙眉,此事牽扯到何才人,她也必定被疑心。

  “皇上,何才人膽小也安分,沒膽子做這等事,怕是有人陷害”

  隨后她看向那兩個宮女,“你們口口聲聲說是何才人指使,那是何時何地,誰與你們交接?”

  兩個宮女更慌亂了些,一看就不是專門培養,被臨時拉出來做事的。

  這里的人哪個不是人精,陸勤冷哼一聲,給旁邊太監一個眼色。

  太監抓起宮女的頭發,狠狠十幾巴掌下去,兩個宮女嘴角滲血,臉腫的老高,連痛呼都悶悶的,

  陸勤繼續道,“最后給你們個機會,再不說實話,可有的是招讓你們開口”

  “不為自己想,也該為家人想想,謀害皇嗣,罪誅九族,你們可想好了”

  他這話半真半假,皇上以德治天下,輕易不會誅九族,但也只是輕易不會。

  若真惹了帝王怒火,誅九族都算輕的。

  后開口那個宮女吐掉嘴里的碎牙,眼淚鼻涕流了滿臉,“是薛寶林,是薛寶林讓的”

  “奴婢的家人都在薛寶林手里,奴婢不做,家人命不久矣”

  “求皇上救救奴婢的家人,奴婢的家人還在薛寶林手里,求皇上開恩”

  她還算想的明白,招了,只要皇上出手,家人定會沒事。

  若不招,就算她不把薛寶林說出來,到時皇上發怒,家人一樣保不住性命。

  君澈視線放到薛寶林身上,見她垂著頭有些發抖,沉下了臉色,“是你?”

  薛寶林撲通跪了下去,那清脆的聲音,聽著都疼,“皇上,嬪妾……嬪妾”

  她偷偷看向寧妃,嘴里除了“嬪妾”,竟是說不出其他,就好像嚇破膽了一樣。

  寧妃抓著椅子扶手驟然握緊,果然,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到了她身上。

  “你看本宮作甚,難不成還想說,此事是本宮指使你的?”

  薛寶林眼中暗淡了下去,像是被拋棄的小狗,“嬪妾,嬪妾知罪”

  洛妤嬌暗自稱奇,她從來不知,薛寶林演起來居然這般惟妙惟肖。

  看看那動作,看看那神情,明晃晃就是再說,寧妃放棄了她,她不得不認。

  要說這薛寶林也是狠,為了報復寧妃,以身犯險這種事都做的出來,這就是一個瘋子。

  不過想想也是,寧妃屹立多年,豈會沒有自保手段,若以尋常事陷害,還真不一定能陷害成。

  現在不一樣,薛寶林是寧妃的人,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包括君澈都知道。

  薛寶林再這般委曲求全,誰會相信,此事沒有寧妃的參與呢。

  榮妃眼底有些興奮,只不過沒表現出來,她看向薛寶林,似是疑惑。

  “薛寶林,本宮若記得不錯,你與皇后并無仇怨,皇后生下皇嗣也與你無礙,你怎么會害皇后呢”

  “若是有人指使,你還是盡早說出來的好,你不會以為,你背后的人,會比皇上還厲害吧”

  “剛剛陸公公的話你也聽到了,謀害皇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自然,皇上不會這般做”

  “可薛家的世代榮華將毀于你手,你總不會想看到,你的父親母親,你的族人,是如何恨你吧”

  隨著一句一句敲下來,薛寶林的臉越來越白,身子忍不住發抖。

  “不,不會的,皇上,這都是嬪妾一人所為,與薛家無關,請皇上不要牽連薛家”

  榮妃冷哼一聲,“薛寶林,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沒聽剛剛宮女說什么嘛”

  “她們的家人,可還在你們薛家手上呢,現在說與薛家無關,是不是太晚了些”

  “只要你說出幕后主使,想來皇上看在薛家勞苦功高的份上,還會從輕發落”

  寧妃牙齒都快咬碎了,她怎么也沒想到,會被一個小小寶林擺了一道。

  她防范了一切,卻從沒想到,會有人以這種方式陷害她。

  薛氏的身家性命,薛寶林自己的性命,就真的一點都不在意么。

  現在榮妃添油加醋,她若再不能將自己摘出來,怕是一切都晚了。

  “榮妃姐姐這話意指是否太過明顯,本宮行的端坐得正,休想將這些扣在本宮頭上”

  榮妃詫異的看著她,“寧妃妹妹這是哪里話,本宮不過是想讓她說出背后之人罷了,可沒說是妹妹你啊”

  寧妃看向上首,她現在騎虎難下,辯解也不是,不辯解也不是,她還從未這般憋屈過。

  榮妃譏諷一閃而過,再次轉向薛寶林,“薛寶林,還沒想好么?”

  “你若出了事,一切可都晚了,你背后的人不一定會為你做什么,就算她想做,皇上也不一定會答應”

  薛寶林又看了一眼寧妃,這一眼讓寧妃心底一跳,不等說什么,薛寶林開口了。

  “皇上,是寧妃娘娘讓嬪妾做的,嬪妾家父有把柄在寧妃父親手上,因此才不得不從”

  “求皇上開恩,饒了薛家的罪責,求皇上開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