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08章 魂魄索命,趕來我就拿大棍揍他
  四皇子的平安誕生,讓整個皇宮都充滿了喜意。

  連續半個月的時間,皇上每日都去鳳儀宮看四皇子,其他宮院那是半點沒踏足過。

  皇家的孩子容易早夭,四皇子又身體不好,本應百天之后才會賜名。

  卻因皇上太過喜愛,僅僅第三日便挑了‘熠’字。

  這意思明確,就是要不惜一切,保住四皇子平安長大。

  明面上做的很好,暗地里也有暗衛看著,可到底是保護,還是監視,就不得而知了。

  許沁靈那邊速度也快,在一次太后半夜咳醒,便抓住機會,求了恩典,搬到了鐘粹宮。

  董寶林深居簡出,平日里也溫順,許沁靈在那邊可比在翠微宮舒心的多。

  洛妤嬌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毛球,偶爾撥弄一下它脖子上的小繡牌。

  這不是她給戴的,應該是毛球那次回去后,被君澤看到,便給戴上了。

  戴都戴了,她也不能再給摘下來,就一直留在了毛球脖子上。

  紫衫端著牛乳茶走了過來,掃了眼毛球,將茶放在了棋盤邊上。

  也不知怎么,三日前,這貓兒便一直賴著小主,有人來它也不跑,只警惕的看著。

  她是不敢上前摸,這貓除了讓小主碰,別人連毛尖都別想碰到。

  “小主,現在有宮人暗傳,柳庶人死的冤,冷宮那邊總能聽到嗚嗚的哭聲”

  “都說是柳庶人魂魄不散,要找害她的人報仇,這事怕是會很快傳開”

  “奴婢想著,最近晚上奴婢便貼身守夜吧,也省的小主嚇到”

  洛妤嬌小口喝著牛乳茶,漫不經心道,“不用,鬼有什么好怕的,最可怕的是人”

  紫衫早就有些猜測,小主的回答便更證實了,“小主,是榮妃做的吧?”

  洛妤嬌笑了,“差不多吧,就算不是她動手,也與她脫不了關系”

  “柳庶人的事一直都沒有眉目,或許榮妃知道是誰動的手,奈何沒有證據”

  “這可與蘇寶林和許采女的事不一樣,蘇寶林和許采女畢竟還好好的”

  “柳庶人雖說被打入了冷宮,可那也是伺候皇上多年的人”

  “這人啊,活著的時候只會想到她的缺點,死了,倒會讓人念起她的好”

  “柳庶人平白沒了性命,皇上想起來,誰知道會不會有些許愧疚呢”

  “若榮妃不能給出個交代,那她之前做的一切,可都會失色不少”

  “你最近讓小栗子注意點醉花軒周圍,看看有沒有什么陌生的人出現”

  “不止是人,周圍的樹啊土啊的,都要仔細著,看看有沒有被人動過”

  紫衫閃過驚色,手都攥緊了幾分。

  “小主的意思……榮妃要對您動手?是想將柳庶人的死扣在小主頭上么?”

  洛妤嬌將茶杯放下,扶了扶頭上的步搖,“誰知道呢,也可能只會嚇唬嚇唬我吧”

  “柳庶人恨那個給她下毒的人,自然也恨我這個將她推進去的人”

  “若說變成厲鬼來找我索命,也能說的過去”

  “那可是鬼啊,作為一個女子,哪有不怕的呢,你說是不是?”

  紫衫表情有那么點糾結,這話沒錯,可她怎么感覺小主一點都不怕,還挺興奮。

  “小主是有什么計劃么?”

  洛妤嬌茫然搖頭,“我能有什么計劃,我又不怕鬼,他敢來我就敢用大棒子揍他”

  “對,你去讓小栗子弄幾個木棍,醉花軒每個人手里都要有”

  “再多裝點石塊,到了晚上的時候,棍子和石塊都不可離手太遠”

  “一旦有什么不明的東西出現,就給本小主揍,揍不到便用石頭砸”

  “我倒要看看,都成了虛無的鬼,石塊木棍還打不打的到她”

  紫衫噗笑出聲,她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其實是有點怕的。

  被小主這么一說,怎么還挺期待那個‘鬼’找上門了呢。

  “是,奴婢馬上讓他們準備好,在這個事被壓下去之前,定不會有半分馬虎”

  洛妤嬌抬手看了看袖子,“如果不得不出門,便給我找不透的衣裳”

  “讓小栗子給我準備一個能藏進袖子里的棍子,省的路上碰到沒有武器”

  紫衫傻眼,“小主,這晚上出去,必定是被誰召見,帶棍子是不是不太好?”

  洛妤嬌還真思索了一番,“一根棍子是有點不夠,扔出去就沒了,弄兩根吧”

  紫衫:“……”,她是這個意思么?

  “小主,若是去見高位嬪妃,會不會被抓住把柄,給小主定罪?”

  洛妤嬌抬眼,“可有哪一條宮規,規定嬪妃身上不能帶棍子?”

  “這……”,紫衫無話可說。

  宮規沒有,那是因為沒人帶過,誰家好嬪妃出門帶棍子啊。

  這棍子要真被用上,以后宮規有沒有,可就不一定了。

  洛妤嬌挪了挪身子,靠在軟墊上,“放心,不會有事”

  “你抽空去提醒一下許采女,大晚上的,可別把她嚇病了”

  “也不知蕭婕妤那邊有沒有聽到這個風聲,武將的女兒,應該不會太膽小吧”

  紫衫想到蕭婕妤失去孩子之前,那囂張不可一世的樣子,認同的點了點頭。

  “若是之前的蕭婕妤,應該是不怕的,只是,從皇后誕下皇子后,蕭婕妤似乎有些精神恍惚”

  “前兒個奴婢出去的時候,剛巧看到蕭婕妤去御花園散心,比照之前憔悴了不少”

  “不僅沒了之前明艷的樣子,看著好似什么都不在乎了一樣”

  “小主,因為失去孩子一蹶不振的嬪妃并不少見,蕭婕妤會不會就此沉寂?”

  洛妤嬌蹙眉,應該不止是因為孩子,還因為君澈的態度吧。

  蕭薔薇之前一直想讓君澈為失去的孩兒報仇,卻沒得到任何回應。

  不僅沒得到回應,后來君澈去的次數也漸漸變少,一看就是厭煩了。

  現在皇后平安誕下皇子,君澈天天去,視后宮其他嬪妃于無物。

  這樣的反差,是誰都會郁結于心。

  孕婦和剛剛產后的女子本就敏感多思,這般反應也說的過去。

  至于會不會一直這樣,她笑了。

  “不會,如今時間短,蕭婕妤鉆了牛角尖,等時間長了,總會想明白的”

  “蕭家目前可就只有這一個適齡女兒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