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17章 一孕傻三年,她不會也傻了吧
  洛妤嬌摩擦著碗邊,細細思量下,便知這是皇后早就算計好的。

  榮妃看似將后宮管理的井井有條,卻不知,所有宮人都已經對她心生怨念。

  這段時間,后宮發生了三件害人的事,榮妃卻偏偏一件事都沒查清。

  哪怕心中有所猜測,可沒有證據的事,總不能憑猜測給人定罪。

  這些不是榮妃能力不行,而是皇后早將一切蛛絲馬跡掩埋。

  現在來這一手,不僅讓皇上看出她后宮之主的能力,還打擊了榮妃和寧嬪,怎么看怎么劃算。

  也是皇后藏得太深,居然連寧嬪都能算計到。

  不對,應該說薛彩女藏的太深,算計了寧嬪,這才給了皇后可乘之機。

  三皇子交給榮妃養這件事,估計皇后也沒料到。

  榮妃本就有寵,再加上孩子和宮權,皇后也要未雨綢繆了吧。

  就是不知,皇后會扶持誰上位,來奪走三皇子的撫養權。

  “小主”,憐雪帶著桔梗走了進來,每人手中都拿著一個托盤,上面被紅布蓋著。

  “剛剛李公公讓人送了東西過來,奴婢本是想通傳小主的,李公公沒讓”

  “說皇上知道小主怕冷,不用謝恩,只將東西交給奴婢便走了,小主看看?”

  洛妤嬌微微頷首,兩人便將紅布摘了下去。

  憐雪將托盤往前送了送,“小主,小李子說,這是白狐皮做的狐裘披風,又漂亮又暖和”

  “據說白狐難尋,這是皇上還是王爺的時候獵的,榮妃想要都沒要去呢”

  洛妤嬌將手中的碗遞給紫衫,抬手摸上披風,柔軟光滑,看起來就很暖。

  披風上帶著淡淡的龍涎香味道,這披風可不是男式的,怎么染上的這香……誰知道呢。

  她擺擺手,憐雪便將托盤遞給了桔梗,并接過桔梗手里的托盤,那托盤有兩個小罐子。

  “小主,這一罐子是金瓜子,皇上讓您賞人用,另一個……”

  說到這她頓了頓,眼中有一絲笑意,“是酸梅,小李子說,這酸梅是最酸的”

  洛妤嬌挑了挑眉,想到昨夜放在桌上的酸梅,這是上了心?

  她將酸梅拿到手中,打開后,也不知是味道還是下意識想到,嘴里分泌出口水。

  她直接用手拿出一顆放進嘴里,幸福的瞇起眼,這酸度,對她來說剛剛好。

  “那些先放一邊吧,既然是皇上賞的,出門便用著”

  憐雪應了一聲,將狐裘披風和金瓜子放好,帶著桔梗出去了。

  紫衫看了看門外,收回視線,“小主,皇上這般特殊對待,豈不是又讓榮妃的視線放到小主身上”

  “如今……還是要小心為上,也不知此事能瞞多久”

  小主懷孕的事,她和憐雪早就知道,畢竟,小日子推遲根本瞞不過貼身伺候的人。

  當時知道可給她們兩個開心壞了,但也知道懷孕前三個月最危險,容不得半點馬虎。

  如今剛過去一個多月,怎么也要在安穩兩個月才行,只希望越晚被發現越好。

  洛妤嬌將酸梅放下,她嗓子不舒服,這酸梅吃多了也不好。

  “沒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在多一次也無妨”

  “請安恢復,我若處處小心,倒容易暴露,你和憐雪要注意,別露出什么來”

  “特別是你,總跟我出去,在外面的時候,千萬不要表現出在乎我的肚子”

  “任何事我都有分寸,你要相信,你家小主比任何人都在乎自己的孩子”

  紫衫深深吐出一口氣,以前小主總窩在屋內,根本不用擔心什么。

  以后請安的時候不少,還有各種節日,難免需要操勞,她必須控制自己。

  “小主,奴婢知道了,定不會在外面露了馬腳”

  洛妤嬌搖頭失笑,“你也不用那么緊張,平常一樣就好”

  她是不想讓此事提前暴露出去,但若真被人知道也沒關系。

  真到了那時候,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要好處,太后,皇上,都可以去要一要。

  這么一想,好像暴露出去好處更多了呢,這個發現讓她陷入了沉思。

  都說一孕傻三年,她不會也傻了吧……

  ——

  兩日時間,在皇后的審問下,墜兒什么都沒招。

  可她不招沒用,薛采女那邊招了個徹底。

  據薛彩女說,一切皆為寧嬪所為。

  寧嬪害蘇玉瑤,是因為蘇玉瑤乃皇后的人,寧嬪想讓皇后無人可用。

  交給梅香花瓣更不用說了,寧嬪為了三皇子,想直接鏟除兩個有皇子的人。

  陷害洛妤嬌,完全是因為洛妤嬌惹了寧嬪忌憚,若能除去,自然是好的。

  害許采女則是為了泄憤。

  洛妤嬌將柳庶人害了,寧嬪便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斷了洛妤嬌的左膀右臂。

  甚至柳庶人的死,薛采女都猜測,是寧嬪為了滅口動的手。

  這一樁樁一件件,薛采女沒有半點隱瞞,只求皇上開恩,饒了薛家的罪責。

  洛妤嬌坐在梳妝臺旁,聽著紫衫匯報這些事。

  她昨日剛用完晚膳便睡了,倒沒想到,還有這么精彩的事發生。

  若說這些薛采女都知情,她是半點都不信。

  寧嬪和柳庶人不傻,怎么可能將這些秘密的事,說給一個不知道忠不忠心的棋子。

  皇后定是看出薛彩女對寧嬪的恨意,將一些事不經意透露。

  薛彩女那般記仇,為了將寧嬪拉下去,自然是有什么臟水,就潑什么臟水。

  時間這么短,寧嬪又因三皇子亂了理智,想脫罪可不容易。

  今日的請安,皇后定會請君澈前來,為此事下定結論。

  三方勢力的牽制打破,這位帝王又會怎么辦呢……

  “小主,好了”,紫衫拿過狐裘披風。

  其實這天還不算太冷,只是小主怕冷不怕熱,多穿點也是好的。

  況且到鳳儀宮的時候,這披風也就摘下來了,不會有什么影響。

  洛妤嬌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將小木貓塞進荷包,起身向門外走去。

  前兩日下了大雪,本以為會停兩日,沒成想今日清晨又飄起了雪。

  倒是不大,可就是因為這樣,路面要比之前滑一些。

  紫衫將披風為她披上,拿起旁邊的傘打開遞給她,抬手扶著她向外走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