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18章 挑釁榮妃,在雪中被罰跪
  洛妤嬌今日到鳳儀宮時晚了些,大部分宮妃都已經到了。

  別人看到狐裘披風沒反應,宮里的幾個老人卻是知道那披風的來歷。

  顏才人死死握著拳頭,沒忍住咳嗽了兩聲,她的身子因為之前落下了病根,現在連服侍皇上都做不到。

  狐裘披風她知道,當初榮妃沒要來,她便想仗著寵愛試一下,卻只得了兔皮的。

  見洛妤嬌那個樣子,她倒是想發難。

  可她也知道洛妤嬌的嘴有多厲害,她現在身子不好,定是說不過的。

  為了讓洛茹嫣付出代價,她也實在沒有精力再對付一個。

  想到這,她垂下眸子,有著一抹凄涼。

  才多久啊,不到一年,曾經寵愛能與榮妃比肩的她,竟落得如此下場。

  洛妤嬌將披風脫下遞給紫衫,走到自己的位置坐好。

  顏才人的視線她自然是感受到了,只是她不在意罷了。

  那樣的身子,若惹了她,哪一日病入膏肓不小心沒了,也是沒問題的。

  木云霜眼中閃了閃,沒說什么,這件狐裘大衣的出現,榮妃估計會更記恨幾分吧。

  果然,榮妃姍姍來遲,本高傲的面容,在見到那件狐裘大衣時,變了臉色。

  她怎么也沒想到,皇上會這么寵這個賤人。

  對于福身行禮的眾人,她并沒有叫起,走到洛妤嬌面前站定。

  “洛美人還真是得皇上寵愛,連本宮都舍不得給的東西,居然給了你”

  這話可就失了分寸,但凡多思考一下,都不會說出這種自打臉的話。

  洛妤嬌掛著淡笑,“榮妃娘娘說笑了,誰不知道皇上最寵愛榮妃娘娘,珍貴物件從沒少過”

  “這狐裘大衣比照榮妃娘娘宮里的東西,價值不可同日而語”

  “榮妃娘娘若再這般說,嬪妾可是不敢接了”

  “要不,嬪妾遵從榮妃娘娘的意,將衣服給皇上送回去?”

  榮妃臉色沉了下去,“洛美人顛倒黑白的能力還真是厲害,本宮何時有過此意?”

  “誣陷高位嬪妃,洛美人,本宮若不治你的罪,你當這宮規是擺設么”

  洛妤嬌微微抬頭,閃過疑惑,眼底卻是滿滿的挑釁不屑,讓榮妃看個明白。

  “嬪妾沒有污蔑榮妃娘娘啊,榮妃娘娘不是不喜嬪妾得到這衣裳么”

  “難道榮妃娘娘對嬪妾得到這衣裳甚是歡喜?那倒是嬪妾誤會榮妃娘娘了”

  “榮妃娘娘這般有容人之度,是嬪妾想差了,還望榮妃娘娘贖罪”

  “若榮妃娘娘真要因為嬪妾會錯了意,治嬪妾的罪,嬪妾受著就是”

  “只是嬪妾不知道,理解錯了高位嬪妃的意思,要治什么罪呢?”

  “這罪要是治了,是不是代表,以后的宮規也要加上這一條”

  “這……老祖宗定下來的宮規,皇上皇后沒說加,若加了的話,不太好吧”

  權利這事就是榮妃的痛處,誰不想做正室呢,幾個月的恭維,早就讓榮妃迷失了。

  以前說這些話,榮妃還真不一定會做什么。

  但現在有人敢挑釁,特別還是她這個讓榮妃吃過癟,惹榮妃妒恨的人。

  心中的火一直積壓,總是要爆發的啊,現在不就是最好的時候么。

  榮妃被氣的要多陰沉有多陰沉,看著那張挑釁的臉,她厲聲道。

  “洛美人,你好大的膽子,本宮還訓不得你了?”

  “頂撞高位嬪妃,目無禮法,本宮今日就罰你跪兩個時辰,知畫”

  知畫上前,福了福身子,“洛美人請吧,外頭雪下的正好,能讓洛美人清醒清醒”

  洛妤嬌也不含糊,直接起身,“紫衫,跟皇后娘娘告罪,就說,嬪妾不敢忤逆榮妃娘娘”

  說完她是半點不給人反應時間,幾步走出了殿外,就在走道的正中間跪了下去。

  紫衫急的直攥手,可是小主剛剛的話明顯,根本不讓她跟著。

  小主本就怕冷,這下還不得凍壞了。

  坐在后殿的皇后本還在看戲,聽到這話可是坐不住了。

  她怎么也沒想到,平日里半點虧不吃的洛妤嬌,居然就這么出去跪著了。

  榮妃在她的殿內處罰人,若沒罰成也就算了,現在罰成了,豈不是打她的臉。

  皇上馬上就會過來,看到寵愛的嬪妃跪在那,她也不確定皇上會怎么做。

  讓洛妤嬌罰著,那她頂多也就是丟臉。

  但若惹了皇上不快,鳳儀宮的事她豈會不知道,皇上定會對她有微詞。

  好不容易因為四皇子將皇上拴住,萬不可功虧一簣。

  饒是心里焦急,她還是穩著步子走了出去。

  榮妃順了順氣,坐到椅子上,讓所有嬪妃坐下,拿起茶喝了一口。

  木云霜看了眼門的方向,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輕聲說道。

  “榮妃娘娘,皇上一會兒就來了,若看到洛美人跪在那,會不會……”

  榮妃冷哼一聲,“本宮一個妃位,還罰不了一個小小的美人了”

  “本宮就是平日里太過好說話,這才什么人都敢頂撞本宮”

  “本宮今日若不罰她,以后豈不是人人都要效仿”

  話是這么說,她心底還是提了一下,剛剛她是在氣頭上,反應過來已晚。

  都讓人出去了,她總不可能在叫人回來,那她的威嚴何在。

  況且,就算皇上看到了,最多也就是不喜,怎么也不可能落了她的面子。

  木云霜覺得沒這么簡單,但事已經定局,說什么都沒用,希望別太糟糕的好。

  皇后這時姍姍來遲,坐在主位上,所有嬪妃再次起身行禮。

  若仔細看就能發現,榮妃行禮已經沒有以前那么認真,帶了些敷衍。

  皇后本就注意榮妃,這點變化自然看到了,這樣最好。

  “都起來坐吧”,她看了一圈,復又疑惑道,“洛美人呢?可是告假了?”

  榮妃可不信,鳳儀宮發生的事能瞞過皇后,為了不沾染上,還真是會裝。

  她抬眸,再無從前的恭敬,“洛美人頂撞臣妾,臣妾便罰她去外面跪著了”

  紫衫這時走上前跪了下來,“皇后娘娘,小主讓奴婢給皇后娘娘請罪”

  “小主不敢忤逆榮妃娘娘,不能親自給皇后娘娘請安,請皇后娘娘贖罪”

  皇后蹙眉,“這冰天雪地的,怎好讓人在外面跪著,若生了病可如何是好”

  “知畫,去將洛美人請回來,都是自家姐妹,何故就要罰人跪著”

  榮妃手中的帕子攥緊,若真讓人回來了,她的臉面往哪放。

  “皇后的意思,下位嬪妃頂撞臣妾,臣妾也罰不得了?”

  皇后嘆了口氣,“若有人頂撞,自然是罰得,只是,這罰也不能這般罰,知畫,先將人請進來”

  知畫應了一聲,不等榮妃說什么,快步向外走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