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21章 完嘍完嘍,得意忘形過頭嘍
  洛妤嬌垂著眼眸,等旁邊的木云霜起來,她才起身走到位置上坐好。

  解決了一件心事,她心情很好,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一點點,抬頭間,笑意僵住。

  誰能告訴她,這位帝王盯著她多久了。

  她眨了眨眼睛,閃過一丟丟害怕,一丟丟無措,還有一丟丟討好。

  君澈冷笑,收回視線,小人兒最好能想好合理的解釋,否則……

  洛妤嬌身子抖了抖,完嘍完嘍,得意忘形過頭嘍,要想辦法哄人嘍。

  至于被發現…她本就沒想著能瞞過君澈,別說這個帝王了,精明的幾個嬪妃都瞞不過。

  這也是她不敢做太過的原因。

  她掃了一圈,正襟危坐,接下來的事可與她無關。

  皇后見皇上開口,便知此事算過去,轉而說起今日的正題。

  “皇上,今日請您來,也是事關重大,臣妾也不知該如何評判”

  “臣妾覺得薛采女說的話不似作假,皇上可要再問一問?”

  君澈摩擦著拇指上的扳指,視線從寧嬪掃到坐在最末端的薛采女。

  薛采女本是禁足的人,也是今日得了恩典,才能來這里請安。

  “寧嬪,你可有什么要說的”

  事情傳的沸沸揚揚,滿宮就沒有不知道的,這時候裝傻可沒有任何作用。

  寧嬪知道皇后是故意的,不管此事她能不能脫困,宮中都會傳出她惡毒的言論。

  解釋?人心如此,就算解釋了,在別人眼中也只會成為狡辯。

  皇后有子,所有人都會去巴結皇后,真相如何,沒人會去在乎。

  她起身屈膝跪下,“皇上,臣妾一生坦蕩,并未做過這些事”

  “薛采女是與臣妾親近,卻也不過數月時間,人心難測,臣妾又哪里看的清”

  “一切不過薛采女的一人言辭,還請皇上明鑒,臣妾是清白的”

  薛采女從后面上前幾步跪下,看向寧嬪的眼中滿含失望。

  “寧嬪娘娘,您也不要怪嬪妾,嬪妾為了家父,不得不說實話”

  “皇上,之前的事,寧嬪娘娘和柳庶人防備嬪妾,并未將一切告知嬪妾”

  “是嬪妾察覺到不對,多注意了幾分,才知曉其中的干系”

  “那花瓣并非嬪妾讓人交給萍兒,是柳庶人找人冒充嬪妾的人,才做下此事”

  “寧嬪娘娘是不信嬪妾,可自從柳庶人被打入冷宮,寧嬪娘娘也就只有嬪妾可用”

  “嬪妾家父有把柄在寧嬪娘娘手上,這些事牽扯下來,嬪妾也得不了好,這才是寧嬪娘娘放心的原因”

  “嬪妾不求其他,只求皇上看在嬪妾知無不言的份上,饒恕薛家”

  寧嬪側頭,臉上是那么平靜,“把柄?薛家有把柄在本宮手上,本宮怎么不知道”

  “薛采女,你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薛家,若薛家真有把柄在本宮手上,你這般作為,豈不是將薛家推向深淵”

  “本宮知道你恨薛家,恨你父親為了妾室,將你母親至于死地,但也不該這般明顯”

  “你說一切都是本宮做的,證據呢?”

  “除了你以外,你可有人證物證,證明這些事乃本宮所做?”

  薛采女垂下眸子,眼中有那么一瞬間的狠厲,“寧嬪娘娘萬事做的周全,自然是沒留下把柄”

  “不過寧嬪娘娘是不是忘了還有秋夕,那是柳庶人身邊的人,她可是全招了”

  寧嬪被氣笑了,“薛采女,本宮知道你年輕氣盛,可也不能空口白話”

  “秋夕是柳庶人的貼身宮女,她招了與本宮何干?”

  “還是說,你要將柳庶人的罪責,再強行安到本宮頭上”

  “一罪指二人,薛采女還真是好算計,誰教你的這個道理”

  薛采女似是豁出去般,聲音都大了些,“寧嬪娘娘,柳庶人是你身邊的走狗,這誰都知道”

  “若沒主人的吩咐,這狗豈會亂咬人”

  “一樁樁,一件件,寧嬪娘娘,你敢發誓,就與你半點關系都沒有么?”

  寧嬪轉頭看向上首,恢復了之前的平靜模樣。

  “皇上,薛采女想憑一張嘴給臣妾安罪名,臣妾是斷然不會認的”

  “柳庶人與臣妾交好,這并不能說明什么”

  “總不能誰與誰交好,一人犯了錯,就要兩人承擔,豈非太過荒謬”

  她不是沒有思量,皇后想用此事將她徹底拉下去,她也想用此事洗脫之前的罪名。

  一旦這件事解決,之前給大公主下藥的事便與她無關。

  她不僅能奪回孩子,位分也能恢復,更會得到帝王的幾分愧疚。

  流言蜚語算什么,只要她能翻身,一切都是勝利者書寫的。

  皇后臉上已經沒了笑意,后宮之主的威嚴盡顯。

  “寧嬪,你可還記得芳云,她是你的人吧”

  “你讓她給許采女下藥,此事你總不可推脫,而且……”

  她突然露出一絲憐憫,“柳庶人怎會對你沒有半分防備,她將你們所謀之事都記了下來”

  “秋夕招供你不怕,因為秋夕本就是你的人,你知道秋夕不會供出你來”

  “可柳庶人身邊還有一個藍雨,她最是忠心,但她忠的是柳庶人”

  “在得知柳庶人已死,很可能是被殺人滅口,她什么都招了”

  寧嬪閃過疑惑,“皇后娘娘的話臣妾不懂,臣妾并未與柳庶人謀過什么事”

  “芳云也不是臣妾的人,不過是臣妾有次見她可憐,給她送了一碟糕點”

  “秋夕就更不可能是臣妾的人了,誰會將別人的人放在身邊多年”

  “皇后娘娘若有什么證據可以拿上來,臣妾問心無愧”

  皇后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她早知道寧嬪難纏,卻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竟連眼神都不曾變過。

  她給旁邊初夏一個眼神,初夏微微彎腰,從后面一個小宮女手上接過一個托盤,緩步走到下面。

  “寧嬪娘娘,這是柳庶人親筆所寫,雖沒寫明確,卻也足夠說明一些事了”

  寧嬪拿起薄薄的冊子翻開,上面寫了柳庶人那些害人東西的來路。

  其中有幾樣,明晃晃寫著東西是從她這拿的,包括泡花瓣的落霞。

  她只是隨意翻了翻,便將冊呈上。

  “皇上可以看看,這冊子絕對不是柳庶人寫的,臣妾愿意與藍雨對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