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30章 三皇子殤,皇后的手段
  承乾宮內,所有人噤若寒蟬,連呼吸都放輕了不少。

  寧嬪伏在床邊,眼淚止不住的流,整個身子因害怕而顫抖。

  嘴里不住喃喃自語,“煊兒,母妃在,母妃在,煊兒你醒醒啊……”

  榮妃站在遠處,臉色蒼白,不時看向床邊站立的明黃身影。

  自從來了這里,皇上什么都沒有問,只專注盯著三皇子,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救人。

  她剛被奪了宮權,皇上要求她好好照顧三皇子,轉眼便出了這等事,

  不僅出事,還是當著她的面,哪怕不是她造成的,她也逃脫不了罪責。

  洛妤嬌進來便看到這種情況,她對著皇后福了福身子,也沒說話,站到了一邊。

  現在這種情況,說話才是讓人厭煩,誰也不會計較這些。

  她暗暗掃了一圈,那邊的太醫一直在擦汗,就沖這個樣子,便知三皇子不太好。

  她特意在皇后臉上多停留了一會兒,那擔憂的神色,看不出半點問題。

  三皇子出事,能扭轉很多事情,最大的獲利者絕對是皇后。

  具體情況她不知道,小栗子沒說,代表他也是半路得到的消息。

  時間短,更沒有時間去探查,只能來這里看情況再說。

  她微微往后挪了挪,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可不想被遷怒。

  離承乾宮最遠的就是瑤華宮,她來了之后,便只剩蘇玉瑤沒來。

  而就在蘇玉瑤進來的那刻,李太醫顫顫巍巍跪了下去。

  “皇上,三皇子…三皇子,殤”

  寧嬪眼睛驟然瞪大,嘴巴大張,連哭聲都發不出來。

  似是傷心過度,吐出一口血,暈了過去,太醫又慌亂的救治寧嬪。

  君澈站在那里良久,狠狠閉上了眼睛,再睜眼時,一片冰冷。

  他轉身看向榮妃,隨后掃向蘇玉瑤,若沒記錯,就是蘇玉瑤進來的時候,三皇子沒了。

  這種想法很偏激,也很沒有依據,但誰讓撞上了呢,他現在心里煩躁,遷怒也是正常。

  良久,在蘇玉瑤有些發抖的時候,他才抬步向外走去。

  榮妃踉蹌了一下,剛剛的眼神,明明是怪她的啊,心里泛起苦澀,卻什么都不能說。

  皇后嘆了口氣,滿臉疲色,“都跟著”,說完轉身離去。

  洛妤嬌抬頭看了一眼床上,那小小的身影,說沒便沒了。

  帝王之家,爾虞我詐,能活到成年的皇子,真的不容易。

  她慢慢撫上小腹,這個孩子,她需要再多做些打算了。

  沒再多想,她跟上前面的腳步,去了另一側偏殿。

  君澈坐到上首,揮手讓人坐下,隨后兩個小太監押著薛采女上前。

  洛妤嬌愣了一下,這里居然還有薛采女的事,看來,三皇子是薛采女推下去的啊。

  只是,薛采女怎么就這么恨寧嬪,當初許沁靈說的那些話定不會至此。

  因為月桃的死?看平日薛采女對月桃的態度,不像,那到底是為什么呢。

  她轉頭看向上首旁邊的位置,皇后?

  隨后又想到薛采女身邊重新撥過去的小太監,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狠呀,太狠了,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是在許沁靈動手后,順水推舟么。

  她垂下眸子,手用力摩擦了一下帕子。

  幸好她抽身早,沒讓許沁靈繼續,還讓人搬離了敏秀宮。

  否則今日的事,定會拉扯到她的頭上,就算她能脫身,許沁靈也難以脫罪。

  皇后沒讓人暗示薛采女去殺寧嬪,也是一步極高的棋。

  對于一個母親來說,孩子的死,比自己的死還要難受。

  后宮三足鼎立的狀態不可能被打破,沒了寧嬪,還會有其他嬪妃,那還不如讓寧嬪繼續待著。

  此事過后,因為愧疚,再加上柔福宮的宮人沒問出什么東西,寧嬪恢復妃位已成定局。

  薛采女是動手的人,榮妃帶著體弱的三皇子出來也難逃此咎。

  薛采女死是必然,那寧嬪的恨意會對著誰呢,自然是搶了孩子,還沒保護好的榮妃啊。

  到時候,皇后便能安心調養四皇子的身體,等四皇子長大。

  若薛采女殺的是寧嬪,讓其他嬪妃做了三足的一點,可就不一定會與榮妃針鋒相對了。

  不過,洛妤嬌眼里閃過一絲光亮,皇后想過的安穩日子,怕是維持不了多久。

  年節大封后宮,一切風云變幻,能不能按照皇后的想法走,也要看帝王肯不肯。

  她看向跪著的薛采女,那臉上還帶著笑意,只是在看到寧嬪沒有來的時候,有些失望。

  君澈拿起旁邊的茶杯摔了下去,正好砸在薛采女的頭上,留下紅腫一片。

  “三皇子那般年幼,你怎么下的去手”

  薛采女低低笑了,“我為沈寧心做了那么多事,一心跟著她”

  “她呢?防我不說,把我當做棋子,害我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去,竟還想置我于死地”

  “她不是想殺我身邊的人么,我就是要讓她生不如死”

  說到這,她一臉遺憾,“可惜啊,沒欣賞到她現在的模樣,她現在一定很傷心吧,哈哈”

  君澈手驟然握緊,隨后松開,臉上平靜的可怕。

  “你不畏死,更不擔心牽連薛家,你讓煊兒走的不安穩,朕便讓你也嘗嘗那滋味”

  “薛采女,貶為庶人,壓去慎刑司,喂一碗啞湯,貼加官”

  “別弄死了,好吃好喝的喂著,朕要讓她永遠活在死亡邊緣”

  薛采女愣住,反應過來起身便想撞向旁邊的柱子,被早已防備的太監攔下。

  她掙扎著,卻跟本掙脫不開,“皇上,你不能這么對我,不能……”

  后面的話已經被小太監用東西堵住,只余“嗚嗚”聲,被太監拉著走遠。

  洛妤嬌輕咬嘴唇,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后宮嬪妃犯錯,最多也就是處死。

  像這般用刑,讓人生不如死的事,真的從未發生過。

  她突然有些心驚,是她想的太簡單了,以為入了后宮,最多不過死罷了。

  可她從未想過,還有這種讓人一直活著,卻一直痛苦的做法。

  她偷偷看向上首,正好看到君澈掃了她一眼,那一眼包含太多。

  生不如死……她信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