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32章 嬌嬌,你說,朕是不是錯了
  洛妤嬌抬眸看向上首,隨后收回視線。

  那嬤嬤能得到寧嬪的信任,必定跟在身邊多年,并且有把柄在寧嬪手上。

  寧嬪那么精明,沒有把握的人,不會放在三皇子身邊。

  若那嬤嬤真是皇后的人,皇后這一步棋,怕是在很久以前就布下了。

  而嬤嬤所謂的把柄,或許也是假的。

  這些不過是她的猜測,事實如何已經無人能給她答案,答案對她來說也不太重要。

  她只要知道,上面這位皇后娘娘不簡單,就算嬤嬤沒問題,此事也與皇后脫不了關系。

  她想好好活著,舒服的活著,便要嚴防死守,不給皇后鉆空子的機會。

  殿內寂靜的可怕,顯得凄厲慘叫更加明顯。

  君澈沉默良久,外面那些宮人漸漸沒了聲息,他才看了一圈眾嬪妃。

  “都回去吧,榮妃也不必留下,朕想靜靜”

  皇后有眼色的站起,福了福身子,“臣妾告退”

  所有嬪妃也起身行禮,按著位分,一個個靜靜的離開。

  洛妤嬌回頭看了一眼,君澈垂著頭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什么。

  應該是傷心的吧,那可是從王府里帶出來的孩子,是第一個活下來的皇子。

  她突然有些想知道,這位帝王會不會后悔,后悔沒讓暗處的人將皇子救出來。

  以那些暗衛的實力,只要出手,皇子估計還沒落到水里,便能被拉上來。

  隨后她收回視線,離開了承乾宮,看著樹尖上的積雪,笑的諷刺。

  他不會后悔的,暗衛一旦暴露,將會是無窮無盡的麻煩,前朝后宮都將產生猜忌。

  那是帝王最后一張底牌,除非自身安危受到威脅,必定不會讓暗衛出現在人前。

  她再次撫上小腹,什么護她周全,她半點不信,這個孩子只能靠她自己。

  “姐姐”,許沁靈追了上來,臉上紅撲撲,很是可愛。

  她看了看周圍,小聲說道,“姐姐走的也太快了,是在想剛剛的事么?”

  洛妤嬌不經意放下手,帶了絲傷感,“是啊,感覺人命是那么脆弱”

  “你最近多去陪陪太后吧,太后挺喜歡三皇子的,此事定會讓太后傷神”

  許沁靈點了點頭,“好,姐姐不要想太多,注意身子”

  洛妤嬌勾了勾唇角,輕輕“嗯”了一聲,沒再多說什么。

  兩人一直走到岔路口,道了聲別,洛妤嬌才向瑤華宮走去。

  紫衫扶著她,確定周圍沒人后,露出一些擔憂的神色,“小主,可還好?”

  剛剛親眼看到三皇子殤,又聽了那么久的慘叫聲,若小主膽小,定會不舒服的。

  洛妤嬌搖了搖頭,沒有任何勉強的神色,“別擔心,我沒那么膽小”

  “這幾日醉花軒都安靜些,能不出去就別出去吧,省的被遷怒”

  “年節將至,你們也多準備些東西,等家宴后,我與你們一起守歲”

  紫衫露出一絲笑意,又立刻收了回去,現在可不能笑,容易招禍。

  “奴婢知道了,小主,您走慢些,小心身子”

  洛妤嬌縮了縮脖子,“不行,好冷,我出來都沒換衣賞,這衣裳有些薄了”

  聞此,紫衫也不敢在遲疑,只能多護著點小主,加快了些腳步。

  孕期生病最是難熬,很多藥都不能吃,需要生生挺過去,她可不能馬虎。

  ——

  醉花軒內,洛妤嬌回來便縮進了被子里,憐雪一直拿湯婆子捂著,很暖和。

  她剛緩過來一點,一陣腳步聲傳來,直接進入屋內,坐到床邊。

  君澈伸手將小人兒拉過來抱進懷里,還不忘用被子蓋住,頭埋進她的頸窩。

  洛妤嬌愣了一下,小心開口,“皇上?”

  君澈沒說話,就那么靜靜抱著她,良久,久到太陽都落了下去,他才呢喃出聲。

  “嬌嬌,朕難受”,聲音是那么沙啞,帶著一份濃濃的哀傷。

  他是帝王,不能顯示出自己的脆弱,可在這里,還是說了出來。

  說之前是猶豫的,猶豫了很久,說出來后卻覺得心下一松。

  原來將傷心分享出去,真會變得沒那么難受,就像有人一起承擔了一樣。

  似是因為說出了第一句,后面的話便沒那么難說,低低的嗓音繼續響起。

  “朕記得,煊兒剛出生的時候,那么小,太醫診斷活不過一歲”

  “是朕用盡一切辦法,珍貴藥材堆積,才讓煊兒保住了性命”

  “煊兒八個月的時候,奶聲奶氣的喊著父王,朕那時覺得,這孩子一定很聰慧”

  “抓周的時候,煊兒抓了一柄小木劍,那是朕親手削的,朕開心的陪了他好幾日”

  “可從那以后,朕忙于政務,對煊兒的關心便越來越少”

  “朕想著,若當初沒讓煊兒離開寧嬪,煊兒就不會出事,還會奶聲奶氣的喊父皇”

  “嬌嬌,你說,朕是不是錯了”

  洛妤嬌本輕輕環著的手用了些力,安撫的意味明顯。

  所有人都覺得寧嬪傷心欲絕,又有誰能理解,帝王失子,怎會真的那么平靜。

  她看著床頭的輕紗,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也或許,不需要什么安慰,只要陪伴著就好。

  錯與不錯,都不是她能說的。

  將三皇子交予榮妃撫養,是帝王的抉擇,若不交,便是一個父親的抉擇。

  顯然,坐上了尊位,便身不由己。

  她其實不懂,這般兜兜轉轉下,寧嬪榮妃都沒拉下來,到底是為了什么。

  難不成就為了打消寧嬪的野心?或者,沈家有什么企圖,這是在敲打沈家。

  也不是沒可能,有些人總是自不量力,沒那個能力,偏想惦記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不再想其他,兩人就這么靜靜的坐著,從夕陽西下坐到月夜當空。

  一陣“咕咕”聲響起,洛妤嬌尷尬的動了動,想將那亂叫的肚子按住。

  君澈悶笑出聲,抵住了她的額頭,“餓了?”

  洛妤嬌看著那雙有些泛紅的眼睛,點了點頭,“餓了,皇上陪嬪妾用膳可好?”

  君澈直起身子,手撫上小人兒的肚子,“朕的皇兒也餓了吧,陸勤,傳膳”

  陸勤在外面都急的轉圈了,聽到聲音,比撿了銀子還開心,趕緊應了一聲,吩咐宮人準備。

  洛妤嬌附上君澈的手,靠在他的懷中,“是啊,皇兒也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