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55章 顏才人的怪異,洛妤嬌暗示
  紫衫眼神一厲,“顏才人,娘娘貴為嬪位,豈是您能隨意污蔑的”

  “污蔑?”,顏才人冷哼,“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茹婕妤臨死前的話總會讓人信服幾分”

  “珍嬪娘娘,嬪妾想聽娘娘給嬪妾解惑,不知娘娘可否如實告知?”

  洛妤嬌眼含譏諷,“顏才人,若本宮沒有猜錯,茹婕妤病癥怪異不是你的原因么,你可別告訴本宮,你沒出手”

  顏才人眼中微閃,垂下了眸,“是,嬪妾是動手了”

  “可嬪妾只是最初動了手,那藥只會讓茹婕妤病情延遲,不會要了她的命”

  “珍嬪娘娘手眼通天,不會不知道茹婕妤的病癥前后不同,后來動手置茹婕妤于死地的并非嬪妾”

  “嬪妾敢問娘娘,不是娘娘將計就計,借嬪妾的手將茹婕妤除去么?”

  “嬪妾和茹婕妤皆與娘娘有間隙,九葉花讓嬪妾失了位分,砒霜損了嬪妾的身子,如今又不知何原因,嬪妾連命都要沒了”

  “珍嬪娘娘,嬪妾只想問個明白”

  洛妤嬌沒想到她還真就承認了,詫異一瞬恢復了原樣。

  “你如此說,是覺得皇上包庇了本宮么?”

  “茹婕妤與本宮關系如何你不是不知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種話你居然也信?”

  “本宮說句不好聽的,試問,若是顏才人你自己,在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可有想臨死也拉個墊背的?”

  “茹婕妤的性子如何,你與她斗了這么久還看不明白?”

  “本宮可沒未卜先知的本事,連皇后都不知道的事,本宮又如何知道你們的準備”

  “不過是本宮看透了你們的計謀,想辦法躲過去罷了”

  “本宮沒做過的事,本宮不會承認,無論是砒霜,還是你們的病癥,都與本宮無關”

  “這樣跟你說吧,你和茹婕妤……本宮實在不屑出手”

  “長點腦子,什么都聽別人的,只會成為別人手里的刀”

  “許寶林,我們走”

  許沁靈微微福了福身子,“顏才人,珍嬪娘娘這是在提點您,顏才人也該好好想一想”

  “茹婕妤已經歿了這般久,顏才人今兒才來問珍嬪娘娘,可見是有人又在顏才人耳邊說了什么”

  “顏才人應該知道,一旦您動了什么歪心思,后果都不會好”

  “時日無多?這結論真假可尚未定論呢,太醫也有‘失誤’的時候不是?”

  “就算是真的,嬪妾覺得,顏才人也是想平靜安詳的……”

  “顏才人,話已至此,可莫要成了別人對付珍嬪娘娘的棋子啊”

  說完她又福了福身子,追上了前面的洛妤嬌。

  一年時間,姐姐提點,太后教導,很多事她都學會了。

  顏才人所說太醫診斷,當真是笑話。

  這件事若不是顏才人自己說,那是半點消息都沒傳出來。

  要說顏才人能完全收買太醫,她是不信的。

  現在給顏才人診脈的是吳太醫,一個之前顏才人不屑用的人,真會被收買么?

  她不知道吳太醫是誰的人,但想來也是高位嬪妃,甚至是皇后的人。

  這般下來,病情又哪里瞞得住。

  此診斷若是真的,那高位嬪妃有意瞞下來,就是為了利用顏才人對付姐姐。

  畢竟姐姐不知道的情況下,也不會覺得顏才人會做什么過激的行為,難免疏忽。

  若此診脈是假的,那就更是高位嬪妃想害姐姐。

  一個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又發現從前種種都是姐姐所做,豈能不恨。

  命都要沒了,也就無所顧忌,會做出什么誰也不知道。

  看來姐姐這一胎,讓一些人坐不住了。

  不過她還是有些疑惑,顏才人這般想瞞住病情,又為何在今日自己說了出來,還質問姐姐。

  真要想對姐姐動手,不該隱在暗處么。

  可若不想對姐姐動手,今日這一番話又是為了什么。

  心中擔憂,她也就問了出來,“姐姐,顏才人這般質問是為了什么?她會不會對姐姐動手?”

  洛妤嬌嘆了口氣,“她不會動手,她啊,在向我求助”

  “求助?”,這下許沁靈和紫衫都驚著了。

  就沖剛剛那番話,怎么也聽不出示好的意思吧。

  洛妤嬌輕笑,“很不可置信吧,但確實如此”

  “顏才人身邊的人并非忠心于她,她不敢輕舉妄動,只能以這種方式向我傳消息”

  “她知道自己的病癥奇怪,怕也步了茹婕妤的后塵”

  “她何嘗不知太醫的話不可信,可她沒辦法,不管按不按背后之人的意思來,她都活不長久”

  “她就是想告訴我,有人想利用她來害我,只要幫她,就是在幫我自己”

  “整個后宮,她現在能求助的也就只有我了,哪怕我與她有仇,她也必須試試”

  “生死之事,誰又能不害怕,誰又不想掙扎一下呢”

  “她也是在賭,這一次她這么做,背后之人定會有所察覺,我若不幫她,還不知她會怎么樣”

  “不過我剛剛的話也算是幫了她一點,傳回去背后之人也不會覺得我發現了什么,免得顏才人狗急跳墻”

  許沁靈垂頭思考好一會兒,“可是姐姐,萬一她這是虛晃一招呢?”

  “虛晃一招?”,洛妤嬌摩擦著手爐,“你說的也不無道理”

  “不過無妨,不管她是真有求于我,還是以此達到什么目的,我遠著她就是了”

  “我不會幫她,也會讓人防著她,總歸,多注意點就好”

  “真正要小心的是你,你與我交好,又有太后撐腰,我們聯手可是有許多人看不慣”

  “虛晃一招也可能是讓你我提升警惕,處處防范小心,反而忽略了你”

  “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能拉下我最強的助力,說不定就驚動了我的胎氣,來個一舉兩得”

  “就算我安好,沒了助力,我也只能孤軍奮戰,可是會好對付不少”

  許沁靈心下一凜,她還真沒想到這一層,“姐姐,有太后在,她們怎么敢……”

  “怎么不敢?”,洛妤嬌打斷她的話,“宮里的人狠著呢,顏才人都那個樣子了,就算查,死無對證,又能查到什么?”

  “別抱有什么僥幸心理,小心無大錯”

  “以后你就像往常一樣,每日去太后宮中待著,無論在哪里都要有人陪著”

  “若誰想支開你身邊的人,別管,拿太后壓她,她也說不出什么”

  “你宮中讓小橙子看住了,新安排的宮女太監是人是鬼還不清楚,可別被他們鉆了空子”

  “如果有解決不了的棘手之事,要么去找太后,要么來找我,什么宮規禮儀都不要管,大不了被罰一罰,總比丟了性命強”

  許沁靈見她說的如此嚴重,也不敢不重視,“姐姐的話妹妹定謹記,姐姐也要萬事小心”

  洛妤嬌點頭,察覺到有宮人過來,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今兒想吃鍋子了,要不要去我宮里與我一起?花蕊的手藝你還沒嘗過呢”

  許沁靈欣然接受,姐姐愿意與她親近相處,是對她的認可,她自然不會拒絕。

  洛妤嬌與她閑聊著回宮,視線掃過暗處跟著的人。

  她都說的這么清楚了,皇上看重她的孩子,總會有些行動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