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58章 只要是她送的,就是無價之寶
  洛妤嬌坐上轎攆,抬轎子的并非各宮宮人,基本都是內務府配置。

  不過她的有些特殊,是皇上專門吩咐,特意挑了奴才和轎攆專門給她坐的。

  每次轎攆來接她時,小栗子都會帶著小榛子檢查一遍又一遍,一直到她要坐上去才收手。

  那幾個太監也不惱,應該是早就被吩咐過,再加上小栗子會說話,不時送些銀子吃食,幾人相處的很好。

  洛妤嬌對此很放心,晃晃悠悠間便到了鳳儀宮。

  紫衫掀開轎簾,“娘娘,到了”

  洛妤嬌伸手,由鈴蘭扶著下了轎攆。

  鳳儀宮被布置的很漂亮,與家宴時差不多,擺了足夠的桌椅,上面放了些糕點。

  宮人忙忙碌碌端著托盤行走,路過嬪妃時還要行禮,挺累的。

  “姐姐”,許沁靈來的早,見到她迎了上來。

  “姐姐今日好漂亮,姐姐早該如此打扮”,她湊近壓低聲音,“比榮妃和瑜嬪還要漂亮”

  洛妤嬌抬指點了下她,“在太后身邊久了,這嘴是越發甜了”

  許沁靈笑彎了眼,“姐姐可別覺得妹妹是在哄姐姐,妹妹我呀,說的可都是實話”

  她看了看周圍,小聲低語,“姐姐,剛剛知畫來了,說是榮妃想參加今日的萬壽節”

  “皇后娘娘見了知畫,具體說了什么不知道”

  “不過看知畫離開時的臉色,皇后娘娘應該沒同意,不知道會不會去找皇上”

  洛妤嬌挑眉,“榮妃的禁足是皇上下的令,皇后娘娘自然不能輕易同意”

  “今兒日子特殊,若知畫去找皇上,皇上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不會不同意”

  “榮妃明明可以直接讓知畫去找皇上,為什么要轉彎來找皇后?”

  許沁靈也不懂,“我也覺得奇怪,姐姐你說,這其中會不會有什么陰謀?會不會是要算計皇后?”

  洛妤嬌搖頭,“誰知道呢,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與我不能坐在一起,一定要多加小心”

  她是真的不知道,榮妃不是沒腦子,只是常年處于高位,很多事變得理所當然。

  如今被禁足,深宮之中,整日閑著,這腦袋可不要動一動了。

  至于到底有何目的,她又不是榮妃肚里的蛔蟲,她哪里能知道。

  若是針對皇后,她樂得看戲,若是針對她,那也要看榮妃有沒有本事成功。

  許沁靈暗暗嘆了一口氣,想在這后宮好好生存,當真是累人的很。

  “姐姐也要多加小心,人來的差不多了,妹妹我先過去了”

  “去吧”,洛妤嬌扶著肚子,由鈴蘭攙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力氣大就是好,她將整個身子重量都放壓鈴蘭身上,鈴蘭連臉色都不會變一下,好像還挺輕松。

  自從鈴蘭來了之后,扶著她的都是鈴蘭,紫衫可輕省不少。

  鳳儀宮的宮人見她坐下,端著托盤送了碗羹湯。

  “珍嬪娘娘安,這是皇后娘娘特意吩咐給娘娘的,請娘娘慢用,暖暖身子”

  洛妤嬌點頭,“放下吧,替本宮謝謝皇后娘娘的美意”

  她拿起湯匙撥弄羹湯,仔仔細細檢查了下,確定沒有問題才送入口中。

  湯羹的味道與花蕊做的相比差了許多,不過她也不是挑嘴的,慢悠悠喝著。

  可能懟蘇玉瑤那次太狠,讓所有人有了警惕,最近請安都沒人找她的麻煩。

  知道她不會與她們虛與委蛇,除了問安,連話都少說。

  顏才人自從上次一番談話后,也沒再找她,平日見了也不會往上湊,不知道心里如何想。

  她每次請安都像走過場一樣,坐轎攆去,不咸不淡聽幾句,吃吃糕點,再坐轎攆回宮。

  皇上沒空來后宮,連看戲她都看不成,全程只問安皇后,其余一句話不說,今天亦是如此。

  不過與往日不同的是,她總能察覺到有視線落在身上,包括上首剛來的皇后,可見她今日確實有些出風頭。

  直到皇上過來,落在她身上的眾多視線才消失,也讓她多了幾分自在。

  不是怕這些人,完全是故意顯擺有些累,出一次風頭,就要到極致不是。

  讓她意外的是榮妃居然沒來,也不知是皇上沒同意,還是榮妃沒讓知畫去求。

  兩種情況,卻是兩個心思結果,她倒要看看,榮妃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君澈走到上首坐下,微微擺手,“都坐吧,今兒也沒外人,都別拘著了”

  “謝皇上”,嬪妃應聲落座。

  洛妤嬌坐下后抬眸,正好看見皇上看她,微微一笑,勾人的很。

  只一眼,她收回了視線,頭微垂,右手撫上小腹,那是一種別樣的美。

  君澈拿起前面的茶杯一飲而下,視線卻一直沒有移開。

  小人兒真是越來越會了,大庭廣眾之下就敢勾引他,等她產下皇嗣,總要好好‘罰一罰’。

  皇后有所察覺,視線掃過,面上看不出什么。

  “皇上,眾姐妹為皇上準備了許多才藝,皇上可要看看?”

  君澈這才收了視線,點頭,“你們有心了,那就看看吧”

  皇后給旁邊的初夏示意,初夏低眉退下,很快就有宮人抬著琴上來。

  蕭薔薇起身行禮,坐到琴邊,“臣妾今日撫琴一首,恭祝皇上萬壽無疆”

  琴聲陣陣,皇后倒了一杯酒,“皇上,您連日勞累,總算可以歇一歇了,臣妾先敬您”

  君澈給面子的與她碰了碰杯,“皇后操勞,朕有你是福分”

  皇后難得露出一絲嬌羞,“能為皇上分憂,才是臣妾的福分”

  “皇上,臣妾為皇上準備了萬壽禮,還請皇上收下”

  晚秋拿著托盤上前幾步,下面的嬪妃本就一直注意著皇上,自然聽到了這些。

  她們也想看看,皇后會送皇上什么。

  晚秋將托盤的紅布掀開,一陣微微的光澤散發,竟是極大的夜明珠。

  皇后笑的溫婉,“皇上,這是臣妾母親偶然得到,在佛寺中供奉許多年,說是沾了佛性”

  “今日臣妾將此物送與皇上,望皇上能永保安康”

  君澈拉過她的手拍了拍,“皇后有心了,陸勤,收下”

  下首的嬪妃互相看看,按著位分也開始送禮。

  洛妤嬌明面上送的還是那副畫,別人有沒有覺得她送的禮輕不重要,皇上喜歡就行。

  看看那禮物的位置,是唯一一個與皇后一樣單獨放置的,都這樣了,沒有哪個嬪妃敢多嘴討皇上厭煩。

  這也讓嬪妃之間看清,洛妤嬌的榮寵到底有多少。

  明明很普通的東西,只要是洛妤嬌送的,在皇上眼里就是無價之寶。

  嫉妒的有,忌憚的也有,具體如何想,就只有她們自己知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