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79章 特殊寓意的禮物,皇后的不甘
  洛妤嬌也不在意,本就是為了惡心榮妃,目的達到,沒必要再繼續。

  抱著小五顛了顛,小孩兒不大,抱一會兒倒是很沉。

  “皇上駕到,太后娘娘駕到,皇后娘娘駕到”,外面再次傳來唱和。

  洛妤嬌挑眉,看了榮妃一眼,這是踩著時間進來的吧,就是不想看到她?

  不過也對,一年前她還是一個小小的寶林,是榮妃曾經想拉攏又看不上的人。

  現在不過一年多的時間,她已經與榮妃平起平坐,甚至因為有寵又有子,要比榮妃尊榮還盛,榮妃能甘心才怪。

  眾人再次行禮,君澈擺擺手,“都坐吧,沒外人,都別拘著”,隨后便大步走到了洛妤嬌面前,將她扶起,逗弄著小皇子。

  “這孩子是不是又長了?”

  洛妤嬌輕笑著點頭,“是長了,小孩子長的快,一天一個樣,三日前穿著正好的衣裳,今日穿著就小了”

  太后也走了過來,伸手將小五接了過去,“哎呦,是長了不少,在長下去,皇祖母可就抱不動了”

  君燁啊啊著伸出小手,抓住太后的衣裳就不松手,小嘴裂開了笑。

  太后被逗得開懷,“皇帝你看,這孩子是真招人疼,茯苓,把哀家準備的滿月禮拿過來”

  茯苓端著盒子彎腰奉上,太后從中拿出一塊玉佩,放在小五另一只手里。

  “燁兒乖,看看喜不喜歡?”

  君燁眨眨眼,松開了抓住太后衣裳的手,兩只手費力的抱住玉佩,死死的抓住,那樣子是喜歡極了。

  太后眼角都笑出了褶子,“你這小家伙,還挺識貨”

  皇上閃過驚訝,“母后,這不是父皇送給您的第一個禮物”

  太后露出一絲懷念,“是啊,這塊玉佩曾經是你父皇一直貼身戴著的,后來給了哀家,哀家也戴了許多年”

  “你父皇一直想要個這樣乖巧的皇孫,現在哀家將玉佩送給燁兒,讓他從小戴著,也希望先皇能保佑燁兒平安”

  洛妤嬌遲疑著開口,“太后,這是不是太貴重了,燁兒還小,萬一摔了豈不是罪過”

  太后擺擺手,“送出去的東西,哀家就沒收回來的道理”

  “你看燁兒稀罕的樣子,又哪里會讓玉佩摔了,就算真摔了,這玉瓷實,摔不壞”

  “珍妃你不用太在意,東西給了燁兒,就是燁兒的,以后這玉如何,哀家不會過問”

  洛妤嬌福了福身子,“那臣妾就替小五多謝太后了,太后快坐,小五看著不大,抱著卻沉,可別累到了太后”

  太后就喜歡她不做作,笑瞇瞇的坐下,“燁兒長的好,哀家開心,抱不動哀家就少抱會兒,是不是啊燁兒?”

  君燁張嘴吐出個泡泡,那樣子可愛的緊。

  君澈覺得好笑,也拿出禮物放到他面前,是一枚扳指,被穿在紅繩之上。

  “這是朕登基前戴的,今日就送給小五,讓他戴著玩”

  君燁啊啊著想夠,可手里抓著東西,手也不太好使,聲音都急促了幾分。

  君澈笑著將紅繩掛在他脖子上,“真是個貪心的,跟你母妃一樣”

  洛妤嬌嬌哼一聲,“皇上慣會取笑臣妾”

  “小五才不是貪,平日里別人給的東西,小五可沒這么急切的想要過”

  “小五只是喜歡皇上,不管皇上送什么,小五都會當寶”

  “不過皇上送的東西還是不如太后送的,小五那么想要,都沒松開這手呢”

  太后虛空點了點她,“你這張嘴啊,最是甜”,隨后看了看周圍,“你們也都坐吧,別都站著了”

  皇后立在一旁,笑容有些僵。

  在路上的時候,太后和皇上就一直在說五皇子,來了之后,還是都圍著五皇子轉。

  看看三人一孩童之間的氛圍,容不得別人插足半步,她在一旁像個多余的外人。

  她是皇后,是皇上的正妻,就算這孩子不是她親生的,那她也是孩子的嫡母。

  妾終究是妾,皇上和太后怎能撇下她這個正宮皇后,事事圍著一個妃子。

  還有這禮物,當初四皇子辦滿月,皇上太后送的東西哪里這般用心過。

  如此區別對待,她心里怎會沒有意見,皇上太后當真不顧她的臉面么。

  指甲陷入肉里,痛意讓她漸漸平靜,嘴角微動揚起,又變成那個端莊的皇后。

  “臣妾也給五皇子準備了禮物,初夏”

  初夏端著托盤送到洛妤嬌面前,“珍妃娘娘,這是皇后娘娘專門讓人打造的長命鎖,祝五皇子命途坦蕩”

  洛妤嬌福了福身子,“臣妾謝皇后娘娘”,隨后看了紫衫一眼。

  紫衫上前接過,將禮物單獨放置,以示尊重。

  其他嬪妃見此,也紛紛將禮物送上。

  這些東西洛妤嬌可不敢讓小五近身,都讓紫衫收好,等回去再細細檢查。

  能用的到時候送人,不能用的就只能吃灰了,斟酌著還可以告一狀,不錯。

  禮物送完,宴席開始,沒外人,也就隨意了一些。

  洛妤嬌作為五皇子的母妃,特例坐在了皇上與太后之間。

  君燁身子好,一直都很精神,又乖巧,大眼睛提溜亂轉,半點困意都沒有,太后稀罕的不離手。

  見大人都在吃東西,他也蠕動著嘴,就像在嚼東西一樣。

  君澈看到大笑,“不愧是你母妃的兒子,都一樣的貪吃”

  洛妤嬌剛塞進嘴里一塊肉,兩頰鼓鼓,轉頭幽怨的看向他,君燁聽到笑聲,正好也轉頭看向他。

  一大一小,竟有那么點相似。

  君澈目光柔和,帶著溫情,剛要說什么,下面傳來一聲痛呼。

  何才人捂著肚子,桌子的菜被她掃到地上,身下一點點血跡蔓延。

  “孩子,好疼,皇上,嬪妾的孩子,皇上……”

  君澈的好心情瞬間消散,蹙眉凝神,“傳太醫”

  他話音剛落,兩個太醫包括牧遠都從后面跑了進來。

  “臣參見皇上,太后,參見皇后娘娘”

  君澈擺了擺手,“快給她看看,怎會如此”

  太醫擦了擦汗,也不敢動何才人,由宮人扶著,先診了脈。

  兩個太醫都診了,互相看了一眼,挪動著轉身磕頭。

  “皇上,何才人服用了過多紅花,已然小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