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85章 他愿…對她之時,所諾既誓言
  小販又愣了一下,“啊,不好意思,原來是夫人,兩位可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君澈這才舒坦一些,隨手拿起兩個面具,拉著洛妤嬌離開。

  陸勤盡職盡責的付銀子,前面這兩位主子可是誰都沒帶銀子。

  洛妤嬌還頻頻回頭,“夫君,你拉我干什么,我還想選個好看的面具呢”

  君澈將手上的遞給她,“這個不好看么?為夫覺得,這個正適合你”

  洛妤嬌低頭,一黑一白兩只貓,“這個……我戴倒是沒什么問題,可夫君,你能戴么?”

  她眨眨眼,突然搶過那只黑貓,抬手戴到了他頭上,還順勢調整了下。

  “呀,真好看,又神秘,又高貴,真是太適合夫君你了”

  君澈本就沒想阻止她,微微彎腰,將白貓給她戴上。

  “是么,嬌嬌戴這個也很好看,不許摘下來了”

  他都有些后悔帶小人兒出來了,那些男人看小人兒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

  可看小人兒笑的那般開心,他又不忍破壞,那就只能將這傾世容顏蓋住了。

  洛妤嬌讀懂了他的意思,點點頭,“好,那夫君也不能摘”

  “咦,夫君你看,前面有賣同心結的,我想要”

  同心結,聽名字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她也是有心試探,看看皇上的底線在哪里。

  君澈卻沒有半分遲疑,“喜歡?那就買”

  洛妤嬌抬眸看了他一眼,她發現,皇上一旦決定了一件事,便不會輕易改變,哪怕其中會有眾多波折。

  對她的感情也是如此,不掩飾,不避諱,寵著,護著。

  她不是不知道,皇上寵愛她過多,前朝必定不會平靜。

  可皇上從來不說與她聽,也從未因此動搖過放棄寵她的心。

  這其中有哥哥的原因,而這個原因卻也在漸漸變少。

  或許,她可以更任性一些了。

  乖巧懂事又體貼的人自然會得到喜愛,但時間久了,就會成為習以為常,喜愛也會漸漸變淡。

  一旦哪日沒了那份體貼乖巧,便會被斥責不懂事,喜愛更會演變成厭惡。

  皇上現在喜歡她,這般帶她出來玩,又讓她叫他夫君,明顯是想一嘗愛情的滋味,那她就給呀。

  愛情可不止有甜。

  她要時不時提醒皇上她的好,不能讓皇上覺得,她的好理所當然,她也是有小脾氣的。

  人無完人,如此,才真實啊。

  君澈見她半晌沒動,垂頭湊近,“在想什么?想的這么入神?”

  洛妤嬌笑的眷戀,“想……時間若能停在今晚多好”

  她甩了下頭,好像剛剛的眷戀都是錯覺,拉著他就跑。

  “夫君快走,再不去,同心結就要賣完了”

  君澈微微勾唇,跟了上去。

  出來玩,就要玩的開心,洛妤嬌從街頭逛到了街尾,因帶著面具,也不擔心誰會認出來。

  怕有人認識陸勤這個大總管,還特意挑了一個面具讓他戴上。

  她是玩的開心了,可苦了陸勤,東西多的都要拿不下了,還要慌慌忙忙的付賬。

  洛妤嬌見他辛苦,讓他將東西送到一處客棧,走的時候再拿,這才讓他松了一口氣。

  七夕節最有名的地方便是鵲橋,不僅欄桿刻了喜鵲,連橋面上也都刻了喜鵲。

  平日里也算是一處奇景,七夕之日卻最是特殊。

  傳說,若能與心儀之人在七夕之夜走過鵲橋,再在鵲橋邊上的姻緣樹上掛上姻緣牌,便能生生世世,長長久久的在一起。

  洛妤嬌站在橋邊,一臉希翼看向身側,“夫君,可以么?”

  皇上的名諱哪里是隨處可留的,陸勤隱晦的提醒了一番。

  君澈淡淡掃了一眼,陸勤頓時垂下頭,不敢再多嘴。

  “走吧,難得出來玩,這都是小事,你想,為夫便陪你”

  洛妤嬌立刻笑開了,拉著他一步步走過鵲橋,買了姻緣牌,小心寫下名字。

  君澈接過筆,緊挨著她的名字落筆,“可滿意?”

  洛妤嬌點頭,指了指樹冠,“夫君,他們說,扔的越高越靈驗,夫君你來扔”

  君澈不信這些,卻也不妨礙他愿意陪她胡鬧。

  拿起那枚姻緣牌,撫過上面的名字,抓住另一邊紅綢相連的香包,甩手扔了上去。

  很高,高到了樹冠頂端。

  洛妤嬌雙手合十,嘀嘀咕咕說了幾句,這才安心離開。

  君澈等到周圍人少了才問,“你剛剛在說什么?許愿?”

  洛妤嬌搖頭,“不算是許愿,只是覺得多念叨幾句,就能多靈驗幾分”

  “我可是想陪著夫君生生世世,永不分離呢”

  君澈腳步微頓,“真這么想?”

  見她點頭,他笑了,“那朕就允你,永不分離”

  洛妤嬌詫異,是她想的那個意思么?斟酌一瞬,她也沒多嘴問。

  “皇上,臣妾玩夠了,天色已經不早,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

  “若是太晚,會被別人發現的”

  “萬一說臣妾是妖妃,那臣妾可就委屈死了”

  “是該回去了”,君澈給陸勤使了個眼色,拉著洛妤嬌向城門走去。

  帝王出行,自然不可能真只有陸勤一個跟著,暗處的人從來不少。

  洛妤嬌買了那么多東西,吃食又占了大半,總要帶回去的。

  騎馬定是帶不了那么多,那就只能讓陸勤想辦法差人送回去了。

  洛妤嬌不管這些,只要在回去時讓她看到東西就成。

  來時快馬加鞭,回去反倒悠閑了起來。

  月色正美,景色別有一番意境。

  等回到西溪花間的時候,她買的東西都已經放在了寢殿內。

  周圍還是一片寂靜,也不知陸勤怎么吩咐的,宮女太監一個都沒有。

  洛妤嬌沒管買回來的東西,眼看要過子時,從懷中拿出那根扇墜。

  猶豫了一下,又放肆了一回,“夫君,這是送給夫君的七夕禮物,夫君可喜歡?”

  君澈垂眸看向她,“送給夫君的?”

  洛妤嬌點頭,“送給夫君的”

  君澈懂了她的意思,這是送給今日的他,送給稱她娘子的他,而非送給皇上。

  今夜如夢,過了今日,他是君,她是妃,終究是不一樣的。

  他收下了扇墜,沒輕易給出什么承諾。

  固然可以哄著她,可他不想。

  他愿……對她之時,所諾既誓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