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95章 大姐,可莫要讓我寒了心呢
  疫病塵埃落定,瑤華宮有蛇之事也無人再提,宮里忙忙碌碌都在準備中秋宴。

  四皇子無法發聲已成事實,臉部和身上的潰爛也只能用時間來恢復,就算有上好的祛疤藥,想恢復如初也難。

  皇后因此久病不愈,太醫診斷,心傷所至,只能盡量調養。

  心病還須心藥醫,若皇后一直想不通,恐怕這病也好不了。

  鳳儀宮口風一向很嚴,大公主被遣送出宮,也不知皇后的反應到底如何。

  皇上以失職為由重罰了冷宮的看管太監,若他們及時發現,又怎么被大公主得逞。

  孫庶人和那個宮女被直接丟到了亂葬崗,任由野狗啃食,死都無法入土為安。

  洛妤嬌這里,皇上也給了補償。

  不是金銀這些俗物,而是給她的母親封了四品誥命,這可不是一般的殊榮了。

  作為有品級的夫人,以后在洛府不會再受到欺負,就連老夫人都不可以輕易動母親。

  當然,百善孝為先,該孝敬老夫人的,母親也不會有差池。

  倒是嫡母現在位置尷尬,明明從前是唯一的夫人,如今卻被壓了一頭。

  本就臥床不起,這病恐怕會更重了。

  小五那里也得到了些賞賜,是眾多孤本和字畫,以便他日后學習。

  洛妤嬌對此很是一言難盡,小五才不到兩個月,壓力就已經給加上了,可見皇上有多希望他成才。

  不過讓人欣慰的是,小五也喜歡,看到那些孤本便抱著不松手,這讓來看他的皇上不住夸贊,甚至都夸到了太后那。

  洛妤嬌對此樂見其成,皇上和太后越喜歡小五,小五以后的路便會越順暢,這是好事。

  風頭已出,就如皇上說的那般,讓這風頭更勝,才能讓一些人忌憚,不敢輕易出手。

  這其中不是沒有風險,一旦有人出手,必定思慮周全,這就要看她能不能護的住了。

  中秋如期而至,皇后纏綿病榻無法參加,蘇玉瑤一直在為皇后侍疾,也沒參加。

  去年是榮妃自己布置,還想弄些新意,被穆紫凝給懟了回去。

  今年加了寧妃幫襯,倒沒再生出什么事,與去年比,也沒什么區別。

  洛妤嬌再次與洛茹嬋這個大姐相見,心境已不同從前。

  同是嫡女,她是皇上的珍妃,洛茹嬋是溶王爺的側妃,身份上,洛茹嬋就需給她行禮。

  宴席過半,宮宴外的廊上,洛妤嬌笑的嬌媚。

  她如今的地位,已經不需要再避什么鋒芒,否則反而落了下乘。

  “大姐叫我出來,不是為了吹冷風吧?有什么話就直說,不說本宮可就走了”

  洛茹嬋身形有些病態的瘦弱,仿佛一陣風就能吹走般,臉色也是用脂粉擦出來的紅潤。

  她看著面前妝容華貴的女子,容貌傾城,儀態萬千,在找不出曾經恬靜的影子。

  她一直知道這個三妹漂亮,卻沒想到,僅僅一年的時間,這張臉張開了,會如此驚艷。

  她本是想問問母親的事,卻不知如何開口,也知不會得到什么答案。

  思慮間,似嘆息般呢喃出聲,“王爺要娶妻了,是他一直鐘愛的女子”

  “他竟有個鐘愛的女子,這么多年,竟是半點不露”

  “那女子身份不如我,樣貌不如我,可偏偏王爺喜歡”

  “這些年來,不管我如何討好王爺,他都不曾多看我一眼,不碰我一下”

  “在王府,我就是一個空有名頭的側妃,連下人都在背后議論我”

  “而那個什么都不如我的女子,輕易得到了我這一生所求”

  “三妹,你可知我有多不甘心”

  洛妤嬌垂眸,扶了扶頭上的鳳釵,“溶王爺為何如此待你,為何之前不敢說出心愛的女子,你心里不是不知道”

  “當你算計著進入王府那日,你就該預料到今日的下場,又何必在這里賣慘”

  “曾經,你還有你的外祖父撐腰,現如今可就沒有靠山了呢”

  “父親雖官職四品,也不過是個虛職,沒有抗衡溶王爺的資本”

  “作為妹妹,我也好心提醒你一句”

  “若不想被休棄,就做好你的側妃,千萬別起什么害人的心思”

  殺人誅心,現在洛茹嬋都如此了,若往后日日對著溶王爺寵愛她人,洛茹嬋的心情又會如何呢。

  其實相比于洛茹嫣,這個大姐對她的陷害可以說小巫見大巫,洛茹嬋嫁的又早,說恨還真談不上。

  不過都是對她出過手的人,她也沒善心到希望對方好。

  當初禮部尚書大權在握,先皇身子又突然變差,想削弱禮部尚書的權利也是有心無力,只能交給兒子一點點蠶食。

  為了安撫,溶王爺也不得不娶了洛茹嬋,這么多年雖沒夫妻之實,也是相敬如賓。

  現在禮部尚書倒臺,溶王爺沒立刻娶了那心愛之人,已經是顧念洛茹嬋的面子了。

  不對,這應該是顧念洛父的面子吧,畢竟洛父還有她這個皇上的寵妃呢。

  洛茹嬋向前兩步,握住她的手,“我不是沒靠山,三妹,你就是我最大的靠山”

  “母親的事我不會多嘴,只要你想,我可以為你所用,如父親一般,什么都以你為重”

  洛妤嬌沒等她說完,抽出手拿帕子擦了擦,聲音壓低到只有兩個人能聽清。

  “大姐,你不會以為,我對你態度不好,只是因為你的母親吧?”

  “七歲,使人發癢的衣衫,八歲,藏了蜘蛛的盒子,九歲,染了疾病的茶杯,十歲……”

  “別說了”,洛茹嬋厲喝,腳步后退,臉色更蒼白了幾分。

  “原來你都知道,怪不得你都能躲過去”

  “那么小,你還那么小,竟什么都看的清楚”

  “你真是一個怪物”

  洛妤嬌掩唇嬌笑,“是你的手段太拙劣,怎就怪我太聰慧了?”

  “我現在還稱你一聲大姐,你可莫要讓我寒了心”

  “否則,我可不保證會將昔年舊賬都跟你算清楚”

  “你該知道,以我如今的地位,能做的事很多,想來溶王爺也不會反對”

  “好好做你的溶側妃吧,這是你最好的出路”

  她不再理會有些怔愣的洛茹嬋,轉身離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