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96章 果然,話本子都源于生活
  “等一下”,洛茹嬋腳步沒動,只盯著那個背影,“三妹,你當然不顧姐妹情分,半點都不幫我么?”

  洛妤嬌回頭,“姐妹情分?先不說有沒有,你覺得我能幫你么?”

  “溶王爺要娶王妃,這是早晚的事,你不會還想著上位成為王妃吧?”

  “你外祖父在的時候都做不到,如今你又憑什么?憑我么?”

  “我只是皇上的妃子,一個妃子,還能管到王爺府上不成?”

  “有這個功夫,你不如想想,怎么在溶王妃手下生活”

  “可別說我沒幫你,我的身份在這,就是在幫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她不再停頓,由紫衫扶著離開。

  今兒跟著的只有紫衫,鈴蘭被留下去看顧小五了,以免魏良有事不得不離開,沒人保護小五。

  這種事雖說微乎其微,卻不得不未雨綢繆。

  任何危險,哪怕再小,都不可以忽略。

  紫衫回頭看了眼,輕聲詢問,“娘娘,可有不妥?”

  她剛剛離的遠,什么話都沒聽到,但看溶側妃的樣子和剛剛算質問的話,可不像沒事。

  洛妤嬌搖了搖頭,“沒什么大事,溶王爺要娶王妃,她心里不開心,與我說了幾句”

  紫衫了然,“這事奴婢知道,溶王爺要娶的是一個落魄書生的女兒,雖飽讀詩書,但這身份實在是不配”

  “不過溶王爺喜歡,求到了皇上這,皇上勸他給個側妃也就夠了”

  “可溶王爺不想委屈心愛的女子,多次入宮請皇上賜婚”

  “到底是親哥哥,皇上也不想太為難他,也就同意了”

  “這不,等中秋過后,溶王爺便會將那女子娶進門,這在民間還是一段佳話呢”

  洛妤嬌想到那些話本子里的故事,忍不住好奇問道,“溶王爺與那女子是怎么認識的?”

  紫衫看了看周圍,壓低聲音,“說是溶王爺被先皇派去視察的時候,遇到山體滑坡,腿被滾落的大石砸中,動彈不得”

  “那女子住在附近,這不就遇到了,便將溶王爺用板車拉回家照看”

  “日久生情,又有救命的恩情,可不就看上了”

  “溶王爺養好傷回來,本是想向先皇提此事,娶了那女子,沒想到卻被溶側妃搶了先”

  “溶側妃背靠前禮部尚書,溶王爺擔心所愛女子被害,這才將一切掩埋”

  “現在都要娶那女子了,這些事才被傳出來”

  洛妤嬌小嘴微張,“果然,話本子都源于生活啊”

  “溶王爺也算厲害,竟真將那女子藏了這么多年,別人竟半點都沒發現”

  紫衫頗以為然的點頭,“是啊,現在也算有情人終成眷屬了,王爺的故事估計也會寫進話本子里”

  洛妤嬌來了興趣,“告訴小栗子,要是有的話,記得讓人買一本回來”

  “皇上給的話本子都要看完了,這些寫書的人也不知抓緊點”

  紫衫無奈,“娘娘,人家寫話本子的也要冥思苦想呀,是娘娘看的太快了”

  洛妤嬌無辜的眨眨眼,她也不想啊,可宮里實在太無聊,也就話本子能打發時間了。

  回到宴席,洛妤嬌如無事發生一樣,吃著面前的菜肴,不時偷偷看一眼溶王爺。

  要說這溶王爺長的也俊俏,溫文爾雅,舉手投足都讓人心生好感,也不怪洛茹嬋會喜歡。

  “咳”,上首傳來輕咳聲。

  洛妤嬌下意識側頭,便看到皇上黑著一張臉瞪她,就好像在問,‘好看么?’

  她討好的笑笑,誰讓剛聽了溶王爺的閑話,可不就想多看兩眼么。

  君澈心里卻沒好受多少,又瞪了她一眼,轉頭看向君溶。

  臉太白,身形太瘦,對誰都笑的那么假……

  對比之下,哪哪都不如他,有什么可看的。

  君溶察覺到視線,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舉杯敬酒,以示尊敬。

  君澈沒扶他的面子,可那臉上的笑怎么看怎么別扭。

  洛妤嬌看了全程,噗嗤笑出了聲,垂著頭不敢讓人發現,可那一聳一聳的肩膀還是暴露了。

  君澈冷笑,指了指面前的豬心,“陸勤,給珍妃送去,讓她好好補補”

  陸勤跟隨皇上多年,又豈會看不出其中的彎彎道道,端著托盤下去的時候,眼里的笑可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將豬心雙手放到洛妤嬌面前,“娘娘,皇上惦記娘娘,讓娘娘好好補補”

  他又壓低了聲音,“娘娘今晚好好準備著”,說完便轉身離開。

  洛妤嬌笑容僵住,準備?準備什么?準備明早下不了床么?

  她偷偷看了下上首,正好與皇上清冷的目光對上,瞬間垂下頭。

  她已經可以想象到,今晚會被如何折騰,如何追問了。

  不過也好,今兒是十五,本應是皇后侍寢的日子。

  可皇后不是臥病了么,那皇上去哪里,還不是皇上自己說了算。

  這樣特殊的日子留宿瑤華宮,代表的可不止榮寵,還有在后宮不可撼動的地位。

  “娘娘”,紫衫用公筷為她夾了塊豬心,“皇上賞的,娘娘快吃吧,千萬別再盯著溶王爺看了”

  洛妤嬌,“……”,她沒有!

  不就偷偷看了幾眼么,怎么就成一直盯著了。

  剛想反駁,卻察覺到一股不善的視線,順著看過去,挑了挑眉。

  榮妃因上次皇上的斥責收斂了不少,骨子里的傲氣卻是壓不下去的。

  她可以聽皇上的,不恃寵而驕,不藐視皇后,但這里絕不包含同為妃位的洛妤嬌。

  今兒皇上如此特殊對待,還是讓榮妃壓不住心底的記恨。

  洛妤嬌無所謂的笑笑,之前請安榮妃也不是沒找過麻煩,只是每次都沒討到便宜。

  現在孫庶人身死,何才人落胎也沉寂了下去,榮妃身邊就又只剩下了木云霜一個。

  不管是為了不牽連母族,還是為了自己,榮妃都不可能親自動手做害人的事。

  木云霜也不是傻的,能跟榮妃這么多年,產下一女,從未被推出去,就知道心計不簡單。

  愿意恨就恨吧,恨她的人多著呢,以后只會更多。

  要真每個都在意,那她豈不是累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