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197章 君澤宮外開府,臨走托付毛球
  宴會結束,洛妤嬌沒坐轎輦,讓紫衫陪著慢慢往回走。

  剛剛喝了一些酒,不算多,卻還是有些微醺。

  這般走一走,醒醒酒也是好的。

  空中明月皎皎,地上樹影樹影婆娑,端得一幅好景色。

  洛妤嬌停下腳步,看向岔路口側面。

  君澤從地上抱起毛球,對著她笑了笑,明明幾歲的孩童,卻如大人一般。

  “珍妃娘娘安好,還要多謝娘娘最近照顧毛球,它可是胖了不少”

  洛妤嬌微微點頭,“是它照顧小五頗多,謝也是該我謝你才對,有它在小五身邊,我可是安心不少”

  君澤沒在這上面過多爭辯,低頭拍了拍毛球的腦袋。

  “皇兄為我在宮外開府,我明日就會離開,毛球以后就麻煩娘娘了”

  “它很有靈性,既承認了五皇子,以后定會護住五皇子”

  “若有反常,娘娘便多注意一些,總是有好處的”

  洛妤嬌微楞,“皇上怎會如此決定?還有毛球,你不帶走么?”

  君澤搖了搖頭,“毛球喜歡五皇子,不愿離開,我也不好強求”

  “珍妃娘娘可以安心,十五弟與我一樣,也分了府”

  “皇兄只是想讓我們更快成長,并無他意”

  “府外的人會照顧好我,每隔兩三日我也要入宮與皇兄相見,不會有人敢以下犯上”

  他突然變得鄭重,“珍妃娘娘關心,君澤永記于心”

  “天色不早了,娘娘快些回去吧,日后相見,希望娘娘一如現在”

  一如現在么?真是很好的祝福。

  洛妤嬌也知不宜多說,含笑點頭,“那就借王爺吉言了”

  被分了府邸的先皇之子,便是王爺,這是不變的規矩。

  她沒多待,由紫衫扶著離去。

  雖說君澤還小,到底是皇上的弟弟,不能過多牽扯,點頭之交足矣。

  她是沒想到,皇上會讓兩個還小的弟弟單獨出去。

  另一個還好,畢竟是有母妃的人,君澤可就真是只有自己了。

  不過看皇上的樣子,只要守好分寸,皇上會護著的,一世周全也不是什么難事。

  “喵~”

  洛妤嬌垂頭,毛球從后面跑過來貼著她腳邊蹭,她彎腰將毛球抱起。

  “明日你主人就要走了,你怎么不去陪著,倒來找了我”

  毛球蜷了下身子,找了個舒服的姿勢任由抱著,似回應般叫了兩聲。

  洛妤嬌聽不懂貓語,也沒過多探究,都跟上來了,也就抱著了。

  對于君澤所說,毛球舍不得小五,不愿離開這些話,她并不全信。

  毛球有靈性,這樣的靈物最是忠誠,又豈會棄舊主不顧。

  多半是君澤吩咐,這才讓毛球留下。

  不管是為何不愿吐露實情,這份情她都承了,若有機會,能回報她也不會吝嗇。

  紫衫奇怪的看向毛球,“奴婢還第一次見到,這背主的寵物還被喜愛的”

  洛妤嬌輕笑,“它不是背主,只是多了個喜歡的人罷了”

  “有毛球在也好,動物預警能力強,有些什么非人為的災禍,它也能提醒一番”

  “我們快些走吧,陸公公不是說皇上會來么”

  “回去后總要先沐浴,可不能讓皇上久等了”

  紫衫也不糾結背不背主了,扶著她加快了腳步,一個寵物而已,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

  瑤華宮忙忙碌碌,每次過節,自家娘娘都會讓準備過節的東西,宮人也沾沾節日的喜慶。

  月餅每人都分了幾塊,還給一部分人放了假,允許在房間內喝酒賞月。

  全部放假是不可能的,只能輪著來,即使這樣,也夠讓這些宮人開心的了。

  別的宮院可沒這個待遇,這讓瑤華宮本就忠誠的眾人心里更忠心幾分。

  洛妤嬌回來沒讓太多人伺候,沐浴洗漱,喝了碗醒酒湯,坐到了妝臺前。

  紫衫為自家娘娘絞著頭發,笑意根本止不住。

  “這幫猴崽子都被憋壞了,娘娘賞的酒他們竟喝了個精光,現下都倒在了桌子底下”

  “也就娘娘如此慣著他們,這要在別的宮里,早就拉出去責打了”

  洛妤嬌耳朵輕動,也忍不住笑意。

  “每年就這么幾個大節,別人都可以家人團聚,他們在宮內伺候,日日膽戰心驚,又哪有團聚可言”

  “本宮也只能讓他們互為家人,以解思鄉之情了”

  “嬌嬌倒是心善”,君澈邁步進屋,壓住要起身的洛妤嬌,從紫衫手中接過帕子,親自為她絞著頭發。

  “能有你這樣的主子,也是他們的福分”

  “心慈則人美,嬌嬌本就絕色,如此,可是讓朕更喜愛幾分”

  紫衫有眼力的福了福身子,退了出去,還順勢帶上了門。

  洛妤嬌臉頰微紅,從鏡中看向身后,“皇上今日過來,可是讓其她妹妹心里不安呢”

  君澈空出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臉,“怎么?還想將朕往出推?若嬌嬌真有此意,朕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洛妤嬌一把抓住他,起身撲到他的懷中,“才不,臣妾可沒那個心胸”

  “皇上,夜深了,要不……安寢吧”

  她想色誘讓皇上忘了宴會上的事,可惜皇上沒那么好糊弄。

  被壓還是被壓了,窗幔之下,君澈手撫過她的胸口。

  “嬌嬌可是覺得其他男子更好看?”

  洛妤嬌壓抑的悶哼一聲,聲音微喘,“世上男子,皆沒有皇上好看,皇上何故如此問?”

  君澈微瞇起眼,“嬌嬌如此聰慧,豈會不知朕所問為何,今日若說不出緣由,朕可不會滿足你”

  洛妤嬌難耐的動了動,見他是真打算忍著,還一直點火,惱怒的張嘴咬了一口。

  “臣妾不過是聽說了溶王爺所愛之人的事,覺得好奇,這才看了兩眼”

  “就兩眼,還被皇上發現了,臣妾才沒有覺得其他男子好看”

  “臣妾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又哪里會注意其他男子,皇上怎還亂吃飛醋”

  君澈懲罰的按了一下,引得一聲嬌呼,身下人兒軟成了一灘水。

  “越發放肆,如此,倒是朕錯怪你了”

  “本來…就…是”,洛妤嬌說的斷斷續續,也再無法說其他,只剩失神的呢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