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235章 毛球送信,榮妃冷宮問話
  三人說說笑笑回了瑤華宮。

  知道小五睡了,洛妤嬌也沒讓人抱過來,隨意吃點東西便躺到了床上。

  今日發生的事足以讓一些人無法安眠。

  不是因為沈寧心如何,而是因為她,也算是殺雞儆猴了。

  那些沒什么地位寵愛的人,輕易不會再敢招惹她,能讓她多幾分舒心。

  至于六皇子,與紫衫說的也不算謊話。

  她不擔心小五與別人比,但她怕有人不安現狀,會設計陷害小五。

  這與別的嬪妃有沒有皇子有關,卻也無關。

  只要不想讓她好過的人,不管有沒有皇子,都會想方設法的害小五。

  這些無法避免,只能從小教導,安排人好好護著了。

  “喵”,毛球叫了一聲,從窗戶硬擠了進來,跳上床,蹭了蹭她。

  洛妤嬌睜開眼,有些疑惑,“你怎么過來了?不是一直陪著小五么?”

  隨后便發現毛團嘴里有東西。

  她看了眼外面,確認不會被發現,伸出手,毛球便將東西吐了出來。

  是一個紙團,有些地方濕了,也不知是毛球的口水,還是放地上時沾的雪水。

  她也不嫌棄,小心展開。

  上面寫著,【小心穆紫凝,吳采女是她的人】

  洛妤嬌,“!!!”

  她是真驚住了,吳采女一個要家世沒家世,要樣貌沒樣貌,要心計沒心計的三無嬪妃,怎么會被穆紫凝看上。

  平日里兩人半點交集都沒有,若不是這紙條,她是萬萬想不到的。

  還有,為什么讓她小心穆紫凝,是因為要有什么動作了么?

  穆紫凝看起來對寵愛地位都沒什么興趣,應該沒理由對付她才對。

  剛拉下沈寧心的好心情,被這張紙條全弄沒了。

  她拍拍毛球的腦袋,輕聲詢問,“這是你主人讓你給我的?”

  見毛球點頭,心里稱奇。

  君澤倒是有本事,人在宮外,還能知道宮內的事情,真不像個幾歲的孩子。

  不過也能說的通。

  估計為了拉攏吳采女,給了吳家什么好處,這才讓君澤發現端倪。

  她又想到了小五,若小五能有君澤的本事,那她可真就安心了。

  ——

  翌日請過安后,榮妃絲毫不掩飾的去了冷宮,看著一如從前般平靜的沈寧心,冷笑。

  “你倒是好心態,沈家被你牽連,抄家流放,你就一點都不愧疚?”

  沈寧心抬眸,“愧疚?有什么好愧疚的?”

  “是沈家惹了皇上,皇上留不得沈家,這才拿我當借口”

  “若哪一日喬家做了什么,讓皇上忌憚,你與我的下場不會有任何差別”

  榮妃哪里會被她挑撥,“我與你不同,先不說喬家忠心耿耿,不會讓皇上忌憚”

  “就算喬家被人陷害,我也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又怎會與你一樣”

  沈寧心譏諷的笑了,“你父親遠在邊關,就算做了什么,你又怎能知道?”

  “別把自己說的那么干凈,你手上沾的血可不比我少多少”

  “你今日過來,不會就是想看我因沈家發瘋吧?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我沒怨沈家連累我就已經算好的,又怎會因沈家傷心”

  榮妃定定看著她,突然發現,這個對手,她了解的還是不夠深。

  “都以為你以家族為重,原來不過如此,真是冷血”

  “我現在都懷疑,三皇子的死你當真那般傷心么?”

  “是傷心沒了兒子?還是傷心沒了依仗?你最在乎的只有你自己吧”

  沈寧心不置可否,拿起旁邊的水喝了一口,“說吧,今日來的目的”

  “讓我先猜猜,應該是……關于你孩子的事吧?”

  “那我再猜猜,是那八個月生下來便沒了聲息的孩子,還是大皇子呢?”

  榮妃忽的前傾,臉色鐵青,“你什么意思?”

  當初她入府,僅兩個月便懷了皇上的第一個孩子。

  那是個男孩,健康聰慧,很得皇上喜愛,連先皇都贊不絕口。

  誰想在一歲半的時候染上了天花,最后沒救回來,她為此病了許久。

  現在卻有人告訴她,那不是意外,她怎能不震怒。

  沈寧心見她如此,笑了,笑的瘋癲,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什么意思?我都說的這么直白了,你還問我什么意思?”

  “我那個冊子你看了么?上面可沒記大皇子,也就是說,這事不是我做的”

  “那你覺得,在王府的時候,除了我,還有誰能做到?”

  “皇后還沒生下孩子,卻讓你捷足先登,以她的性子,會甘心么?”

  “對付四皇子的辦法還是我從她那里學來的呢,只不過是把天花改成了疫病”

  “我能讓她信是你對她出手,也是因為這個手法是她曾對你用過的,你報復回去不是很正常么”

  “我本想要了四皇子的命,誰知他倒命硬”

  “不過這樣也好,一個啞巴皇子,對于皇后而言,還不如死了好”

  “若死了,皇上為了安撫,六皇子就會給她養,又豈會便宜給別人”

  “現在皇后還心疼四皇子,不過你看著吧,時間久了,皇后就會失去那點母愛”

  “一個只會給她帶來恥辱的皇子,總有一日,她會舍棄”

  “到那時你就要小心了,誰知道她會不會將此事推給你啊,哈哈”

  榮妃身子晃了晃,只覺頭暈目眩,死死抓住桌角才沒倒下。

  緩了一會兒,她才顫抖著問,“那我第二個孩子呢?我不能繼續懷孕呢?都是她做的?”

  沈寧心點頭,“是啊,都是她做的”

  “喬家手握兵權,對皇上大力支持,你對皇后的威脅最大,她又怎會看著你的孩子順利出世”

  “與其一個個陷害,還不如做的徹底,以絕后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