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253章 馮美人的偶遇?
  皇上特許,洛璟寒在瑤華宮待了許久,受不住自家小妹一直追問,說了許多軍中的事。

  他并沒有報喜不報憂,也沒避重就輕,將打仗時的慘烈說的明明白白。

  倒不是擔心別的,就是看君燁聰慧,怕他對軍中有什么誤解,做出錯誤的判斷。

  君燁聽的認真,眼中有向往,對這個舅舅從喜歡到崇拜只用了短短幾個時辰。

  這要讓皇上知道,恐怕心里又該醋了。

  洛妤嬌則是心疼哥哥,一打眼只覺哥哥黑了,細細打量下才發現,哥哥有些動作滯緩,明顯受了傷還沒好。

  她沒揭哥哥的底,皇上允許他回來待幾個月,想來也是為了讓他養傷。

  洛璟寒離開的時候,洛妤嬌拿了不少東西讓他帶回去,多數都是給娘的,也夾雜了不少稀有藥材。

  對于娘,她平日不能盡孝,也就只能在外物上彌補幾分。

  對于哥哥,她希望他安康。

  君燁站在瑤華宮大門口,直到遠處舅舅的身影消失才收回視線。

  “母妃,兒臣以后能與舅舅一起上陣殺敵么?”

  洛妤嬌搭上他的肩膀,“能,等你長大了就能了”

  這倒不是哄小五,歷來皇子委以重任前都需建功立業。

  皇上,先皇,先祖,都去軍中歷練過。

  想坐上龍椅,只學治國之道是不行的。

  只有真正經歷過血的洗禮,才能知道邊關將士不易,知道黎民百姓之苦,才能設身處地為國為民。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百姓愛戴,這泱泱大國才能守住。

  君燁眼睛亮晶晶,“好,那兒臣要快快長大”

  洛妤嬌輕笑,這小不點才四歲半,等能上陣殺敵的時候還要十多年呢。

  十多年啊……

  算一算還挺久的。

  不是這十多年久,而是皇上正值壯年,她想當太后總感覺遙遙無期。

  “走吧,該回去了”

  君燁乖乖點頭,正想拉著她往回走,馮美人從另一邊走了過來。

  她似乎也沒想到能看見皇子和珍妃,愣了下才行禮,“嬪妾參見珍妃娘娘,娘娘萬安”

  洛妤嬌眼中莫名,“起來吧,馮美人怎么來了這邊?”

  “入宮許久,只有這邊還沒看過,閑來無事便走走,沒想到能見著娘娘,也算與娘娘有緣”,馮美人看向君燁。

  “這是五皇子吧,嬪妾還第一次見,怪不得皇上喜愛,當真可愛”

  君燁行了一禮,“馮娘娘安”

  馮美人有些受寵若驚,“五皇子不必多禮”,說著就想去扶。

  君燁警惕的后退,“兒臣多謝馮娘娘好意”

  洛妤嬌沒錯過馮美人臉上的懊惱,視線從她身上掃過,寒光一閃而過。

  “站的久了身子就乏累,馮美人接著逛吧,本宮先回去了”

  她也沒等馮美人給她行禮,拉起小五離開,半點面子都沒給。

  小栗子見此,假笑著說道,“馮美人,娘娘不喜別人進入瑤華宮,馮美人慢走”

  馮美人表情有些僵硬,還算維持的住,點了點頭,帶著宮女離開。

  洛妤嬌回到寢殿坐下,將小五拉到身前,“今兒做的很好,以后也要如此,萬不可讓別人近身”

  君燁發覺母妃有些不對勁,小腦袋思索一會兒,不確定的問。

  “母妃,那個馮娘娘是要害兒臣么?”

  洛妤嬌揉揉他的頭,“除了親人,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對你好”

  “她就算不是想害你,也是想利用你,以后見到她切記離遠些”

  新入宮的嬪妃中,馮美人絕對是最難纏的一個,她不得不防。

  那么巧在瑤華宮周圍閑逛,又那么巧在哥哥走后與她和小五碰到,說沒算計鬼都不信。

  何況……

  她若沒聞錯,馮美人身上的香囊是有輕微蠱惑作用的。

  大人接近沒有事,小五太小,很容易受影響。

  影響不需要多,只要小五喜歡上馮美人,馮美人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她都不舍得拿小五爭寵,一個外人倒是打上主意了,看來,吳采女這只雞殺的效果也沒想象中好。

  君燁煞有其事的應著,“母妃放心,兒臣都懂,除了魏良,任何人都別想近兒臣的身”

  “這后宮的腌臜事母妃都與兒臣說過,就算為了母妃,兒臣也會小心的”

  “母妃懷孕辛苦,就不要為此憂心了,午時都沒睡,母妃可困?”

  不提還好,一提洛妤嬌沒忍住掩唇打了個哈氣。

  “是有些困了,你還在長身子,也要好好休息”

  “紫衫,送五皇子回去睡一覺”

  君燁其實不困,滿腦子都是舅舅講的事,不過他若不休息,母妃會擔心,便也乖乖跟著紫衫離開了。

  小栗子這時走了進來,“娘娘,馮美人走了”

  “奴才剛才隨口打聽了下,馮美人確實在這邊閑逛,也未曾等在某處,看起來像是巧合”

  洛妤嬌摩擦著手串,“巧合?你信么?”

  小栗子搖頭,“奴才不信”

  “皇上允許洛將軍久留的消息不算秘密,想打探出來不難”

  “娘娘許久沒見洛將軍,必定會留至不能再留,此乃人之常情”

  “只要算好時間,馮美人想巧遇并非難事”

  “娘娘,看剛才的樣子,馮美人是想對五皇子出手么?要不要奴才再細查查?”

  “不用”,洛妤嬌擦掉眼角的淚花,“小五有分寸,不會讓她得手,你先下去吧,我睡會”

  查也查不出什么,知道馮美人不懷好意就行了。

  敢算計小五,就別怪她出手,中秋宴是別人的機會,也會是她的機會。

  小栗子應了一聲,匆匆將鈴蘭叫進來,娘娘身子重,沒人伺候不行。

  洛妤嬌躺到床上,迷糊著想了些事。

  她身邊的藥沒有多少,最好的辦法是‘取之于人,用之于人’,既安全又能脫罪,再好不過了。

  洛美人那么喜歡蠱惑人,她好心幫一把,應該不過分吧……

  ——

  又是一年中秋夜,為了在家宴上吸引皇上,所有嬪妃都精心打扮。

  洛妤嬌欣賞錢寶林彈琴的同時,暗暗瞄溶王爺旁邊的女子。

  前兩年溶王爺雖娶了王妃,卻一直沒帶著出席過宴會,倒也不是不想來,而是每年都會很湊巧的生病。

  一年下來,家宴少說也有三次,次次都生病,未免太過巧合。

  她本來還有些懷疑是洛茹嬋動的手,多方試探,卻發現不是。

  其實也對,洛茹嬋可不傻,真想害人也不該做的這么明顯。

  再說了,溶王妃來不來參加都不妨礙洛茹嬋,作為她的大姐,溶王爺帶王妃的同時,也會把這個側妃帶上。

  無關其他,只是為了給她這個受寵的珍妃面子,別人也不會多嘴說什么。

  如此一來,王妃次次來不了,要么是真的生病,要么是不想進宮,要么……是想陷害洛茹嬋。

  看來溶王府也不平靜啊。

  “嘔”,喬才人干嘔了一聲,發現所有人都看她,臉瞬間紅透了,趕忙起身行禮。

  “皇……皇上,嬪妾……嬪妾失儀,還請皇上贖罪”

  榮妃也起了身,“臣妾還沒恭喜皇上,喬才人已有孕月余,本想瞞著等胎象穩健在告知,現下倒是瞞不住了”

  大殿靜了一瞬,隨后便是此起彼伏的恭喜之聲。

  皇上大喜,“好好,快扶齊才人起來,佳節添喜,陸勤,一會兒將新進貢的夜明珠給齊才人送去”

  齊才人看了榮妃一眼,這才福身謝恩。

  洛妤嬌挑眉,視線落到錢寶林身上,繼而看向馮美人,果然看到馮美人握緊的手。

  她沒忍住,笑了。

  按照正常來說,錢寶林彈完琴后,皇上會說些褒獎的話,錢寶林借此說出懷孕,沒準位分便會提上一提。

  馮美人手下有個懷孕的嬪妃,勢力也能更穩定,甚至以此來多偶遇皇上,百利無害呢。

  可惜一切都被喬寶林打亂了,皇上沒有給喬寶林提位的意思,錢寶林自然也不會有,不管有什么后手都沒用。

  現在要看錢寶林能不能想明白利害關系,隱下懷孕的事。

  有喬寶林在前面頂著,沒人注意錢寶林,穩定胎象才是上策。

  馮美人也知道這個道理,隱晦的給錢寶林使眼色。

  奈何錢寶林沒那么聰慧,本就心里慌亂,看到這樣的眼色,還以為是讓她也趁機說出懷孕。

  然后錢寶林就起身半跪而下,說出了同樣懷孕月余的事實。

  “噗”,洛妤嬌笑的嬌媚,“皇上,這可是雙喜臨門呢,不知其他姐妹還有沒有要在今日說出懷孕消息的呀?”

  本還沒多想的人,現在也開始多想了。

  馮美人垂著頭,看不清臉色,不過洛妤嬌知道,這人心里還不一定怎么罵她呢。

  不過她不在意,凡是惹了她的人,還沒有能完好無損的,她倒要看看,以后馮美人還有沒有那個心思算計她。

  君澈眼中閃過寵溺,“珍妃說的是,正值中秋佳節,聽到這樣的好消息當真愉悅”

  “陸勤,去讓廚房給齊才人和錢寶林換上孕期吃的東西,那酒也都給換了”

  陸勤應了一聲,這事有小李子吩咐就行。

  殿上再次響起恭賀的聲音,不過所有人都看的明白,這個錢寶林恐怕不得皇上喜愛。

  齊才人還當面賞賜了夜明珠呢,錢寶林可是什么都沒有。

  洛妤嬌搖著杯子,皇上真好呢,她表現出不喜,皇上就跟著她不喜,連面子都不維持了。

  她又看向馮美人,掃過馮美人腰間的香囊,要找個機會了。

  “母妃怎么只喝牛乳,是菜不合口味么?”,君燁擔憂的問。

  母妃一向喜歡吃,如今連吃都不想吃了,定是因為別的娘娘懷孕,心里不舒坦了。

  他有些負氣的看向上首,母妃懷孕本就辛苦,父皇還不潔身自好,讓別的娘娘給母妃添堵,他決定三天不理父皇。

  母子連心,洛妤嬌一看就知道小五的小心思,抬手揉了揉他的頭。

  “母妃沒有只喝牛乳,來之前吃的多,現下才用不了太多”

  “小五不要隨意亂想,這世上很多決定都是無可奈何的,母妃有,父皇有,你以后也會有”

  君燁懵懂的點頭,他不理解,但他聽勸,知道母妃是不想讓他遷怒父皇,為了不讓母妃憂心,他也會聽話。

  洛妤嬌垂頭貼了貼乖兒子,小五懂事孝順,特別是對她,這是她最滿意的。

  “娘娘,溶側妃的婢女剛剛來傳話,說是想見見娘娘”,紫衫湊近提醒。

  洛妤嬌看向對面,洛茹嬋對她點點頭,然后起身向外走。

  她也沒想拒絕,“小五,要跟母妃出去么?”

  “要”,君燁回答的干脆,他要照顧母妃,不讓別人害到母妃,當然得跟緊了。

  洛妤嬌輕笑,帶著他離開了大殿。

  中秋晚風有些涼,洛茹嬋特意找了個避風的地方等著。

  見到人出來,上前幾步,“三妹,最近可還好?”

  洛妤嬌上下打量一番,自從溶王娶了王妃,如她所料一樣,這個大姐可是一直都不好受。

  每次見面,都能感受到洛茹嬋比上一次要憔悴消瘦。

  洛茹嬋還真是遺傳了嫡母的癡情,一整個陷進去,拉都拉不出來。

  如此甚好,當初敢害她,那她就用洛茹嬋最在乎的東西來折磨,可比死還要殘忍。

  “我如何,大姐應該有所耳聞才對,否則,大姐又豈能在溶王帶王妃來時,還能跟著呢”

  “大姐有什么話不妨直說,以你我的關系,想來也沒什么舊可敘”

  洛茹嬋笑意漸收,微微垂下眸,“三妹,她并沒有那么簡單”

  “看似不爭不搶,實則暗中詆毀我,王爺已經許久不曾來我院中”

  “你知道我的,我用的手段她都一一化解,甚至故意做戲,反咬一口”

  “長此以往,我就是個有名無實的側妃”

  “三妹,你幫幫我可好?”

  洛妤嬌微微勾唇,“先不說其他,大姐,你明明知道我幫不了你,我也早就和你說過了”

  “我再得寵,也管不到王爺后院,你這般病急亂投醫可不好”

  “你說王爺被她騙了,當真如此么?”

  “王爺或許早就知道了,只是王爺喜歡她,自然看她什么都好”

  “你心里不是不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認,何苦呢?”

  洛茹嬋眼底有絲瘋狂,“憑什么,明明是我先認識王爺的,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