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娘娘嬌嬈柔媚,覬覦太后寶位 > 第268章 沒人添堵,是很好
  本以為皇后的事暫且如此了,沒成想剛回宮坐下,皇后吐血的消息再次傳來。

  而原因,又是被氣的。

  紫衫和小栗子面面相覷,同時轉頭,“娘娘,還去么?”

  洛妤嬌面無表情,“等消息,有人叫就去,沒人叫就算了,都不夠折騰的”

  她現在已經確定,皇后身子必定有問題。

  是每隔一段時間吐血一次,還是情緒起伏大一點就會吐血,她覺得是后者。

  短時間皇后不會出事,甚至幾年估計都不會有事。

  不過那樣的身子,想管理后宮,想殘害嬪妃,恐怕都是有心無力了。

  這樣很好,皇后不死,前朝不會提再立皇后的事。

  而哪一日用不到皇后了,病死也不會讓人起疑,多好呀。

  紫衫淺淺笑了,“皇后那邊的病癥已經確診,說嚴重也算不得嚴重,娘娘不去也沒事”

  “現在管理后宮的是榮妃,管也是榮妃去管,侍疾還有蘇才人呢,娘娘犯不著操心這個”

  洛妤嬌撥弄著梅花,“本宮有什么好操心的,她們忙起來,沒時間算計本宮,本宮開心還來不及呢”

  小栗子在旁附和,“就是,娘娘只管每日開開心心照料皇子公主,旁的事,自有皇上為娘娘打算”

  洛妤嬌瞪了他一眼,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

  自打回來后,皇上護她護的緊。

  別說明面上了,暗地里說她不好的人,都被皇上找理由罰了,哪還有人敢害她。

  所以啊,皇上不是沒能力護住一個妃子,只看他想不想護著罷了。

  ——

  皇后不宜操勞,手里的宮權給了榮妃,不過也只是暫時的。

  年節過后,蕭薔薇被封了瑜妃,與榮妃平起平坐,這宮權也就分成了兩分,讓她們共同管理。

  至于木云霜,雖也封了妃,手里的宮權卻被收了回去。

  皇上的意思是讓她好好照顧公主,實際上嘛,就是不想榮妃獨大。

  別的人都算有所獲,作為皇上的寵妃,洛妤嬌也得了一座翻新的宮殿,叫做宸惜宮,就是曾經的敏秀宮。

  距離紫宸殿近,所用皆最好,外表沒那么華麗,但特別漂亮。

  其他嬪妃除了受罰的,都提位一級,也因此,這個年節所有人都笑的真心。

  當然,這里面除了皇后。

  皇后身子不好,又吐血了,家宴也就沒法參加,可讓榮妃得意了許多。

  家宴與往常沒什么區別,洛妤嬌待到中途離開,走至一個避風的地方站定,等了一會兒,嘆息一聲。

  “溶王妃叫本宮出來,不會是要在這里吹冷風的吧”

  不是她沉不住氣,實在是冷啊。

  剛剛在家宴上,溶王妃頻頻暗示,好奇之下,她也就過來看看了。

  其實也是為了洛茹嬋這個大姐。

  平日家宴溶王爺都會帶著洛茹嬋,今兒個卻沒帶,恐怕是出事了。

  能聽一聽洛茹嬋的慘狀,也算給這除夕之夜添一份喜氣。

  溶王妃并非故意如此,實在是剛剛想好的話覺得不妥,又重新在想說辭。

  這幾年在王府生活,她很清楚洛茹嬋是個什么性子,再深入查一查就能知道,珍貴妃與洛茹嬋并不和睦,甚至是生死之仇。

  在她看來,珍貴妃有實力有心計,想算計洛茹嬋,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那任由洛茹嬋活著,不是有用,就是想借刀殺人。

  通過這幾年僅有的幾次家宴來看,幾乎可以確定是后者,但也有例外不是。

  永遠不要小看一個寵妃對枕邊之人的影響,她不能讓皇上對王爺起疑,但也不想看洛茹嬋在跟前礙眼。

  因此,她這次沒讓王爺帶洛茹嬋,就是想試探一下珍貴妃的態度。

  在家宴上她一直在觀察,發現珍貴妃沒有任何異樣,甚至還對她笑了,心中已經有了底。

  如今將人請出來,也是為了確定下此事,以免會錯了意。

  又思索了片刻,她不打算從側面試探,而是直接問。

  “貴妃娘娘,茹嬋妹妹病了,不宜出門,這才沒來家宴,娘娘可想她?”

  洛妤嬌側頭,看她沒有絲毫掩飾,就差把問題明晃晃寫臉上了,心里贊嘆她的通透。

  這般直白的問,確實比拐著彎的問讓自己舒心一些。

  “本宮這個姐姐從不輕易生病,一病就會很嚴重,麻煩溶王妃照料了”

  “溶王與皇上是嫡親的兄弟,你也是本宮的嫂嫂,以后不必這般多禮”

  “等天氣暖和了,溶王妃若閑來無事,也可以去本宮那里坐坐”

  溶王妃的心終于落地,笑意真了幾分,“禮不可廢,也免得被人說閑話”

  “與貴妃娘娘相談,覺得甚是親近,有時間必定去娘娘那里拜訪”

  “天氣冷,聽說娘娘身子怕冷,不宜在這里久待,先回吧”

  洛妤嬌點頭,視線掃過一處,微微頓住,“溶王妃先回去吧,本宮在等會兒”

  溶王妃心里疑惑,卻沒多問,行了一禮,轉身離開。

  等人走遠了,拐角的人才出來,似乎是路過一般。

  君澤沒過分親近,保持了應有的距離,“貴妃娘娘面色紅潤,想來最近過的很是舒心”

  洛妤嬌眸中帶了絲探究,“沒人添堵,是很好,王爺怎么也出來了?”

  君澤微微垂下眸,他不喜歡聽她叫他王爺,還沒那句小公子好聽。

  “殿內有些悶,出來透透氣,沒想到看見了貴妃娘娘,就過來打聲招呼”

  “毛球最近還好么?給娘娘添了不少麻煩吧”

  “麻煩?”,洛妤嬌輕笑,“怎么會呢,你將毛球教的很好,現在一直跟在小五身邊呢”

  君澤也笑了,“能得到五皇子喜歡,是它的福氣”

  “天兒冷,娘娘早些回去吧”,說完微微點下頭,眼中有些意味深長,側身而過。

  洛妤嬌抿唇,看來皇后的事還真跟毛球脫不了關系,那洛茹嫣……恐怕也是吧。

  她剛剛注意到,君澤腰間掛的玉佩是楚漓的,這兩人到底是什么時候扯上關系的呢。

  是在她入宮前,還是在入宮后,不得而知。

  其實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只要確定君澤是站在她這邊的,認不認識楚漓,心思單不單純,這些根本不重要。

  人嘛,有時候沒必要較真,糊涂一點反而更安全。

  紫衫見無人了,上前輕聲勸著,“娘娘,回吧”

  洛妤嬌掛上淺笑,“嗯,走吧,否則皇上會擔心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