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玩物 > 第729章 夫妻相逢(二)
  宋和就這樣一直苦惱到了晚宴現場。

  進去后,宋和先是環視一圈,沒看到顧知周的身影,心里便暗暗松了一口氣,同時又有點失落。

  方中杰是應酬場合中的老手了,就帶著宋和四處跟人打招呼,把宋和一一介紹給他那些相熟的朋友們。

  早前把顧知周當金主當靠山的時候,宋和的名字在云城就已經很響亮了,只不過那個時候,人們提起她多數都是鄙夷的,一個交際花的女兒繼承母職,傍上了全云城最年輕也是最有錢有勢的總裁,這可算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了。

  后來溫有良跳樓自殺,人們在提起宋和的名字時,又多了一個紅顏禍水的稱謂。

  再后來,紅顏依舊是禍水,只不過這禍水忽然有了父親,還是曾經鼎鼎大名的容家大少爺,宋和的人生便因此多了幾分傳奇的色彩。

  而如今眾人在聽了方中杰的介紹,得知宋和在容興的職位后,那光是傳奇二字就不太能夠來描述宋和的人生了。

  方中杰對著好友們笑道,“宋和還年輕,生意場上的很多事情都還不懂,以后你們這些長輩們可都要多多關照她一下啊。”

  方中杰這話說得客氣,眾人回應得也很客氣,“宋小姐還這樣年輕,就能獨當一面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方中杰同這些人說話的時候,宋和就站在一旁,手里端了一杯香檳,需要喝酒的時候就喝酒,需要微笑的時候就微笑,需要說話的時候就說話,把自己當成一張沒有思想的人形名片。

  方中杰看出了她的不自在,但也沒有放她去躲清閑,就像他在早上的董事會上說的那樣,他們這些老東西還能活幾年,容興遲早是要交到年輕人手上的,宋和的能力是沒的說,可性子太過剛硬孤傲了,這種性子的人很適合做那單打獨斗的英雄,做企業的管理者就有點太獨了。

  好的管理者,不僅要眼觀四路耳聽八方,還得要與各路人馬談笑風生的本事,當然了,這種事情不一定非要親自去做,但不能不會,不能不懂。

  不過宋和有一點很好——聰明,一點既透,光是這一點,她就已經勝過容致太多太多了。

  方中杰正領著宋和與一位政府官員談笑時,一道聲音忽然插進來,“宋小姐。”

  宋和扭頭過去一看,頓時就怔住了,剛剛喊她的是沈靜亭,而沈靜亭身邊站著顧知周。

  剛剛跟著方中杰應酬時,宋和沒空去想跟顧知周,這乍然之間兩個人忽然面對面了,宋和一時有點不知所措了,她干巴巴地跟沈靜亭打了個招呼,“沈先生。”然后,就有點眼神無措地看向顧知周。

  與宋和的無措相比,顧知周的臉色是十分的恐懼,他從容淡定對宋和開口,“你也來了。”

  宋和輕手足無措地回答,“嗯。”

  這時方中杰轉過身來,對著顧知周一笑,“顧總,好久不見了。”

  顧知周也對著他微微一笑,“方董,你好。”

  同方中杰寒暄了幾句后,顧知周不知道是看到了誰,便對方中杰說,“我有朋友在那邊,我去跟他們打個招呼,失陪了,方董。”

  方中杰微笑道,“去吧。”

  隨后,顧知周便離開了,臨走前是一眼都沒有看宋和,仿佛她不存在似的。

  宋和盯著他的背影,心情沉重得簡直能擰出水來。

  方中杰很難地看到她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便忍不住打趣她,“看來顧總心里的氣還沒有消啊。”

  宋和看著不遠處與旁人談笑風生的顧知周,沒有說話。

  方中杰在這時淡淡地說,“先前,我跟你說過,你的性子太剛硬了,過剛者易折這個道理,不管是在生意場上,還是在感情中,都適用。”

  宋和轉頭看他。

  方中杰說,“就拿這回的事情來說,你要給容九報仇,這沒什么問題,但顧華年是顧知周的姑姑,你跟顧知周又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夫妻關系,而且你們兩個也不是家族聯姻,是自由相愛結的婚。”

  “顧知周又相當于是顧華年養大的,即便他不是顧華年養大的,那顧華年也是他的親姑姑,你如果跟顧知周沒感情也就算了,但問題是你們兩個不僅有感情而且還結了婚,那你勢必就要考慮一下他的感受。”

  “可你倒好,直接沖到人家會議室里去大鬧不說,還直接把顧華年給氣進了醫院,顧華年本來就是個要死的人了,你鬧不鬧這一場她都沒幾天好活了,但你還是去鬧了,還鬧得無法收場,其實你現在想一想,你鬧的這一場,除了能出一口惡氣以外,什么好處也沒有落到是不是?”

  “而且這事你也并不在理。”

  “顧華年把那個叫阿金的孩子的身份透露給震哥,這固然有點卑鄙小人了,但是你想看看,若不是容九先對容致起了殺心,那顧華年怎么……”

  “方董,”宋和出聲打斷他,“如果照您這樣說的話,如果容震當年沒有把容九從佤邦接回來,那也就不會有這一切的恩怨了。”

  “我跟顧華年之前的恩怨,您是個外人,您并不清楚,我這樣跟你說吧,就算容九沒有對容致起殺心,沒有把那個叫阿金的男孩安插到容致身邊去,顧華年也會想起他方法對付他。”

  “他是受了我的連累。”

  方中杰見狀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最后他以過來人的身份勸宋和,“丫頭,我知道你跟容九感情深厚,但你聽我一句勸,這世上沒有哪個男人樂意自己女人的心里想著其他男人,不管那個男人是叔叔還是朋友,不管你跟他的感情有多清白純潔,相信我,這種事情沒有哪個男人能忍受的了。”

  宋和想起那一晚,顧知周對她的質問。

  顧知周當時問她,“在你心里,給容九報仇,比跟我在一起更重要是嗎?”

  她當時沒有回答他。

  因為確實如他所說的那樣,自容九死后,她生活的重心人生的重心就只剩下了給容九報仇這一件事情。

  在顧知周面前,她從不掩飾她對容九的想念,也從不掩飾她要給容九報仇的決心,她嘴上說著不需要顧知周去理解她對容九的感情,實際上在心里早已經理所應當地要求顧知周去理解她對容九的感情。

  可愛情是唯一的,是排他的,她是對容九沒有一點的愛情,只把他當家人當朋友當同伴,可容九不是這樣的,他愛的隱忍愛的痛苦,在得知自己跟他有血緣關系之后,他差一點就瘋了。

  顧知周不是圣人,面對這樣的容九,他不可能不介懷,而作為丈夫,面對一個心里裝著其他男人的妻子,他更不可能不介懷。

  方中杰在這時又對宋和說,“這個世界并非是非黑即白的,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不能只分對錯,過猶不及只會傷人又傷己。”

  方中杰的這一番說教,說得宋和的一顆心直往下沉。

  她的感情世界向來都是乏善可陳的,所以導致了她對待身邊人的方式也非常的極端,她愛的,她就把心掏給人家,她恨的,就想方設法地報復。

  她的愛簡單直白,她的恨也是簡單直白。

  在她的感情世界里,只有最直白的愛和最直白的恨,沒有任何可供周旋轉圜的中間地帶。

  這些年,她就像一株長在山崖上孤獨的草,倔強地迎著風雨生長,沒有人告訴她愛一個人應該如何去做,也沒有人告訴她恨一個人要如何去做,曾經她甚至一度連做一個普通人都不會,她對情感的所有處理方式是那樣的原始粗暴,完全憑著本能去做。

  在這件事情之前,她不認為自己這種處理感情的方式有什么問題,可此時此刻,當她看著人群中與人談笑風生,卻吝嗇于給她一個眼神的顧知周時,宋和忽然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

  她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但又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