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倚天:開局魂穿謝無忌,舉世無敵 > 第388章 滅絕失蹤
  殷梨亭大怒:“我與芙妹之間的事與你何干?我只不過是要去把話問個明白!”

  楊逍冷笑道:“別在這一口一個芙妹的叫得那么親密,她是我楊逍的妻子,和你殷梨亭已經沒有半點的瓜葛……”

  殷梨亭依然喋喋不休:“一定是你逼迫她的,楊逍……你這個無恥的魔頭!你用見不得人的手段騙了她的身子,她失身于你,這才不得不跟了你!沒錯……肯定就是這樣!”

  啪!

  楊逍走過來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殷梨亭的臉上!

  殷梨亭被打得原地轉了三圈,有些發懵的捂著腫起來的臉龐,片刻之后,雙眸頓時變得通紅起來,只覺心中惱怒難當:“楊逍狗賊,我跟你拼了!”

  楊逍也是忍不了了,正要出手教訓殷梨亭!

  這時,院外響起一個蒼老的呵斥聲:“梨亭,住手!”

  聽到這個聲音,殷梨亭猛然呆了呆,手中的劍也墜落到了地上。

  “師父……”

  楊逍抬頭一看,只見張三豐、謝無忌、楊易天三人結伴而來。

  “張真人,教主,楊老!”

  楊逍抱拳行了一禮,臉色卻有些不好看。

  張三豐顯然也猜到發生了什么,望著茫然失神的徒弟,心中一嘆:“梨亭,你過來。”

  殷梨亭這時差不多也清醒了過來,知道自己太沖動,差點給師父惹了禍,便是直接走過來跪下,淚流不止。

  “師父,我難受。”

  張三豐安撫著他:“師父知道,師父明白……”

  “不過,這世間之事,皆不可強求,一切都有定數。紀姑娘既然已嫁給楊左使為妻,你就不應該再去打擾,這樣實在是太無禮了!平日里師父對你的教導,你都忘了嗎?”

  “是時候該放下了,孩子。”

  殷梨亭顯然執念很深,這樣的話他都不知道聽了多少遍……

  謝無忌突然說道:“殷六俠,楊左使跟紀姑娘的孩子,算算時日也應該快要出生了。不如你到時候隨我們一起前去金陵,喝孩子的滿月酒?”

  “你……”殷梨亭臉色一白,差點吐血。

  這和往他的胸口捅刀子有什么區別?

  張三豐初聞也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謝無忌的意思……

  這是要殷梨亭面對最殘忍最殘酷的現實,而不是一昧的逃避,更不需要什么安慰。

  就是得勇于面對這種痛苦,最終才能夠放下……

  正所謂不破不立,就是這個道理……

  可惜殷梨亭沒有明白這個道理,以為謝無忌是在羞辱他,頓時更加氣憤!

  不過師父在這里,他不好發作,否則的話就太不懂事了。

  當即氣呼呼的甩袖而去,頭也不回。

  “這孩子……”張三豐也是無可奈何。

  年輕人之間的事就是復雜啊,修行終究還是太淺了……

  楊易天望著殷梨亭的背影,說道:“你這徒弟頗有天資,日后成就不小,可是現在到底還是經歷的事情太少,承受能力太差了。”

  “由他去吧……”張三豐嘆了口氣,又向楊逍道歉:“楊左使,貧道管教無方,以致小徒無禮沖撞……”

  楊逍不敢端著架子,連忙道:“在下也有不對之處,不該出手打人。”

  張三豐道:“給他兩巴掌也好,讓他清醒清醒!”

  楊易天道:“君寶兄還是去看看吧,別讓他出什么事了。”

  謝無忌道:“今天和張真人一談,受益頗深,我們明日再聊?”

  “也好,那貧道就先告辭了,你們若有什么需要,就跟他們說。”張三豐指了指一直守在院子門口的兩個小道童,說罷便是離去了。

  等張三豐一走,謝無忌就問丁敏君:“怎么樣了?滅絕死了嗎?”

  丁敏君搖了搖頭:“沒呢,不過看她那個半死不活的樣子,估計和死了也沒什么區別……”

  莊錚冷笑道:“這個老尼姑也算是咎由自取,身敗名裂,就這么不清不醒的,還真是太便宜了她!”

  殷野王道:“這就是勾結元廷余孽的下場!”

  幾人對滅絕一頓批判!

  反正大家對滅絕,都是沒有什么好感的,罵就對了……

  ……

  “張真人,您怎么來了?”

  靜玄驚訝不已地望著走進來的張三豐。

  張三豐問道:“你師父情況如何?”

  靜玄嘆息一聲:“至今昏迷不醒。”

  張三豐道:“可否讓老道看看?”

  靜玄面露憂慮之色:“張真人,小尼有句話,不知當問不當問?”

  張三豐一眼看破她的心思:“你是想問,老道會如何處置你師父嗎?”

  “嗯……”靜玄低下了頭,她也知道,滅絕當眾做出這種背叛正道的事,必然會遭到天下之人的唾棄!

  張三豐今日更是差點喪命!

  所幸最后還是順利化解了百損道人的陰謀……

  不過,滅絕肯定是逃不過清算的……

  否則人人效仿,江湖豈不是大亂?

  張三豐擺了擺手:“此事容后再議,先救人要緊。”

  靜玄頓時大受感動,張真人不愧是張真人,宅心仁厚,德高望重,竟然愿意不計前嫌替師父療傷……

  “那便有勞張真人了!”

  靜玄正要帶張三豐去看滅絕,忽然聽見屋里傳來貝錦儀的驚叫聲!

  “不好了,師父不見了。”

  “啊?”靜玄也是大吃一驚,急忙跑了進去。

  只見床上果然空空如也,滅絕師太不見蹤影了。

  “貝師妹,你不是一直都在房中看護師父嗎?人怎么會不見?”

  靜玄埋怨地對貝錦儀道。

  貝錦儀快哭了:“我……我昨天看了一個晚上,白天實在是太困了,剛剛沒忍住,就打了一會盹。”

  “沒想到一醒過來,師父她就不見了。”

  張三豐也走進屋中,大感不解。

  “把其他峨眉弟子都叫來,問問她們有沒有看見。”

  “還不快去?”靜玄瞪了一眼貝錦儀。

  “好……我這就把她們都叫過來……”貝錦儀手忙腳亂的出去了。

  沒過一會,所有的峨眉弟子都被叫了過來。

  她們都已從貝錦儀口中得知,滅絕不見了。

  “我們都沒看見師父啊。”

  “竟然有這種事?”

  “大白天的一個活生生的人,怎么會說不見就不見呢?”

  “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暗中搞鬼?”

  眾峨眉弟子七嘴八舌的討論著,都說不出一個結果,反而讓人聽著心煩意亂。

  張三豐還是很冷靜的:“你們不要慌亂,貧道這就讓人去找。”

  “有勞張真人費心了!”

  靜玄對一眾峨眉弟子道:“你們也都一起去找找,不管找不找得到,一個時辰之后回到這里集合。”

  “是,大師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