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醫武至尊 > 第1227章 不被看出來就行!
  “這家伙是蛇龍境七階,蠻巴、奎桑、索圖爾,你們三人和他一樣境界,哪個上去,讓這小子開開眼?”

  一名老者打量幾眼戴著面具的楊牧,而后看向身旁三人。

  其中一名身材高瘦的中年人,顯然怕被搶了這個出風頭的機會,迫不及待道:“我來!誰都不準和老子搶!”

  不等眾人接話,他身體躍起,如大鵬展翅,穩穩當當站在臺上。

  “小子,給老子把面具摘了!老子最討厭你們這些本事沒多大,卻是喜歡裝神弄鬼的家伙。”

  奎桑不爽地盯著楊牧臉上面具,說話的口吻,居高臨下,如同主人在命令奴才。

  若是平時,楊牧不僅拳腳,就連動嘴的本事,一樣不會輸給別人。

  但眼下他一開口,可能就直接被下方影剎部落的人發現壓根不是哈達,索性當沒聽到對方的話。

  巴彥雖然說,將巴索圖引過來,那么他便沒什么顧忌,能更快將馭圣碑毀掉。

  但眼下烏蘇婭還在對方手上,若是后面對方拿烏蘇婭和他父母當人質,多少就有些麻煩。

  所以,楊牧眼下需要做的,是將實力壓制到蛇龍境七階層次,將面前這家伙擊敗,并且,還不能被影剎部落的人看出破綻。

  “將實力壓制到蛇龍境七階,把面前這家伙打趴下,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問題是,這個過程中,還不能露出任何破綻。

  不能用我自己的手段,最好是施展哈達的手段!問題是,我連這個叫哈達的家伙,用什么武器都不清楚,這場戲要怎么繼續下去?”

  楊牧感覺有點頭疼。

  擊敗眼前的獸神部落成員,沒半點難度。

  但要在擊敗對方后,讓影剎部落的人依舊認為,他就是哈達,那么這件事情就有點難度了。

  他對哈達,壓根就沒有半點了解!

  這就好比要去扮演一個連人設都不清楚的角色,即便是影帝,都無法辦到。

  “你聾了不成?”奎桑見對方竟然無視自己,頓時怒火中燒。

  他眼泛寒芒,頃刻間沖到楊牧面前,砂鍋大的拳頭砸向楊牧臉上面具,獰笑道:

  “既然不愿意將面具摘下來,索性,我便把它給打到你的血肉里,永遠都別拿下來!”

  楊牧右腳畫圓,側身躲過對方這凌厲的一擊,心中暗道:

  “不清楚哈達擅長什么手段和武器,但這種側身閃躲,又或者簡單的拳腳招式,總歸是世間通用的。用這種人人都會的招式,把對方解決,應該就能蒙混過關。”

  奎桑勢在必得的一擊,被對方輕易躲過,只覺得顏面盡失,身上爆發出一陣氣浪,四肢如充氣般鼓起,瞬間粗壯一圈。

  “萬獸奔騰!”

  奎桑雙拳同時打出,破空之聲不絕于耳,好似萬獸奔騰,動靜駭人,無數個拳影像是一座小山,朝楊牧橫推而來。

  “小心!”

  影剎部落眾人,見狀不由驚呼。

  許多人心情更加沉重起來。

  獸神部落的絕學,果然不是影剎部落能相提并論。

  奎桑一出手,這拳法就精妙得遠超他們部落的任何手段。

  楊牧下意識要一拳打出,但很快卻又停下來。

  在他眼中,奎桑可謂是破綻百出,即便是只用蛇龍境七階級別的力量,他都能夠一拳就將對方放倒。

  問題是,“哈達”根本不可能有頃刻間,就找出對方拳法破綻的眼力!

  他這一拳打出去,的確能贏,但這場戲卻是演不下去了。

  “小子,你連反應都反應不過來,也想和我斗?”

  奎桑見楊牧一動不動,只當是跟不上自己的速度,心中認定,對方剛才能躲過自己一拳,純粹是因為運氣。

  側身閃躲,說來簡單,但若是用得好,理論上,幾乎可以躲過任何招式,這其中的關鍵,便在于時機的把握。

  而有時候,若是運氣好,剛好瞎貓碰見死耗子,恰巧在完美的時機躲閃,便能躲過平時躲不過去的攻勢。

  奎桑認定,楊牧剛才,絕對就只是運氣好。

  眼見奎桑的拳頭落在楊牧身上,獸神部落眾人神情戲謔,影剎部落的人們心中彷徨,只覺得已經完了。

  就在這時,奎桑口中忽然一聲悶哼,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場面一靜!

  “什……什么情況?”影剎部落眾人,一臉茫然。

  獸神部落剛才開口的老者,乃是蛇龍境九階,是在場獸神部落眾人里的最強存在,他一雙眉頭皺了起來,說道:

  “看樣子,奎桑的身體,還未完全恢復。竟是在這種時候犯病,這小子的運氣還真是好得過分!”

  身旁幾人,聞言面露恍然。

  奎桑前幾日和部落中的人切磋時,傷了腰脊,眾人本以為已經恢復過來,沒想到卻是在此時犯病!

  “這家伙身體還沒恢復過來,便搶著上去出風頭,也不怕丟了我獸神部落的顏面。”一名大漢神色不滿地埋怨道。

  大漢名叫索圖爾,剛才他想要上臺,結果卻是被奎桑給搶先,心里本就有些不滿,此時自然沒什么好話。

  人群中,唯獨巴彥,將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以他的眼力,早就通過奎桑的動作,看出對方身體有暗疾,但這點小問題,基本不會有多大影響。

  可剛才,楊牧打出一道真元,恰好命中對方舊疾未愈的部位。

  別說那里還有點小毛病,就算是沒毛病,也要被楊牧這一下子打出點問題。

  不過如此一來,落在別人眼里,就成了奎桑傷勢未愈而導致的,根本不會懷疑到楊牧身上。

  只會覺得楊牧是運氣好!

  別說是其他人,就連奎桑自己,都覺得是自己的身體突然發病。

  他又驚又怒,立馬便要爬起來,然而這發病的程度超出他預計,脊柱傳來劇痛,剛要站起來,又差點摔倒。

  轟!

  楊牧將“趁他病要他命”這句話發揮到極致,趁著奎桑還沒爬起來,直接便是一腳朝奎桑的腦袋踢去!

  “現在想想,我其實可以用自己的手段,前提是,不要被下面的人給看出來就行。只要下面的人,壓根沒看到我使出的手段,自然就不用擔心被看出什么破綻!”

  楊牧心道,還好自己腦子靈光,剛才千鈞一發之時想到這點,不然的話,當真是束手束腳,都不知道怎么還手。

  唯恐一出手,就把對方給干掉,暴露實力跟手段。

  唰——

  忽然,一道寒芒從擂臺下方飛來,直指楊牧的腹部!

  楊牧眼角余光瞥了眼臺下老者,心中暗罵,獸神部落的這些家伙,當真是輸不起!

  狗屁的“獸神圍斗”,說到底,就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過來挑戰的人取勝!

  “偏偏,老子今天還就非贏不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