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小說網 > 重生1991:開局迎娶絕美班長 > 第995章這就是生活
  松雨薇看著余年,腦海中再次回蕩起余年先前說的話:

  “歷盡艱辛、萬人敬仰的飛升者,也只不過是圍剿孫悟空的十萬天兵之一。”

  忽然間,松雨薇越發能夠理解余年。

  果然,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苦,這就是生活。

  如果生活沒有苦,那就不叫生活,就如眼前的余年,即便已經成為身價千萬的大老板,照樣有自己的苦。

  想到余年給自己五萬塊錢,松雨薇鼓起勇氣起身,從后背攔腰抱住余年,表情極為認真的說道:“雖然我不知道在你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能夠感受到你心中的悲傷,更能知道你一定會度過眼前的困境,將來擁有自己的一方天地。”

  余年看著熒幕上的雷洛,眼神逐漸變得堅定無比。

  “今天、明天、后天,或者是未來某一天,只要你不開心,你真的將我當成朋友,你隨時都能來找我聊天,訴說心里的事情。”

  松雨薇將腦袋靠在余年后背上,身體有些微微顫抖。

  她知道,她這些話的潛臺詞無疑是告訴余年,你隨時需要,我隨時給你。

  可第一次近距離擁抱一個從未擁抱過的男人,去說出這種自愿獻身的話,尤其是還在兩人獨處的深夜,松雨薇不知道自己對不對,但是松雨薇知道這一刻她應該這么做。

  至少對方就在剛才給了她五萬塊錢的巨款。

  這些錢,是她五年之內都存不到的錢,是能夠解決掉她生活所有困境的錢。

  余年回頭看向松雨薇,發自內心地說道:“謝謝你聽我說這么多。”

  “以后你有心事可以隨時找我。”

  眼見余年沒有下一步動作,松雨薇松開了余年,不知道為什么,剛才原本有些害怕的她在見余年并沒有其它想法后,竟鬼使神差的補充道:“不管多晚,只要你來找我,我就會等你。”

  啪嗒。

  余年重新點了根煙,說道:“好,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我該回去了。”

  “我送送你。”

  松雨薇心中意外,還是點點頭。

  “既然你下班了,那就一起出去吧。”

  余年點點頭,兩人并肩往會館門口的方向走去。

  松雨薇不時間打量著余年,不知道是因為剛才的那個故事,還是余年金錢加持的老板光環,總感覺余年長得好看,而且是屬于吸引女孩子的那種好看。

  兩人剛走到會館門口,一道身影風塵仆仆的從門口走進來。

  余年定睛一看,好家伙,這不是消失多日的任恒嘛?今天怎么在會館碰上了?

  “老余,巧啊,沒想到你竟然在會館,我準備明天去找你的,今天竟然碰上你了。”

  看到余年的任恒雙眼一亮,三步做兩步來到余年身邊,摟住余年的肩膀,笑瞇瞇的挑眉道:“這段時間沒見到我,是不是想我了?”

  “我可真不想。”

  余年苦笑一聲,說道:“我對男人不感興趣。”

  “對男人不感興趣,對我妹也不感興趣,那你對誰感興趣?”

  任恒呵呵一笑,剛想拉著余年去餐廳好好聊聊,扭頭注意到余年身旁的松雨薇,忽然恍然大悟,拖著長調說道:“哦,我明白了,難怪對我們誰都不感興趣,原來你心里早有別人呀。”

  任恒的眼睛從松雨薇的頭上看到腳上,再從腳上看到頭上,隨后沖余年豎起大拇指,笑道:“有眼光,的確比我妹更有女人味。”

  “咳咳……”

  余年輕咳一聲,糾正道:“別瞎說,這是我們會館的領舞,我朋友。”

  “你好。”

  松雨薇微微一笑,沖任恒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你好你好,我開個玩笑,別當真啊。”

  眼見松雨薇禮貌的跟自己打招呼,任恒擺正了姿態,說道:“其實我見過你,在演藝廳,你跳舞非常好看。”

  “謝謝。”

  松雨薇笑了笑,目光看向余年。

  余年明白松雨薇的意思,說道:“那行,今晚先聊到這兒,你先回去,改天見。”

  “好,那我先走。”

  松雨薇點點頭,轉身離開。

  任恒望著松雨薇離開的背影,嘖嘖稱舌道:“這背影、這身段,再看這晃動的兩條大長腿,難怪你小子大半夜跑到會館,怎么?”

  回頭看向余年,任恒摸著下巴笑道:“私下給她開課?”

  “滾你的。”

  余年白了任恒一眼,無語道:“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庸俗?我可沒那么多亂七八糟的想法。”

  “少來這一套,有錢人都臟,越有錢有臟,尤其是有錢人開辦歌舞團,我就沒聽說過好事。”

  任恒嘿嘿一笑,說道:“你要是愿意聽,我能從今天晚上給你講到明天早上,還不一定能給你講完。”

  “這么說,你很臟?”

  余年說道:“別否定,這話是你剛才自己說的。”

  “那肯定呀。”

  任恒一臉坦誠的說道:“在女人方面我早就臟到骨子里。”

  “懶得跟你說。”

  余年轉身重新向會館內走去。

  “誒誒誒,你別不相信,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剛發財,你是還沒墮落,等你真正了解有錢人的生活后,你一定會墮落的同時贊同我說的話。”

  任恒跟上去,科普道:“你知道貂蟬嗎?你看貂蟬長得那么美,為啥司徒王允不自己玩反倒是送給董卓和呂布玩?”

  余年徑直往前走,沒有理會任恒。

  任恒兩手一拍,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那是因為司徒王允有錢有勢,早已經是酒池肉林中泡過的大佬,什么樣的女人沒玩過,能看的上貂蟬?”

  余年拐進咖啡廳,要了杯咖啡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繼續說。”

  “司徒王允是貂蟬義父,放在現在叫什么?”

  余年剛想接話,想了想搖頭道:“我不知道。”

  “這你都不知道?”

  任恒雙眼瞪大,一臉難以置信的說道:“叫干爹,干爹啊。”

  “誒,叫干爹好。”

  余年笑道。

  “這年頭干爹和干女兒的事跡誰沒有聽說過啊,我告訴你……不對,等等……好像哪里不對勁……”

  任恒呵呵一笑,剛想繼續說下去,猛地反應過來,一臉悲憤的說道:“好小子,你占我便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